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陈佼观点中国只有解决了我们做产品的态度和良心问题,做出用料充分、品质过硬的产品,才有资格去谈“中国创造”。

 

又过了一年的3.15。我们每年都在喊“打假维权”,都在强调“品质第一”,都在呼吁做“放心产品”,但对于中国制造的现状来说,其实说太多假大空的话毫无意义——什么时候中国企业在采购的时候能不那么抠门,不偷工减料,不以次充好,“ made in China”就会有更好的口碑。

谈这个观点是因为我深有感触。以我所在的IT硬件产业为例,真正技术含量高的是上游的芯片厂商,Intel、AMD、NVIDIA等,下游的主板、显卡、内存等核心配件次之,再有就是技术门槛更低的外围周边设备。如果说芯片厂商的产品竞争力来自技术的积累,那么处于下游企业产品的竞争力更多是谁家更舍得——同样的价格,采购更好的电容、用更贵的原材料,其性能的提升立竿见影,当然相应的成本也就越高。所以讲到本质,IT硬件产业,很大程度就是衡量企业采购的议价能力,衡量企业的良心。

我之前曾经做过几年硬件评测编辑,也负责过杂志社的评测室,有机会接触到几乎所有的DIY硬件产品,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主板品牌技嘉在2006年第一个做全主板固态电容,和一般的电感电容相比,固态电容的性能自然是不可相提并论,但同时采购成本也极高。当时我曾经和一些负责采购的业内人士聊过,他们普遍觉得“如果要做全固态的用料,成本上抗不住,如果没有控制好供应链,出货越多,也容易亏得多”。之后又上了低ESR固态电容和日系全固态电容,这种品质和成本的矛盾更加激烈,每升级一步,都是对企业综合实力的进一步考验。但是如果要专注于品质,矛盾是必须面对的,可以看到的是,这很实在,没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这是我要表达的第一个观点。第二个:在金融危机和后金融危机时代,很多受不了打击的企业在砍掉市场宣布费用之后,继续砍采购费用,将cost down做到了极限。说实话,对此我很担忧。如果技嘉是这个逻辑,那恐怕ESR、2倍铜之类的后续计划都会流产——成本可以无限压缩,但这样下去只会像山寨机市场一样,品质低到足以杀死整个行业。

这一点上,坦白地说,IT产业发达的美国、台湾比我们中国大陆的老板要靠谱一些。我曾经参与过多次电源产品的打假活动,很多产品偷工减料的程度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角度,老板都是大陆人——我亲眼见过往里面塞牛皮纸、装石头的(很多消费者靠电源的重量来大致衡量用料的好坏),这可能很极端,但可以想象IT硬件行业的鱼龙混杂。我也参观过很多工厂,在深圳,一家音箱厂商的流水线让见识到了工厂管理的极致,在合理的范围内,中国企业的成本压缩能力可以说全球无人能及,但愿意去踩高压线的人,还是太多。

此外,我还有一个观点:光是用料足还不行,企业还得学习驾驭这些原材料的能力。还是从上面讲的技嘉这个案例来看,去年它在主板行业引入了“2倍铜”技术,所谓“2倍铜”,说白了就是增加铜的量来解决散热问题——铜用得足,散热自然越好,但你不可能再来“4倍铜”、“8倍铜”,关键还得在现有的用料上最大化产品诉求。大家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以下“2倍铜”,会发现很多IT公司都在说采用了这个技术,但到底有多少是噱头,还是真能驾驭它(有些公司甚至根本没有自己的研发部门),这或许就是IT硬件行业研发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之一吧。

很多外设企业的营销负责人向我抱怨:没有什么技术更新,也没什么有特色的产品,都不知道该怎么炒作推广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中国制造、中国品牌面临的通病——技术密集型产业和企业都集中在了发达国家,那我们又该如何营销自我,或者说我们要向消费者输出怎样的价值观?我想了很多答案,但最贴切的没,还有最朴实的一个词——实在。

这次“两会”提出的一个最重要的话题就是——经济转型,而眼下我们的中国制造、中国品牌在品牌附加值上还处于低级阶段,要想一步跨越到“中国创造”,口号虽响亮,但我认为有些操之过急,中国只有解决了我们做产品的态度和良心问题,做出用料充分、品质过硬的产品,才有资格去谈“中国创造”。

所以,在315渐行渐远的时候,我也呼吁各大企业,放下那些噱头和花拳绣腿,回归到最本质、最基本的问题上来吧——不偷工减料、不以次充好、踏踏实实做产品,这是最基本的,但又是很多中国企业最漠视的。


上一篇: 互联网绝不该被视为“弱势群体”
下一篇:Hulu对Youtube的商业讽刺:贴片是视频广告的未来

1条评论

  1. 说的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