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7-21


9.11事件在全球成就了一个半岛电视台,在中国导致了新浪作为新闻门户的崛起。而对于2008这场在家门口的奥运来说,这对整个中国媒体行业来说,都将是一场战争、一次狼吞虎咽,也可能成为一次洗牌。


1、电视和互联网将成为最大的赢家,报纸可能很尴尬


根据惯例,比赛项目大多安排在北京时间的白天(最晚也不会晚到晚上10点),也就是说,国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通过更快捷的媒介形式来享受当天的奥运盛宴,而第二天又有新的“刺激点”,根本没有时间再去回味过去。以往在欧洲或者美洲举行的赛事,报纸实际上赚了不少时差的便宜。


电视方面,几乎不用怀疑,CCTV拥有的政府资源和强大团队将帮助他们进一步巩固“亚洲最大电视台”的地位。而互联网方面,信息量和速度将是最大的优势。


2、TOM出局,搜狐自己玩,四大门户局面走向稳定


奥运之后,TOM基本上可以被其他门户无视了,TOM的命运本来就挺惨淡,奥运将让它雪上加霜,可以出局了;总的来说搜狐很重视奥运,也干得漂亮,搜狐利用自己的广告投放特权,广告主的羊群效应很容易形成。不过Charles太过强势,把其他人惹毛了,催生了“奥运报道联盟”,这很不妙。


奥运报道联盟”的诞生或许是一种无奈,但它的最大卖点在于整个报道过程的终端到达率,将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这对于任何广告主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腾讯和网易将是最大的赢家,新浪也可以继续巩固新闻老大的地位,四大门户的局面将趋于稳定。


3、中国互联网门户可能进入一个战国时代


战国时代讲究“合纵”和“连横”的外交政策。苏秦曾经游说六国诸侯,要六国联合起来西向抗秦,这次“奥运报道联盟”实际上就是门户的一次“合纵”。而张仪曾经游说六国,让六国共同事奉秦国,这叫“连横”,搜狐没有在这次奥运报道中采取这一政策,实在是大大的失策。


不管如何,“奥运报道联盟”聚集了中国互联网的三大巨头,这是史无前例的,必将载入互联网历史,它的最大意义在于第一次成功的“合纵”。可以预见,在此之后四大门户之间将随时可能上演“合纵”的好戏,并且在对手和朋友之间左顾右盼。


CNNIC第20次报告出来了,这次报告有不少有意思的结论,起码,有关中国互联网的5W问题需要修正和改写了。


1、who——网民的门槛降低了


CNNIC这次把who的定义都了——现在的统计方法是“只要半年内用过互联网的人”,都算是网民。看来,“网民”的门槛很低了:)CNNIC说,这和之前的统计结果只差3%,我有点怀疑,不过肯定这个差率在降低。


再来看,现在上网的人中小孩子比例越来越大,25岁以下占到了一半以上(51.2%),马化腾、陈天桥等人恐怕得笑了。


2、when——从猫头鹰,到夜游神,再到布谷鸟


说到when,这次调查显示,网民上网的高峰期还是在晚上8点,变化不大。但这个时间从长期来讲,在变化,而且还将继续变化:


10年前的中国网民大都是“猫头鹰”——他们习惯于在半夜“猫”叫中上网,尽管那个时候已经叫“冲浪”,但网速那个慢啊,有如龟爬;后来网民变成“夜游神”,虽然习惯于晚上出没,但一般凌晨2点左右就鸣金收兵,洗洗睡了;随着这波小孩网民的长大、就业,相信网民的主体人群会再度化身为“布谷鸟”,一早上班,上网。


3、where——陈天桥门又笑了


再来看where,这次调查变化很大——网民都到网吧去了(37.2%,第一次超过工作场所,成为第二场所),这个数据和网民年纪的低龄化有直接关系,君不见现在家长们找不到孩子时,都直奔网吧吗?


网吧成为中国互联网的超级终端,要想赚钱,必须好好分析下这个人群。


4、what——这里还是游乐场


中国互联网就是一个免费的游乐场,从它诞生起就从没变过。以后的n年里,大抵也不会变。互联网的生活、商务助手功能远没发挥。


吕本富说的网民、网友、网商三个时代,要完成这个跨越,我预计,起码再过10年。


5、why——年轻人要开始反哺了


之所以会出现前面4个W的变化,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年轻人对互联网这种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更强,而且他们更“闲”。年轻人开始习惯于用网络进行沟通,中老年人会越来越无所适从,从而形成另一种层面的所谓“文化断层”。


这种“断层”只有通过年轻人对他们父母的一种“反哺”来消除,这一点张朝阳在前几天陕西卫视的一个论坛中提到过,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2007-07-12


当初决定开“见牛人”系列,很多朋友以为,不是丁磊、张朝阳,就是马云、李开复,再不济,也得是带“总”字或者CXO级别的。


对不起,让大家早泄了。不过,观众朋友们,难道你嫌各大媒体对这些所谓“牛人”的渲染还不够多吗?翻开杂志,打开网站,到处都充斥着他们的身影,到处都是他们的牛人牛语,对,就像麦霸。


但是,麦霸并不总是最会唱歌的,甚至可能是五音不全,或者滥竽充数。每当这个时候,你就会忍不住关掉音箱,但悲惨的是你关不了,所以你只能蒙上自己的耳朵,蒙上自己的眼睛。


难道你们真以为互联网掌握在这群人手里?不,这种想法太荒唐、荒谬了。


提到Google,你想起的是Sergey Brin,没想起房东的妹妹?提到网易,你想起了丁磊,忘记了wing?提到优酷,你想起了古永锵,没想起张钰?提到hao123,你记起了李兴平,却不知道谁写下了那段强制设首页的javascript代码?……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互联网记住了麦霸,忘记了会唱歌的人。“见牛人”就是要写下那些会唱歌,但不会抢话筒的人,他们草根,但绝对重要,他们才是推动互联网朝前发展的牛人。


ps:那些写邮件给我,要引见袁二娃给你做天使的朋友:


很抱歉,不能如您愿了。他现在应该在大山里,有诸多不便,还有,他有飞行恐惧症,所以,到哪都只有开车,比较要命。

2007-07-09

袁二娃,包工头、商人,一个经历丰富、酒量无敌的家伙,一个开BMW X5的80后,我的老同学、老朋友。


 




2005年春天,广州,中山大学正门对面的小虫餐厅,袁二娃告诉我,这辈子他最想做两件事:一是饮食,二是互联网。桥也搭过,隧道也挖过,公路、铁路、电站都修过了,他说,工程已经玩腻了,他的最终梦想,不在这里。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特别的沧桑。


 


袁二娃说,他想做个网站,专门为儿童做的。我不知道他的构思是否就是今天的babytree,不过他很认真,尽管那个时候他对互联网的全部认识,仅仅限于“用QQ泡MM”。我们甚至相约有一天能在互联网上合作。


 


那时候的他正陷入人生的最低谷,几乎每天晚上,我都和他在小虫餐厅吃宵夜、喝百威,我一般喝一两支,他至少三支。我说他的酒量很适合做互联网,“3721的渠道就是喝酒喝出来的”。


 




2006年十一,成都,春熙路的龙抄手店,再和袁二娃聊互联网,我告诉他什么是“Angel”,什么是VC,谁是周鸿祎,谁是王功权。他双眼放光,就像饥饿的人看见面包。他说,如果有天自己投资的公司能到美国去上市,真的“很爽”。


 


我强烈建议他做天使,我给他推荐好项目,他来投资。他说他想参与进来,“光投钱没意思”,我笑,说他想做周鸿祎那种“教练”,而不是天使。


 


我们依然相约有一天在互联网上合作。但我知道,即便有天我手上有项目,也绝不会让他来做天使,我不想让他担风险,成了当然好,败了没法给他交代。我不想让自己和他的私人感情也背上投资的风险。


 




2007年的社区大会上,我很想替袁二娃问问台上的VC们——有钱、有热情的民间资本,他们想投互联网,想做天使,该怎么做?但终究是没问,其实我知道他们会提供的答案。


 


前一段,我给袁二娃发去信息:周鸿祎不做天使了。他没回,可能他已经不记得周鸿祎是何许人了。


 




这个时候,袁二娃应该窝在贵州的某座大山里,度日如年吧。不过我相信,他终有一天会杀到饮食行业,杀到互联网,因为这是一个固执、自我、执着的家伙。


 


*这是我的“见牛人”系列第二篇,谨以此文,献给远方的这位朋友,顺带捎上一句话:小虫餐厅拆了,很怀念。兄弟,保重,成都见。

“见牛人”系列:

想在阿里巴巴开店的盲人
想做天使投资的包工头

2007-07-05


一、百度


1、百度知道两周年庆典上,发布了这个《中国人知识搜索行为报告》,报告“基于对知道平台1700万个问题的分析”。


2、这个报告告诉我们,Google或许更懂搜索,但百度一定更懂中文,或者说中国人,进而更懂中国市场。


3、做知道、做贴吧、做空间、做百科,个个都与搜索无关,其实个个都有紧密关系。俞军说“就像开饭馆的,也可以提供卡拉OK服务”,百度将他们统称为“搜索社区”,不知道靠谱不靠谱,不过有两点肯定靠谱:其一,人肉可以优化搜索结果;其二,流量。现在Alexa显示,贴吧占到百度总流量的10%,知道占5%,空间占3%,别小看这点比例,百度发家的MP3搜索才占11%。


4、评论家说做这些更百度杀向日本市场一样,那是财报、是投资人给逼的,百度必须寻找搜索之外的利润增长点。


5、这个报告很有趣,有一些出乎意料的结论,想知道自己来看。


二、Google


1、如果百度做知道、贴吧、空间、百科还算“边缘化搜索”的范畴,那做Gmail、Google Earth、Google Mars、SketchUp的Google就算彻底的不务正业了。


2、我认为Google做Gmail、Gtalk是想用它们来“了解用户”,以实现Google广告投放的精准性。Google说他们的两大杀手锏是:N台服务器集群、PageRank,不过我觉得他们牛在广告平台。收购YouTube、DoubleClick是基于此,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同样是基于此。


3、Google的人总是忌讳谈他们做这些的目的,或者以“idea妙的东西我们都做”来搪塞,以至于,当我问Google老总“是否有一天,Google Talk上我正和朋友聊‘天上掉馅饼’,窗口中突然蹦出一个必胜客Pizza广告”时,他哈哈大笑,但笑而不语。

三、百度 VS Google


1、百度做过离搜索最远的事情是“选秀”,再远也远不过用户,Google做过离搜索最远的事情是Google Mars(做到火星去了),再远远不过技术。两家公司的特点是如此的鲜明。


2、即便都“不务正业”,百度是现实主义者,Google是理想主义者。百度的诗句里顶多有“众里寻他千百度”,Google则可能会吟出“两个黄鹂鸣股歌”的悠然。


3、百度的《中国人知识搜索行为报告》中说,“百度知道是全球最大的知识分享社区”,浓重的自信溢于言表。我以为,百度诞生7年,和Google竞争4年,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份自信。


四、其他


百度也好,Google也罢,不务正业总比连啥是正业、啥是副业都不知道的强,中国雅虎就属于这种。

2007-07-02


最近一直在关注PCPOPXFX讯景之间的恩怨,尽管进展到现在,双方才进入“死磕”阶段,输赢未见分晓,但我认为:XFX讯景已经赢了这场较量,并且如果处理得当,还有希望扩大战果。此外,这一案例足以成为企业处理品牌危机的标准教程。


大家知道,传统的危机公关理论把危机管理分为三个阶段:危机预警、中盘处理、形象重塑,网络时代虽有一些新的因素需要考虑,但大体还是走的这一流程。


1、危机预警


PCPOP和XFX一事之所以发生,本质原因是媒体中常见的“为配合广告而打击厂商”,但导火线其实是也很常见的“编辑(记者)报复”,可以定义为“因企业内部因素引起的突发性危机事件”。


面对PCPOP“首页、首屏、加红”负面的凌厉攻势(参考链接),也就是说“危机正要来临”,XFX做了以下处理:


(1)及时承认了过失,并尝试与PCPOP进行沟通。尽管这种沟通夭折了,但为XFX赢得了很好的舆论环境,符合危机公关中的“承担责任原则”。在出现危机时,千万别试图改变事实,但一定能设法改变公众对你的态度。


(2)在沟通无果的情况下,迅速约请了PCPOP竞争对手(其他媒体)到XFX工厂参观,显然也少不了怀柔、安抚。危机事件就像一场洪水,一个地方有缺口不要紧,最怕的就是四处管涌,那样很容易决堤,到时候再控制恐怕是回天乏术了。当然,与各大媒体之间一直保持的良好关系也帮到XFX有能力完成这一点。


显然,在预警阶段,XFX的处理很好地体现了“承担责任”和“速度第一”这两个原则。不过,此刻的XFX还毕竟还处于“被动挨打”的阶段。


2、中盘处理


中盘阶段可以明显看出双方处理的差异,而正是这种差异让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先看PCPOP做了些什么:


(1)高频率的负面文章(参考链接1234)。操作手法与之前一模一样,不过将打击点进行了拓展,包括对XFX渠道、质保、产品等多方面。尽管打击面更广了,但手法显得单一、说服力不够强。


(2)BBS及评论部分的负面串联。


再看XFX做了些什么:


(1)行业圈子中的对事实本身的告知、解读,对PCPOP进行私下抨击。显然,这些东西是上不台面的,所以依然采取了BBS发帖的形式。


(2)统一内部口径、团结渠道、突出其他媒体对XFX的褒奖。


至此,XFX已经为自己创造了很好的内部、外部环境,于是祭出了下一记组合拳——以大篇幅专题形式针对本次事件做官方回应。


中盘阶段,PCPOP本来应该将这次行业内的“口水战”引导为更广泛的“XFX品牌危机”,在持续上负面的同时,让与XFX无业务往来的大众媒体、门户网站参与进来,但似乎PCPOP并没有这么做,起码几乎没看到迹象;而XFX则很好地把握了危机公关中另一个重要原则——“权威证实原则”(渠道的态度、其他媒体的褒奖)。


在处理危机事件时的一大忌讳是,如果冷处理不行,千万别推波助澜,主动提供新的炒作话题。由此看,XFX高调推出“捍卫讯景荣誉、打击无良泡泡”专题似乎有些冲动,容易导致不良后果。不过面对危机,如果不澄清事实、表明态度,又犯了“鸵鸟政策”的大忌。“诺顿误杀”事件中,诺顿态度的不明确、对事件缺乏完整的官方回应,正是犯了同样的忌讳。


3、形象重塑


不管如何,这一危机事件目前对XFX品牌有一定损害,所以“修补”工作在所难免。现在事件还在“中盘处理”阶段,但形象重塑已经同步展开——不管其他媒体对XFX的正面报道,还是XFX对其质保政策的重申,都属于这一工作的范畴。但这些显然还不够,或者说,还可以做得更好。


在与公关界的朋友讨论这一事件之后,对XFX接下来做什么,提出一些自己的分析:


XFX在制订接下来的计划时候,应该考虑的一点:尽管尚未公布,但PCPOP实际上已经被分众收购(非官方渠道,但消息可靠度很高)。对于新进收购PCPOP的分众来说,显然不愿意在这个出什么乱子。


如此,XFX有两条路可选:


其一,绕过PCPOP,直接与江南春进行沟通,协调平息此事。一个卖广告的公司不可能拒绝财神,PCPOP在这一事件中略为意气用事,分众不会这么小孩子气。


其二,继续战斗到底,这样做有一些风险,但有希望化“危”为“机”,但处理上别太“过”了。瑞星与卡巴斯基前不久的公关战中,瑞星本来有个漂亮的开局,但正是因为太“过”了,反而是狗尾续貂,使得不少媒体“同情弱者”,帮卡巴说了不少好话。


(1)向PCPOP发律师函,宣布将起诉之。
(2)摆出事实,正视听,揭开PCPOP在此事中的意图,一切留给大家去判断。
(3)谢绝PCPOP对XFX品牌及产品的报道、评论。
(4)重申XFX的品牌定位、渠道政策、质保承诺,尊重并欢迎媒体的报道权和监督权。


纵观整个事件,XFX对危机公关的流程和原则把握到位,虽然仓促,但有章法,值得其他企业借鉴。尤其需要肯定的是,在面临危机时,XFX没有首先找“法律顾问”,而是迅速组织团队担当起了“品牌顾问”的职责。“诺顿误杀”事件中,诺顿的第一反应不是承担过失,而是拿出免责条款,这种处理手法确实失策。


另外,XFX作为一家香港公司,在公关处理上完全信赖本地团队,值得称道。反观众多跨国公司,不仅技术上中国团队说不上话,连公关这种事情还得总公司的统一指挥,处处被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申明:以上文字仅代表本人个人观点,且不构成任何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