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以下为《时代周报》记者王珏磊的采访,有关最近视频行业的一些诉讼之争,其中有一些我的观点。

 

一、反盗版联盟频频针对视频网站提起诉讼,您认为动机是什么?如此做法是否合适?你认为他们真的能做到坚持正版吗?
 
陈佼:我不想揣测其动机。我可以提供几个事实:

1、反盗版联盟的发起者实际上也是视频运营方,与其诉讼对象是竞争对手关系;

2、所有调研机构的数据都表明,反盗版联盟的发起者在视频市场的份额远落后于其诉讼对象;

也就是说,不管反盗版联盟的动机是什么,因为诉讼的获益者名单中,一定有反盗版联盟发起者。

从法律上来讲,法律赋予了其这一权利。但这一诉讼有些“变味”,如果这一组织的成员是完全由版权方组成,更具说服力,否则难逃动机的质疑。

“正版”实际上是一个很宏大的词——按照其严格定义,目前没有任何一家视频运营商可以100%的保证,其经营的所有节目都是“正版”。现在各大网站点击率极高的美剧、韩剧、日剧几乎都可以称为“盗版”。

 

二、迅雷等网站又起诉搜狐盗版,也就是说谁也不干净,网站之间互诉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陈佼:可能产生以下后果:

1、引起行业对“盗版”这一现象的关注、讨论和跟进,这是其积极意义。

2、目前视频网站的盈利模式主要来自广告,这可能引发广告主的“谨慎”。

3、口水战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毫无建议性。

 

三、视频网站的盗版现状如何?在视频网站的成长发展过程中,盗版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它对其进一步发展又会有何影响?

陈佼:“盗版”现状极为普遍、严重,相关数据可以公开查到。可以说,在视频发展的早期,“盗版”培育了这个市场,成就了行业的原始积累。但是“盗版”现象始终是悬在视频行业头上的一把剑,这个产业要想走向真正的兴旺,这一问题必须解决。

 

四、什么是避风港原则?视频企业利用这一原则,是否其发展的“潜规则”?

陈佼:“避风港原则”规定:对于一个视频运营商来说,对于用户上传的作品,版权方如果判定没有经过授权,通知要求删除,在此之前,运营商可以免责。

这其中存在很多漏洞:

1、可操作性差。如果运营商伪装为“用户”,按照原则,是违规的,但基本上无法取证;而同样如果是版权方伪装为“用户”,取证之后发起诉讼,也很难界定。

2、概念界定不清。避风港原则规定,如果运营商在明知和应知的情况下,避风港是不适用的——到底什么是“明知”和“应知”,没有具体的解释。

3、缺乏大量判例做参考。相关诉讼已经很多,但情况各不相同,很难有一整套可以参考的判例。这一点实际在国外也同样存在,不同法院的理解不同,同一个法院不同的法官也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

至于“潜规则”,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

五、对比国外的HULU网站和YOUTUBE的不同商业模式和发展状况,你认为坚持正版在中国现阶段是否视频网站发展的正途?

 

陈佼

1、盗版问题实际本质是一个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坚持正版”必须成为政府、立法机构、监管机构、从业者、用户的一个统一认识,这是对知识产权的基本尊重。

2、我认为中国网络视频行业从一开始就受YOUTUBE的影响太深,以至于到今天很难转到HULU模式,短期也缺乏HULU这种模式的生存土壤。现在中国的视频网站普遍不愿意承认自己是YOUTUBE(视频分享网站),更趋向于承认自己是HULU与YOUTUBE的结合体。这里存在很多微妙的因素。

 

六、在国内视频网站还未找到良好的营利模式,盗版也还难以避免的的现状下,从业者和监管部门应该如何保护该行业,促进该行业的健康发展?

陈佼:我认为无论是监管部门,还是从业者,都应该有一种务实的态度。不要高屋建瓴,试图一下子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盗版问题在全球都是一大难题,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好莱坞都曾经走过弯路——强硬、诉讼、不低头,收效甚微。

具体:

1、应该承认目前的现状,以呵护的态度对待这个新兴的行业。

2、说到底,盗版其实就是利益平衡的问题。对于监管机构和立法机构来说,如何制定更具操作性的游戏规则,至关重要。

 

七、迅雷希望能打造一个正版影视作品的销售与发行平台,这种想法是否视频网站的未来发展方向?是否可行?

陈佼:所谓“正版影视作品的销售和发行平台”,很多机构和企业都在做类似的事情。但要想由一个机构统一掌管,很难实现,版权来源途径众多、数量巨大(电视台、电影娱乐公司、工作室、网友),没有哪一家机构能够做到通吃——即便可以,这可能涉及垄断经营的范畴。


上一篇: 深度调查:神秘消失的“差评”
下一篇:没有BT,叫我怎么活?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