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袁二娃,包工头、商人,一个经历丰富、酒量无敌的家伙,一个开BMW X5的80后,我的老同学、老朋友。


 




2005年春天,广州,中山大学正门对面的小虫餐厅,袁二娃告诉我,这辈子他最想做两件事:一是饮食,二是互联网。桥也搭过,隧道也挖过,公路、铁路、电站都修过了,他说,工程已经玩腻了,他的最终梦想,不在这里。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特别的沧桑。


 


袁二娃说,他想做个网站,专门为儿童做的。我不知道他的构思是否就是今天的babytree,不过他很认真,尽管那个时候他对互联网的全部认识,仅仅限于“用QQ泡MM”。我们甚至相约有一天能在互联网上合作。


 


那时候的他正陷入人生的最低谷,几乎每天晚上,我都和他在小虫餐厅吃宵夜、喝百威,我一般喝一两支,他至少三支。我说他的酒量很适合做互联网,“3721的渠道就是喝酒喝出来的”。


 




2006年十一,成都,春熙路的龙抄手店,再和袁二娃聊互联网,我告诉他什么是“Angel”,什么是VC,谁是周鸿祎,谁是王功权。他双眼放光,就像饥饿的人看见面包。他说,如果有天自己投资的公司能到美国去上市,真的“很爽”。


 


我强烈建议他做天使,我给他推荐好项目,他来投资。他说他想参与进来,“光投钱没意思”,我笑,说他想做周鸿祎那种“教练”,而不是天使。


 


我们依然相约有一天在互联网上合作。但我知道,即便有天我手上有项目,也绝不会让他来做天使,我不想让他担风险,成了当然好,败了没法给他交代。我不想让自己和他的私人感情也背上投资的风险。


 




2007年的社区大会上,我很想替袁二娃问问台上的VC们——有钱、有热情的民间资本,他们想投互联网,想做天使,该怎么做?但终究是没问,其实我知道他们会提供的答案。


 


前一段,我给袁二娃发去信息:周鸿祎不做天使了。他没回,可能他已经不记得周鸿祎是何许人了。


 




这个时候,袁二娃应该窝在贵州的某座大山里,度日如年吧。不过我相信,他终有一天会杀到饮食行业,杀到互联网,因为这是一个固执、自我、执着的家伙。


 


*这是我的“见牛人”系列第二篇,谨以此文,献给远方的这位朋友,顺带捎上一句话:小虫餐厅拆了,很怀念。兄弟,保重,成都见。

“见牛人”系列:

想在阿里巴巴开店的盲人
想做天使投资的包工头


上一篇: 百度、Google为什么要“不务正业”?
下一篇:互联网需要真正的牛人

6条评论

  1. Re:见牛人:想做天使投资的包工头
    时间与现实是丧失梦想的刽子手

  2. Re:见牛人:想做天使投资的包工头
    乱七八糟,你到底想说什么?

  3. Re:见牛人:想做天使投资的包工头
    不错。

  4. Re:见牛人:想做天使投资的包工头
    你朋友还要投资不哦? 我们公司在成都做个人电脑桌面媒体..快倒闭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