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关于百度的apps store(百度官方叫“应用开放平台”),keso在其博客中的几个质疑非常经典(归根到底,keso其实讲的是一个问题,就是生态平衡破坏)。我也来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要解答keso的质疑,其实就是搞清楚“搜索引擎价值观”的问题。在我看来,搜索引擎发展到今天,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利益平衡体:用户、内容应用资源以及搜索自身。这三者之间有共同利益,但也矛盾重重,搜索引擎要玩的就是走钢丝。

  这钢丝不仅仅是百度在走,谷歌也一样。谷歌做整合搜索,坦白的讲,用户体验不如百度的阿拉丁。这并不是说谷歌不擅长用户体验,而是,在谷歌的价值观中:用户体验固然重要,生态平衡同样重要,如果为了激进地追求前者,而破坏了后者,谷歌认为,得不偿失。

  这里面有它的逻辑性:如果生态平衡遭到破坏,则不利于网站涌现更多优质内容,进而对用户体验带来间接破坏。

  正是基于这样的“搜索价值观”,谷歌没有将整合搜索玩成阿拉丁,也没有将其apps store放到搜索结果中。

  再来看百度的“搜索价值观”,从阿拉丁到应用开放平台,百度奉行的是“用户体验是最高宗旨”,这个出发点不错,但是,回到刚才的逻辑中:假设用户体验提升要以牺牲生态平衡为代价,会不会这种提升只是暂时的?或者,甚至干脆就是一种反作用。

  让搜索引擎厂商最纠结的问题就在这里。我认为,谷歌的顾虑保守没有错,百度大胆激进的尝试也谈不上错。

  我猜测百度的思考逻辑是这样:首先,应用开放平台对用户体验是有巨大帮助的。所以,必须做。其次,对于生态平衡的破坏,是有可能的,百度试图找到某种方法去尽可能减小这种负面效应。这是善后问题。

  关于“搜索价值观”,百度和谷歌还有一个分歧:谷歌自AdWords诞生以来,流量变现的模式一直很固定。谷歌认为,搜索引擎做好自己的分内事,赚钱是自然而然的;百度一直在徘徊自己的流量变现方式,在百度的思考中,它需要创造新的方式,应用开放平台即是其中之一。

  还有一点,中国互联网目前的竞争格局,也是百度推应用开放平台的一个外在诱因。在腾讯、360都在做类似的尝试时,百度必须考虑到制衡的问题。

  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在“框计算”上,百度正在本着“用户体验高于一切”的态度,做着一系列在我看来有些激进的事。这些事究竟最终带来的整体效果是优,还是劣,暂时还无法准确评价。对这种思路,我个人表示支持,百度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搜索价值观”,谷歌的“搜索价值观”并不见得对,更不见得符合中国特色。

  另外,我不大同意keso提出的“流量黑洞”和“技术歧视”两个点,具体原因就不详述了,不是本文的焦点。

  顺着keso的质疑,我提出对百度应用开放平台的几个疑问,我认为以下疑问才是最关键的:

  1、百度如何保证一套公开、透明、完整的入驻机制,以让大中小公司乃至个人开发者公平竞争?我的建议是,尽可能让游戏规则决定合作伙伴。

  2、百度如何保证知识产权拥有者的优先入驻,即保证这一平台将激励创新?

  3、百度如何平衡这一平台应用对其他同样匹配搜索结果的负面效应?我的建议有两条:1)降低植入应用的搜索结果权重,可不放在第一位;2)不采取排他性合作,并随机载入合作应用。

  也许在今天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我们能找到答案。


上一篇: 微博上的“候鸟”
下一篇:百度开放平台能让程序员回归中国本土么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