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每一个群体都有着自己的图腾和偶像:听着疯狂爵士乐的“野女郎”;信马由缰在公路上漫游,写着桀骜不驯的自由体诗的“跨掉的一代”;崇尚性自由,借电子的Kool-Aid得到幻觉的“嬉皮士”……如今,是从穿开裆裤开始,就没离开过“0和1”的奇客一代:红白机、Mac机、奔腾、UNIX、网络、Google、iPod、Wii……
  


在他们眼里,世界上被分为两半:奇客和非奇客。这是典型的“非0即1”的思维方式。而所谓奇客,是他们共享的一个标签而已。
  


他们信仰科技,崇拜技术,认为自己就是英雄。谁说不是呢?看看那些财富新贵们,从他们身边走出的,跟他们一样充满怪想法和自信的勇气。榜样的力量如此潜移默化——你几乎在每一处奇客出没的地方都能找到酷似比尔·盖茨或者马克·扎克伯格的人,松松垮垮的T恤衫、牛仔裤、眼镜、球鞋,带着顽童式的微笑。
  


这个崇尚智力的数字化时代,正好迎合了奇客们的人生价值;而他们的装扮,又反过来重塑社会认同。这个正处在上升期的群体,产生着无穷的示范作用,不断地吸引青年加入到自己的行列中。
 


Google、微软、Facebook、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写就了一个个网络世界的传奇。智力带来财富,财富聚焦关注,当媒体每天为它们奉献出大量版面的时候,潮流已然形成。奇客族群正在悄然长大,他们的文化进入主流。
  


如果换种更开放的思维来看待奇客,可能会豁然开朗——在Windows时代,那个打死都记不住字根,非得要折腾出个写字板的人,不就是奇客?追述到古代,那个懒得一遍遍抄经文,非得要用“活字印刷”来偷懒的家伙,不就是奇客?在北京人时代,我们的祖先都用四条腿走路,那个行为古怪,非得要尝试两条腿行走的猴子,不就是奇客?
  


当大家开始把奇客的东西穿在身上,挂在墙上,印在书本上,做成限量版的手机封套,此时此刻,我们都是奇客。

(本文发表在北京青年报《青年周末》,商业转载烦请联络我。)


上一篇: 流氓软件2.0
下一篇:天涯的“马甲经济”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