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本文已发表在《电脑报》陈佼主持的“每周一弹”专栏。

 

陈佼观点:在中国式治网****中,妈妈们不缺“孟母三迁”的勇气和动力,但同时也应该有“大禹治水”的理性和智慧。

 

在轰轰烈烈的网络扫黄****中,妈妈们登场了。日前,一个由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发起、来自各行业的家长组成,专门举报网络黄色信息的组织——“妈妈评审团”正式上岗。

 

组织的名字起得很温情,让人感怀“可怜天下父母心”;组织者在解释“为什么是妈妈而不是爸爸”时也煽情地表示:因为在下一代面临危险时,妈妈表现得最勇敢。事实也证明,这一组织得到了妈妈们的“强烈支持”,截至目前,已有第一批60名妈妈签署了工作协议,其中我们还看到全国劳模李素丽、“知心姐姐”卢勤等熟悉的面孔。

 

正如媒体报道的那样,“妈妈评审团”的职责是在组织者的指引和培训下,按照一定的规则,举报发现的网络黄色信息,并建议、协助、监督相关部门的处理。可以想象,以对孩子负责的名义,勇敢的妈妈们会不辞劳苦地周转于各大网站,凭借一己微薄的力量,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藏污纳垢的死角。

 

发动群众的力量铲除互联网色情,我对此表示绝对的拥护。但是,在具体执行上,我想请参与执法的妈妈们,以及那些正在准备加入的“准妈妈”们思考几个问题。

 

第一思:妈妈们是否希望将互联网变成一个“儿童乐园”?让我担心的是,妈妈在保护孩子的同时,是否会因为“爱之深,责之切”而将尺度收得过紧,以至于出现矫枉过正的问题。据了解,组织者甚至给妈妈制定了任务——每人每月需举报50条有害信息,未达标者实行“末位淘汰”——这加重了我的担心。为此我建议在吸纳“妈妈”的同时,吸纳“姐姐”——姐姐与孩子们生活的时代更近,他们的价值判断或许更为贴切。

 

第二思:妈妈们扮演的是否为真的“评审团”角色?根据组织的运作机制,妈妈需要接受培训,培训的最重要内容就是色情信息的判别标准。如果是“评审团”,我们真的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么?实际上在西方也有类似的组织,参与的人也是普通的老百姓,因为他们符合社会主流的价值判断,由他们得出的结论也代表了大众对色情尺度的标准。而如果按照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标准来执法,那么妈妈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义务举报员”,而非具有独立思考力的“评审团”。

 

第三思:“堵”是否能代替“疏”?孩子需要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但我忧心的是,妈妈是否出于一个意愿——如果“堵”住了孩子涉黄的通道,就可以高涨无忧,最起码“少操一些心”。真正省心的方式应该是,逐渐培养孩子主动鉴别信息的能力,让他们在黄色信息面前具有“免疫力”。

 

无独有偶,在整治网瘾的领域,妈妈们也登场了。日前,文化部牵头、六家网络游戏企业参与,联合宣布:家长可实名举报沉迷网络游戏的未成年人的游戏账号,一经核实,网游企业将按照家长的要求,依法限制或停止对该未成年人提供相关服务。我极为质疑这一新招的效果——从本质上,它将妈妈与孩子摆在了“对立面”,试图用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代替教育和沟通;从可行性上,被妈妈停掉账号的孩子完全可以换一个ID继续玩,或者干脆跑到非官方服务器上玩以逃过监管。

 

我本人也是一个准爸爸,也希望未来自己的孩子能够免受网络的伤害。但我更希望我们以一种更平和的心态来面对这个鱼龙混杂的虚拟世界。在中国式治网****中,妈妈们不缺“孟母三迁”的勇气和动力,但同时也应该有“大禹治水”的理性和智慧。


上一篇: 从“天天向上”节目解读李彦宏的人才观
下一篇:我在MSN上的“裸聊”奇遇

2条评论

  1. 这些“妈妈”只不过是政治的棋子,打击言论的木偶罢了,但傻人还是很多很多的。

  2. 一刀切??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的教育。
    中小学千篇一律,标准都是培养科学家的模式。
    这是什么造成的?文化?制度?意识形态?法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