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Internet发端于美国,很多成功的商业模型也在那里诞生,比如以AOL为代表的ISP接入,以Yahoo为代表的门户,以Google为代表的搜索引擎,以Facebook、Mysapce为代表的社区,等等。


 


而这些模型在中国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影子:不出1天,新鲜前卫的概念将被中国的媒体、从业者关注到;不出1月,硅谷的新应用将被复制,甚至连UI、LOGO、域名都不放过;不出1年,商业模型将被彻底拷贝。大家亲切地称这种现象为“中国式C2C(Copy to China)”。


 


抛开其中的成败得失,但从这份“师夷长技”的干劲看来,将美国视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恩师”,恐怕实不为过。


 


造成中国互联网“为美国马首是瞻”的现状,自然有它深刻的背景,比如:全球第一的互联网市场自然孕育了“更先进的生产力”;中国互联网的资本端(经济命脉)主要操控在美国投资人手中;不管采用何种模型,中国互联网商业模型的归宿依然是纳斯达克,最终还得给美国股民一个交代,等等。


 


不过,陈佼认为,这种趋势将在未来几年中逐渐减弱,甚至消退。


 


1、韩国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开始展现。


 


有意思的是,韩国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并不来自于它们的集体进入。据陈佼的了解,韩国互联网在中国主要有以下投资:


 


SK(旗下有nate,收购cyworld,主打社区):友联(uland)、赛我(cyworld)
NHN(naver +游戏):持股联众
DAUM(韩国第三大门户,优势在邮件):365ren(365bloglink)


 


其中以cyworld为代表的“C2C”网站,并没有掀起太多波澜。但是韩国成功的模式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可以说是深远的。


 


最近Google中国的页面进行了更新,加入了几个类Flash的按钮,这种风格有明显的韩国风格。由于韩国的互联网发展水平非常高,带宽和硬件甚至超过美国,所以韩国的网站首页色彩大胆、内容丰富。实际上,这次Google的页面调整是整个亚洲区几个国家(地区)的一致动作——日本、韩国、中国,大致思路差不多。


 


有意思的是,腾讯最近也有新版首页发布,不管是布局还是特效应用,都带有明显的“哈韩”迹象。


 


当然,这些都是雕虫小技。韩国人教给中国互联网最重要的东西是产品和运营思路——QQ互联网增值部分业务、网络游戏、百度知道。


 


据说腾讯和百度都有专门的team研究和关注韩国互联网,并为自身的产品及运营策略提供参考。Q币的前身实际上就是韩国的“榛子”,QQ从SP转型到互联网增值服务的过程中,从韩国网站汲取的灵感绝不少见。而百度知道,实际上就是拷贝自naver。我认为,百度最成功的产品,除了贴吧和MP3搜索外,知道应该算一个。


 


中韩两国的文化相近,网民的需求和心理有不少重叠的部分,对韩国互联网的考察和借鉴,意义并不一定比美国小。


 


2、美国热钱的退烧。


 


这个业内都观察到了,主要伴随的是06年底以来web2.0热的退却,来自美国的热钱开始走向相对传统的产业。比如07年的特许连锁(7天、速8、汉庭、真功夫、一茶一座、迪欧等)和电子商务(PPG、益生康健)。


 


这种趋势在未来几年内不会逆转,也就是说,在中国互联网上游动的美国资金增速将放缓。


 


3、真正电子商务时代民间资本唱主角。


 


前面提到PPG这类“夹生”互联网公司,虽然它们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但代表了一种新的潮流——很多年前,“鼠标+水泥”的提法很流行,在当时,这种想法很超前,而到现在,一切都在悄然变革。


 


真正的电子商务,绝非“在淘宝上开个店”或者“买个阿里巴巴诚信通”,或者“Google上买关键字”,这些都是最初级的应用。在这一股涌动的大潮中,传统企业正在经历一个“朦胧期”,等他们对互联网的理解积累到一定量时,爆发就可能发生,而此时,正是民间资本大显身手的时候。


 


4、回归A股的可能性。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杨元庆、陈天桥分别提到回归A股市场的话题,之前百度、分众、网易等公司也透露过类似的想法。


 


尽管中国海外红筹股的回归之路必将坎坷,诸如政策、股权等方面的问题,但不管是从A股市场、海外上市的互联网企业,还是中国证监会,都有这方面的愿望,也许回归将是迟早的事。如果中国人投资人自己来看中国互联网企业,或许“C2C”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上一篇: 雪灾对新旧媒体的机会
下一篇:流氓软件2.0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