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1-12

你可以给苹果身上贴上很多tag,比如“想像力”、“创意”、“浪漫”,但有一个词同样不能漏掉——傲慢。


 


Steve Jobs本人就是个牛B哄哄、口无遮拦的家伙,以致于当我听到那句著名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时,简直不敢相信如此谦逊、低调的话会出自Jobs之口。


 


所谓“企业文化就是企业领导人的文化”,这句话用在苹果身上十分贴切。前两周,苹果在北京的Leopard操作系统发布会上,在进行到记者提问环节时,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在记者提问过程中,几乎每抛出一个问题,苹果一位雇员的脸上都会挂出略带嘲讽、又有点无奈的笑容。


 


我想,这位苹果雇员的潜台词是:“朋友,你问的问题也太不专业了吧?”


 


这些可怜的记者们,生在DOS时,长在Windows下,已经被比尔·盖茨洗了脑,习惯动辄以Windows的思维来问MAC的问题。而偏偏,这一切又是苹果不屑一顾的东西。于是有了鸡同鸭讲的发布会。


 


或许正是这种傲慢让苹果常有异于常人、鹤立鸡群的奇妙创造性,但同样是因为这种傲慢,让苹果注定要远离大众。


 


那天,我穿过东方君悦的大堂,带着苹果的傲慢,消失在人群。耳边响起Jobs的另一句著名的话——“比尔,我们共同控制了100%的桌面系统市场。”

2007-11-08

昨天TechCrunch发布了一条关于Google中国将推出目录式首页的消息,并将之称为“Taking Design Lessons From Yahoo”。


这事我倒是早就听说了,而且相信国内的互联网观察者也对此不会感到惊讶,Google早就和265合作发布了导航站,进一步推出一个符合“中国特色”的首页也不足为奇。


有意思的是这条post里国外玩家的评论,我摘录几条简译如下:


1、这太可怕了……
2、这和Yahoo没什么关系。多数中国网站的样式都这样,Google刚买了g.cn,因为中国人不知道如何拼写“Google”这个单词。
3、我想这是因为Google在亚洲市场的搜索结果不如本地搜索引擎,所以他们不能仅仅提供搜索服务。
4、都别争了,Google这么干的原因是在中国输入文字太难/慢了,中国人更喜欢点链接。
5、你难道不知道他们(Google)把Yahoo的设计师都挖过来了吗?
6、“一招吃遍天下”(One size fits all)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一个十亿级别的市场。
7、中国依然呆在Web1.0时代……
8、有意思的是yahoo.cn却是Google式界面。


有趣吗?在我看来,Google近几个月来做的一些尝试表明:Google已经告别了初入中国时的浮躁,开始以一种创业者的心态来经营它的中国市场。对于百度来说,这是一个危险信号。Google如此巨大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再加上足够的耐心,将帮助Google一点点扭转败局——至少保住不被踢出局的可能。


回过头来,Google为什么要在中国推门户式入口呢?我认为理由主要有:


1搜索正在成为一个大众消费品。10年前,用过搜索的人一定是互联网专家,而现在,连我老爸都知道“有问题,百度一下”。实际上,百度正是在这一转变中崛起的。但,赶上这一波,似乎并不晚。



2、在一个网民数量依然在迅速增长的国家,门户式入口不会让新网民无所适从。搜索框式的入口对很多人来说,门槛太高。在中国(乃至亚洲等地区),有大量这样的网民:或许他们有搜索的需求,或许他们会打开Google,但面对一个空荡荡的搜索框,他们不知道如何下手。Google门户式首页提供的“热门搜索”有很好的示范效果。


对于这一点,李开复还曾经举过一个有关搜索框长度的极端例子,他在微软的时候曾发现,搜索框长度的设计与用户的关键词选取习惯有直接关系。


3、中国互联网应用偏娱乐性。在国内,多数人上网的唯一目的就是娱乐,或者无聊。如果Google展现给他们的服务仅仅是搜索,他们会缺乏来到这里的动机。这一点,欧美与中国有很大的区别,Google的宗旨中“搜索,然后快速离去”在中国不大行得通。


4、基于流量的考虑。流量是近几个月里Google的头等大事,和265、讯雷、新浪、天涯等的合作大抵都是奔流量去的,尽管hao123式流量神话不可能再现,但聊胜于无。


5、在Google全球网站中,这并非先例。Google在各个国家的页面布局都或多或少有些调整。


了解那里的市场,了解那里的用户,研究他们的心理和行为,迎合他们,引导他们,持之以恒,市场一定会回报你。事实证明,Google在中国并非一无是处,他们开始有一些章法。

2007-11-07

1、智多微电子的一位朋友透露,他们曾经为腾讯做过一整套QQphone的芯片级解决方案,腾讯对此颇为犹豫,“讨论了很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这个方案就不了了之。


 


2、腾讯不是不想做手机,问题是它和中移动关系太微妙了。正如我之前说的,这件事容易让腾讯陷入到泥坑里,风险太大。

3、同样的idea,或许Google并不比腾讯早一步想到,但Google能大张旗鼓的做Gphone。腾讯只有羡慕的份。

4、在中国做生意,讲的是资源,讲的是关系,这也让很多中国的企业在创新面前不敢轻举妄动。

2007-11-05


一、奇虎收购卡巴斯基(中国),推免费杀毒软件


实现难度:★★★


一年多前,周鸿祎做360安全卫士的初衷,或许带点意气,或许心怀那么点鬼胎,但起码360只是他的副业,或者说只是一枚棋子。但,此一时,彼一时,鸟枪换炮了,面对3000多万装机量,周鸿祎不可能没YY过。



现场回放:


话说2008年的某天子夜时分,周鸿祎紧急召集奇虎高管于帐前议事,议题是“如何最大限度地挖掘360这个金字招牌”。


对这一议题,周实际上早有主张,但他按而不表。众人也看似面面相觑,实则心照不宣。僵持之中忽见人群中闪出一员猛将,大喝一声:今杀毒市场天下三分,奇虎搜索疲惫,中国供应商尚不足立,唯360坚挺,此时不拿下卡巴斯基,杀开一条财路,更待何时?


周大喜:“甚合我意,我已和VC言明,粮草已准备充足,只差卿等这一席话”。说罢,大笑,众人亦笑。



点评:生意就是生意,无所谓正业与副业。坦白的讲,拿下傲慢的俄罗斯佬可能有些难度,对周鸿祎来说,折中的办法是撇开卡巴斯基,选一个欧洲的二线杀毒软件,把内核买过来,自己做些本地化和打磨即可。OEM+贴牌的模式,早就被用顺溜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周曾宣称“杀毒软件应该免费”,如果说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周又如何让免费的杀毒软件盈利呢?期待周的神来之笔。



二、搜狐收购优酷,动物矩阵又添一员


实现难度:★★★★


之所以做这么一个预言,主要基于四点:其一,古永锵与搜狐的渊源;其二,相对于运营和实战,古永锵更擅长于资本层面的运作;其三,我对视频网站前景的判断——暂时没法诞生上市公司,被收购是个不错的结局;其四,会收购优酷的公司,搜狐可能性最大。


现场回放:


2008年某日中午,张朝阳在搜狐“奥运广告大卖”庆功酒会上,酒过三巡之后,爆出惊人消息:搜狐已经完成对优酷的战略收购(股票+现金),并宣布公开征集“优酷”的新名字,要求名字中一定要带个动物。


张说:“搜狐将整合优酷和旗下原有的强势视频资源,优酷新名字发布之后,搜狐将集狐狸(SOHU)、狗(SOGOU)、人(Chinaren)等多种动物于一身,打造动物矩阵。”


据说,在后来网民的征集作品中,“女优”一名字的呼声颇高。


点评:这条预言比较扯淡,写之前我也没有和老古、大龙打招呼。中国的互联网本身就是个娱乐圈,多这一条诽闻又何妨,希望两位不要介怀才是。权当博君一笑吧。



三、腾讯与魅族密谋QQPhone


实现难度:★★★★


关于腾讯推QQPhone的YY,我不是第一个了。不过这事想起来挺有意思,关键是可操作性有多高。Apple能推iPhone,其品牌号召力是前提,这一点QQ过之而无不及(至少在中国),但关键还是Apple遍布世界的store(也就是渠道),另外一点就是Apple在硬件研发和MAC OS上的积累。


后面两个因素都是腾讯所不具备的,也就是说,单纯让腾讯来做QQPhone,十分非常以及极其的不靠谱。


但,如果加上魅族呢?魅族是个善于“借鉴”的企业,最近几年发展很快,和ipod nano差不多的Mini Player在市场上卖得不亦乐乎,最近也在密谋iPhone的chinese version。QQ+魅族,是个不错的组合。


现场回放:


马化腾:你们负责研发、制造、销售,贴QQ的牌,如何?
黄章(魅族老总):当年我们给昂达等代工,后来做自己的品牌,现在不是要走回老路?
马化腾:黄兄,敢问一句:QQ品牌响,还是魅族响?
黄章:不如也。
马化腾:那就ok了。你贴QQ的牌,今年卖机赚的钱我可以分文不取,等于免费让你用QQ品牌哦。
黄章:此话怎讲?
马化腾:咱看重的不是那点手机费,咱要的是里面集成的东东。
黄章:恩,可以细谈。
……


点评:几乎可以肯定,这桩买卖不会成功,障碍在于两家企业的老总缺乏一个交流的契机(谁帮忙安排个饭局?),而这一合作又是一件颇为复杂,且对双方都可能产生致命影响。不过我还是觉得有想像空间,或者,这就是所谓的美好的愿望吧。


四、史玉柱巨人大厦重新破土动工


实现难度:★★★


不知道此刻的史玉柱是不是最幸福的男人,但起码他可能成为最有钱的男人。大凡男人在谈自己的心愿时,往往用的句式是“哪天要是老子有钱了,一定要xxxxxx”,比如我们村有个家伙的心愿就是,哪天要是老子有钱了,买辆桑塔纳,开回村子里,当着众人的面,砸了!


史玉柱肯定不会这么没出息,好歹人家也是大起大落的人。不过,他一定忘不了巨人大厦,那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实际上,以史玉柱的财富积累,早就能够拔掉这根刺了,但现在是花股民的钱,还自己的心愿,Why not?


现场回放:


2008年,史玉柱宣布,重建巨人大厦,新闻发布会上,记者对其进行了采访。


记者:您之前不是说不准备进军房地产吗?为什么要重启巨人大厦?
史玉柱:没错,我是说过不搞房地产。但我可没说过不重建巨人大厦。这是两码事。
记者:那巨人大厦不是房地产?
史玉柱:所有人的思维都是这么固化呢。我史玉柱会按常理出牌吗?透露一点,这座大厦的房子我将一间间把它们统统送出去!
记者:啊?
史玉柱:抽奖,送给玩家不行吗?!这座大厦卖出去能赚多少钱?有抢钱快吗?告诉你,做网游,就等于是抢钱。
记者:高!实在是高!


点评:史玉柱是个怪人,你很难用常人的思维去揣测他。巨人大厦到底要不要重启,以何种方式重启,谁都说不准。不过有一点史玉柱发话了:我这辈子退休前,就干网游了。巨人大厦是什么?房地产。



五、百度股价突破800美元关口


实现难度:★★★


此文在撰写的时候,百度的股票已经超过400美刀了。俗话说,400美刀来了,800还远吗?无非就是再翻一番嘛。2008年奥运对品牌广告是个巨大的拉伸,不过对于以中小企业为客户的百度,依然能从中受益。几乎可以肯定,明年百度的财报不会难看。百度的股票在发行的时候,很多人担心其市值与营收比例过高(近300倍),而在80美元(好像是?)左右时也出现了个平台期,但现在看来,百度依然被投资人看好。


现场回放:


百度股票突破800美元后,百度公司内部又有一些变动:有部分中高层离职,开始创业;一部分员工开始盘算购进自己的第三、四套房子,和第二辆车子;部分员工继续郁闷。


点评:2008年的百度还是要稳扎稳打才好,这也是李彦宏的风格。不过从前一段百度急着发布C2C的新闻来看,是个不好的苗头。紧紧围绕社区产品做文章是不错的,不过未来百度还将与Google有场恶战——移动平台。这一点上,似乎Google走在了前面,Google负责这一块的林彬是个人物,追随李开复从微软过来的。Google的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强大的敌人在中国开始有了创业心态。


六、百度、TOM、腾讯结成“C2C联盟”,对抗淘宝


实现难度:★★★★


阿里巴巴和百度两家公司服务的客户几乎是一致的,只不过百度目前还是内单公司,阿里巴巴则是外单公司。百度与阿里巴巴暂时还不会在正面战场上碰撞,直到百度C2C的发布。但是,两者迟早会有一场大战,而且最先点火的正是百度C2C和淘宝。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商战的基本原则可以让三家互联网巨头站在同一个战壕。IM中QQ屁股后面还有个MSN Messenger,搜索引擎百度后面还有Google的锲而不舍,为什么C2C就要让淘宝一家独大?



现场回放:


2008年暑期,百度、TOM、腾讯宣布建立一个新的C2C联盟,这个联盟的核心点就是支付手段的流通性,以及彼此嵌入,并宣布开店免费到底。后来,据说这个联盟名存实亡,C2C开始拉开梯队。



点评:不错,百度、TOM、腾讯,乃至当当、卓越,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是淘宝。不过对于所有的C2C公司,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淘宝,而是网民的消费习惯,这是一个远远尚未挖掘的金矿,与其挖空心思从对手那里抢资源,不如想办法拉拢新用户。我想,这一点正是百度作为搜索引擎,却要进军C2C市场的关键所在。


七、《反垄断法草案》实施,腾讯被列入调查名单


实现难度:★★★★★


2007年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反垄断法草案》,该草案将于2008年8月1日开始执行。其中规定“经营者集中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应当作出禁止经营者集中的决定。但是,经营者能够证明经营者集中对竞争产生的有利因素明显大于不利因素,或者符合社会公共利益的,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可以作出对经营者集中不予禁止的决定。”


这是一个颇为费劲的法案,一方面它是矛盾的,“既防止集中垄断,又允许做大做强”;另一方面,它又缺乏细节的解释,可操作性不够高。但这依然不会妨碍有关部门对企业可能存在的垄断行为进行调查。


现场回放:


2008年10月,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给腾讯公司下发了协助调查的通知,后经过广泛论证,给出了初步结论:腾讯不具备垄断的特征。但与此同时,反垄断执法机构对腾讯未来的发展提出的一些建议。


调查期间,腾讯经历了其成立以来最为残酷的一次公关危机,其竞争对手淘宝等对“垄断”话题进行大肆渲染,马化腾下达死命令,增加市场推广费用,一定要拿下这场保卫战。


点评:最近的《中国新闻出版报》和另一家杂志(不记得名字了)长文评论了腾讯的“垄断”话题。在我看来,所谓“反垄断”问题,对腾讯来说,并不是一个战略意义上的难题,更像是个公关问题。微软和Intel打垄断官司n年之久,我们没看到微软在软件市场的衰落,反而看到的是Netscape、RealPlayer等对手的一个个消亡。



八、中国互联网大佬组建游艇队


实现难度:★★


20年前,当时的“万元户”的奢侈生活就是用日本彩电、用无绳电话;10年前,富豪的标志就是。现在,大佬们似乎都对游艇、私人飞机、养马之类的奢侈品情有独钟。互联网行业上市公司也不少了,平时难得一聚,不如以“游艇”为媒,大家一起出海,互相有个交流。


现场回放:


众大佬出海之广告版


李彦宏:老张,最近你起色不错啊~
张朝阳:秘诀就在游艇身上,自从有了这游艇啊,咱腿不疼了,腰也不酸了,山也不去爬啦~
李彦宏:把你游艇借我玩两天,有帮朋友来了,想到公海上去玩几把。
张朝阳:你自己的呢?
李彦宏:我那台啊,都让我老爸用了!
张朝阳:要不,咱弄个中国游艇队,咱们的口号就是“做大佬,艇好!”
丁磊:恩,游艇队,我看行!


点评:这个2008猜想越说越扯淡了。没办法,凑个数吧,中国互联网屁事很多,大事很少。



九、传统行业“二次上网”


实现难度:★


记不清是哪一年开始了,中国企业们都在喊“上网”,政府也张罗着要“上网”。结果多年过去了,我总算明白:原来所谓的“企业上网”就是建一个官方网站——还要中英文双语版!


显然,中国传统行业还要启动自己的“二次上网”工程,或者说,传统行业对互联网的利用还将进一步升级。我认为,这将是未来几年,互联网发展的趋势和新一轮引爆点。而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互联网扮演的角色,从媒体向渠道转变。


现场回放:


2008年,将诞生众多拷贝DELL模式的互联网公司,其中也有部分会因为资金链没接上而死亡,但有一部分会留下,并且活得很滋润。


点评:最近一段时间关注互联网不多,但经常和传统行业的人打交道。或许他们不懂“供应链”,也不知道“DELL模式”,更没听过“轻公司”,但他们却已经开始做着类似的事情。SP、网游、八卦门户,中国的互联网太过娱乐化了,或许只有传统行业更紧密的牵手互联网,这种不均衡才可能被打破。



十、中国版Facebook大量涌现,SNS继续火爆


实现难度:★


Facebook的火爆,几乎不可避免的导致大洋彼岸的中国有一些反应,就像youtube一样。今年年中的时候我曾经预言说“2007年视频网站会死掉一大半,但格局不会清晰”,现在看来,我猜对了一半。Facebook又将迎来一个新的“C2C”(Copy to China)浪潮。


现场回放:


2008年春天,一位做校园社区的创业者被引见与一位VC吃饭,席间双方不约而同地去上洗手间,利用小便时不到30秒的时间,双方敲定了一个千万美金级别的投资。这一融资事件再次刷新了马云和孙正义先生共同创造的“两分钟融资数千万美金”的吉尼斯纪录,被后来者戏称为“快男”。从此,洗手间成为创业者和VC洽谈业务的首选之地。


点评:上次社区大会上,我曾经向王功权提出“VC喜欢挤公车”的问题,他并没有正面回复。存在即是合理,看来这“公车”还得继续挤下去,谁叫咱中国的互联网从来就没自己的主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