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尽管无数中国网民从来没有访问到过twitter,甚至不知道它为何物,但它的“中国版”——“微博”,已经开足马力,准备对中文网络文化发起全面冲击。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乃至中国移动,大佬们都已经列队完毕。如果故事的发展路径和当年的博客一样,那么正眼审视这个不速之客的时候到了。

微博驾到,它对近4亿中国网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被打爆的采访电话

 

胡光最近成了名人。其实在网络时代,一个人要出名,可能也就是1个小时的事,“贾君鹏”不就是这样么?不过胡光的出名和微博有关。

 

“××网又给我送书来了,问题是我从未下单。它送的不是书,是寂寞。”更新这条微博后的3个小时后,遭遇“被购书”的胡光接到了第一通采访电话。胡光觉得很吃惊,原来他的微博已经被转载了几十次,还引发大量网友“围观”。

 

微博的最大特点就是“快”——更新快、转载快、传播快。和BBS、博客、SNS都不一样,用户只需要点两次鼠标就能完成一次信息传递,这很可能引发病毒式传播。

 

和胡光类似的事情在微博上每天都在发生,指不定某个人、某件事、某句话就风靡开来,你还别刻意,越刻意可能越没人理睬。

 

拇指族2.0

 

最近几个月,除了睡觉,张帆的手机几乎没有离开过手,就连吃饭的间隙,也不忘微博一下“今天的回锅肉分量很足”。

 

很多年前,张帆也有着类似的“疯狂”,那是在大学时代,他需要手机短信来维系与异地女友的感情——“每天少则100条,多则300条有余。”大家将张帆这样的人归为“拇指族”。

 

现在,拇指族已经进化到2.0版本。张帆早已经和当年的女友分道扬镳,短信那头等着他的,不再是故人,而是一群陌生的“推友”。张帆做销售,常常出差,手机短信是他写微博的主力渠道。

 

“地铁里、公交车上、出租车上、等盒饭的时候,微博最适合打发这种琐碎的等待。”张帆说。

 

他不知道的是,有人早就盯上了他这样的心理。中国移动早早地推出了“说客”,意图笼络其庞大的手机用户群。如果博客时代还是web的天下,那么微博客时代,或许战场该转移了。这是移动运营商们普遍的算盘。

 

“你等着吧,不出半年,一定会有专门的‘微博手机’上市。”张帆说。

 

三分钟热度

 

“就是突然觉得玩腻了。”刘东已经有3个多月没有登录他的新浪微博,而在此之前,他“中毒”很深,最高纪录是一天更新了54次。

 

喜新厌旧是人类的天性,在网络上,激情的到来和褪去更是快如闪电。但一句“玩腻了”显然有些敷衍。笔者一再追问之下,刘东吐露了更多:第一,为了获得关注,往往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久而久之,脑子一有空闲就开始琢磨下一条微博该写点什么,这让人烦躁;第二,关注的人越多,耗在上面的时间就越多,真正有营养的东西不多,都是八卦;第三,自己的吃喝拉撒全在上面了,万一哪天被“人肉,难以想象……

看来微博的“罪状”还不少。这其实并非“中国特色”,twitter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这种“停摆潮”。20099月、10月,twitter美国浏览量连续下降,这和之前的高歌猛进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以肯定的是,微博在2010年一定会大行其道,等“红得不能再红”时,曲线就会往下走。当然,中国有4亿网民、7亿手机用户,并且还在高速增长,如果有全民微博的那一天,即便每天有再多的“徐东”,也无所谓。

   

长得一样的微博

 

“咋都没啥区别呢?”柳琴问笔者,她其实讲的是一个中国互联网的通病——同质化、一窝蜂。

 

这很有意思。不仅是微博,博客、视频、SNSBBS、邮箱,几乎任何一个互联网服务,只要变成了“基础应用”,就到了创造性枯竭的时候。美国只有一个twitter,有大量twitter的变形,但中国只有一个微博,就像是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老是做同样的事有什么意思?”柳琴不解。其实也有不同,不同的网站,运营手法差别还是很大。新浪是用媒体的方式运营微博,百度用SNS的方式,腾讯用IM的方式,而网易、搜狐则兼而有之。

 

博客时代的同质化抢夺已经让大佬们明白,如果用同一种思路做同样的产品,只剩下资源的抢夺,就容易受制于人。所以这一次,它们从一开始就摆开了差异化的架势。

 

“可我觉得还是差不多。”柳琴说。

 

总结:从以上4个普通的微博用户中我们看到了微博的特质和迷茫。互联网上的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对于网民来说,我们说不清到底是这些应用满足了我们的某些需求,还是我们被这些新奇玩意在牵着鼻子走。如果换一个角度,微博来了,博客也还在,BBS也还在,甚至现在还有人在用telnet登录大学BBS,这证明了一点:选择越来越多元化,自主权还在你的手里。那么,究竟微博是大势所趋,还是一阵风,就由你来决定吧。

 

后记:

 

微博的中国之旅

   

新一轮的圈地运动开始了,这一次,圈的是微博。

 

和当年的博客几乎惊人的相似,微博并不首先在门户诞生,率先将这个舶来品带到中国来的是一些“觉悟”比较高的web2.0小站,等到“微博”概念日渐形成,新浪进来了,而那些先驱也变成了先烈。

 

新浪快人一步,腾讯跌了个跟斗,搜狐和网易伺机而动,中国移动只想在主场作战。的确,微博的中国之旅从一开始就要比博客要精彩得多,变数似乎也要多得多。

 

还有一点不同的是,微博几乎可以肯定是大佬们玩的游戏,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人力、财力来监管这个容易“惹麻烦”的平台。这或许有一个好处,不会让这一互联网应用变得像博客一样泛滥。

 

对于互联网新生事物,即便是它的始作俑者,也同样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何况本来就不善于创新的我们?如果要对比博客和微博客,它们本各有优劣,大概一个是洪七公,一个是欧阳锋,到底谁更有能耐,一时难以说清。

 

所以,对于微博的中国之旅,它注定充满了冒险,充满了奇幻。我们即便猜得到开始,不一定猜得到结局。


上一篇: 我在MSN上的“裸聊”奇遇
下一篇:“好友印象”被滥用暴露SNS监管缺失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