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CNNIC的“第21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到2007年12月,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2.1亿,和美国(2.15亿)基本持平,2007年的增长率为53.3%,下半年比上半年增长了29.63%。


2.1亿、53.3%、29.63%,这两个“超常规”数字受到不少人的质疑和费解,“泡沫”、“大跃进”之声鹊起。不过,在我看来,如果按照CNNIC对网民的定义,这些数字不仅没有“泡沫”,甚至还略显保守。


 


先来看CNNIC对网民定义的变化,这也是很多人都留意到的一点。变化发生在上一次CNNIC的统计(2007年6月),由原来的“平均每周上网一小时及以上”改为“半年内使用过互联网的6周岁及以上中国公民”。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如果以概率论来简单计算,从“每周”到“半年”,概率相差25倍(365天/2*7天)。



但,这里存在一个疑点:标准的变化或许能解释53.3%这个数字,但在同一新统计标准下的2007年6月和2007年12月两次报告,29.63%的增长率又该如何解读呢?



上网首先需要PC,我们来看看PC数量的增长。根据IDC的数据,2007年全球PC销售量增长在12.6%,这个增长率的最大拉动因素在于笔记本市场需求增长和新兴市场(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的飞速发展。换句话说,我们得出第一个结论:2007年中国PC增长率应该远大于(至少不低于)12.6%



而根据CNNIC对“非网民不上网的原因”的调查,“无上网设备”和“不懂电脑/上网”的分别占到了20.8%、48.9%。那么,对于新增的至少12.6%的PC用户,这两个理由显然并不存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得出第二个结论:大多数新买PC的用户会选择上网。



尽管我们不能说“2007年新购PC的用户一定是2007年的新网民”,但这部分人群无疑是最容易贡献新网民的群体,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出一个大概的结论:2007年,由新购买PC对新网民增长的贡献应该不会低于12.6%



再看看CNNIC的报告,到2006年12月,上网计算机数量是5940万,这次增长到了7800万,一年时间增长了31.3%。这个31.3%的增长就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前面提到的2007年新购买并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二是2007年前购买但2007年才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简单的计算,后者的概率最多可达到18.7%(31.3%-12.6%)。



这是其一。


 


再来看辐射效应。如果这12.6%的用户成为网民,那它们的父母、子女、朋友、亲戚等周围的人成为CNNIC所谓“网民”的几率有多高呢?这就好比一张报纸的“发行量”与“读者数量”的区别,与“传阅率”这个数字有直接关系。



关于“传阅率”这一数字,我尚未发现有报告对其做过统计,只能从感性的理解和周边案例来推测。我是1999年的网民,2000年将这个“新玩意”介绍给了父亲,于是他有了我们村第一台电脑,也是第一个拨号用户;2002年左右,在我父亲的“蛊惑”下,同村大概有接近10台电脑;到了2003年,宽带开始在村子里出现,随后拥有电脑和上网的用户开始爆增。



在这个案例中,我作为“种子”,在我们村的“传阅数”为1(即我父亲),父亲的“传阅数”一下子提高到接近10,辐射效应很明显。当然,我父亲相对于多数农民来说,还属于“高知”和“新潮”的,可能不具备代表性,但要知道,我的老家在经济和互联网都相对落后的四川。


这是其二。同时也是我觉得最关键的一点——“老”网民对非网民的辐射效应,类似传销,或许比传销更猛。



再来看CNNIC的报告提到的,2007年新增的7300万网民中,有4成(2917万)来自农村。为什么2007年农民蜂拥上网?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CNNIC应该对这一现象、这一群体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但遗憾的是在这次报告中我们找不到更多的内容。在我看来,“农民蜂拥上网”背后的原因恐怕有几点:



1、文化反哺。上一代交给下一代做人的道理和做事的方法,下一代则将新的科技潮流反哺上一代。这一点和前文分析的“辐射效应”有交叉点。CNNIC报告中提到,48.9%的非网民不上网是因为“不懂电脑/上网”,可见这种“反哺”的潜力有多大。



22007年股票及基金市场的繁荣。对于收入相对比较低的农村人群来说,克服上网的障碍或许更多不是来自对“高科技”的本能抗拒,而是经济方面的矛盾。但股票和基金的繁荣显然在很大程度上减缓了这个矛盾。



可能很多人不了解真实情况,有一个细节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本人不买基金,而是从四川老家的人口中得知诸如“基金很火”之类的信息。有数据说,到 2007年9月30日,基金持有人数量已高达1.14亿,这其中有多少人农民?



3、情感、联络拉动。CNNIC报告对“农民网民”的定义是“在农村上网的人”,针对目前的实际情况,农村中“留守人员”(老、幼、妇女)占了很大比例,互联网无疑为这部分人与远在外地的亲人提供了一个低成本、实时(QQ)、可互动(视频聊天)的联络方式。



这是其三。


综上所述,如果根据CNNIC对网民的定义,我认为,这次报告的数据不仅没有“泡沫”,反而略显保守。



最后我想提醒业界的是,不要将“中国网民人数的暴增”与“中国互联网市场暴增”偷换了概念,这可能会给出一个错误的信号。


上一篇: 盖茨大叔,保重身体
下一篇:日本是百度国际化的唯一选择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