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1-31

新媒体层出不穷,且如火如荼,但在这次南方的大雪灾中,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旧”媒体的价值,其中广播电台表现无疑最为抢眼。

 


对于滞留广州火车站的80万民工,对于堵在高速路上的汽车长龙,对于凝固在铁道上的火车:拜拜,电视;拜拜,报纸;拜拜,互联网;甚至,拜拜,车站的电子显示屏。让他们最亲切的,恐怕是电波里传来的DJ MM的问候。这就跟911时啥运营商都不灵光,唯独RIM的Blackberry还好使,差不多。


 


据我所知,广东、湖南、湖北等地的电台现在都24小时运作,随时插播一线的灾情和最新出行公告。广播的优势在雪灾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低成本、易用、信号覆盖高。


 


当然,雪灾也考验了各种媒体介质、各个团队的应变能力:


 


互联网:门户在及时输出公告信息方面有自己的优势,Google的小伙子们甚至临时折腾了一个“春运交通图”,这是我认为迄今为止Google在中国最有创意的本地化产品,尽管几乎没任何技术含量。


 


电视:24小时滚动播报虽然老套,但依然是多数人接收信息的主要方式。


 


报纸:显然在突发事件、瞬时变化的天气面前有点“失语”。


 


最让我觉得失望的是手机,本来在这场灾难面前,只要通讯没有中断,手机媒体是最有希望崛起的,但除了广东移动给我发的“呼吁留在广东过年”的信息外,啥也没见到。


 


突发事件对媒体显然是次机会。911袭击捧红了一个“半岛电视台”,奠定了中国互联网的门户格局,那么,这次始料未及的雪灾呢?到目前为止,电视、报纸、互联网、手机都没有革命性的变化,广播会不会是一个惊喜?

2008-01-28

电影《肖声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有句台词让人印象深刻——“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尽管正在啃食下游链条(门户品牌广告)、横向拓展(IM、C2C),但总归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容量还是太小,小得容不下百度的贪念,于是,“国际化”成为一种必然。



壮士出征,放眼全球,哪里才是百度的第一站呢?百度面临以下选择:


 


 美洲(美国、加拿大):傻子才会考虑这一区域,百度那点花拳绣腿要去扳倒山姆大叔,恐怕是吃了豹子胆了。让微软、Yahoo去和Google抢吧,虽然这里有土壤肥沃,满地美刀。


 


澳洲、欧洲(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等):情况与美洲类似,Google在英语及拉丁语系区域几乎和当年的成吉思汗一样,所到之处,摧枯拉朽。


 


非洲:弱弱的问一句,这里的国际友人们也用互联网吗?真实数据是,联合国的报告称,非洲的互联网用户只占全球的1%。显然这是个馊主意,除非李彦宏被“蓝海战略”哪些胡话给冲昏了头脑。


 


南极洲:Oh,shit!爱斯基摩人通过百度竞价排名卖他们捕回来的鱼?


 


 转了一圈下来,真正值得Robin用脚指头思考的只有亚洲,这也是本文要分析的重点。从人口的角度来看(意味着网民基数大),亚洲有以下选择:


俄罗斯(函盖白俄罗斯、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我将俄罗斯看成是亚洲的国家(地理学得不好,多谅解)。俄罗斯最受欢迎的站点有两个:一个是www.mail.ru,相当于hotmail,以邮箱起家,但算是门户;一个就是www.yandex.ru,搜索引擎,市场占有率在55%,超过Google。


 


百度要想进入俄罗斯,除了要面临老对手Google外,更重要的是要和强悍的俄罗斯人玩轮盘赌。资金、技术、全球化经验,没有一项Google输给百度,Google都搞不定,百度凭什么搞定?


 


印度(函盖周边的国家):印度拥有大量的搜索引擎,Google、yahoo、msn、AltaVista这些身影都看得到,具体可以参考一下Alexa的相关网站:


http://www.alexa.com/site/ds/top_sites?cc=IN&ts_mode=country&lang=none。作为英国曾经的殖民地,印度这个市场虽然处于亚洲,但又是很特殊的。比起中国人,可能阿三们更信赖老美。


 


韩国:很多人知道,韩国是Google的又一个滑铁卢,但知道韩国是中国互联网的导师的倒不多——陈天桥、马化腾、李彦宏等等都曾经将韩国互联网企业作为最重要的学习对象。


 


据我所知,在百度有很多人研究naver,百度相当一部分产品的思路和设计都借鉴于此,甚至是照搬。如果百度进军韩国,简直就是徒弟抢师傅的饭碗。而且从文化来讲,韩国人相对排外,即便有天“百度更懂韩文”,韩国人恐怕还是屁颠屁颠的上naver。


 


最后,日本。对于进军日本,李彦宏打出的是“技术牌”,他说,“日文和中文都是双字节搜索”,不过在我看来,日本市场唯一的优势就是——日本本土搜索引擎不像俄罗斯、韩国这些国家那么强势。


 


作为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市场,1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百度并不需要一口吃个胖子,即便是拿到10%,也有1亿美金。即便再不济,只拿到5%的份额,也有5千万美金,而且别忘了日本市场正在以50%的速度增长。


 


这就是百度的日本故事。


 


 PS:第一站有了,那么第二站呢?我认为,3年之后的南亚,10年之后的非洲。

2008-01-22

CNNIC的“第21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到2007年12月,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2.1亿,和美国(2.15亿)基本持平,2007年的增长率为53.3%,下半年比上半年增长了29.63%。


2.1亿、53.3%、29.63%,这两个“超常规”数字受到不少人的质疑和费解,“泡沫”、“大跃进”之声鹊起。不过,在我看来,如果按照CNNIC对网民的定义,这些数字不仅没有“泡沫”,甚至还略显保守。


 


先来看CNNIC对网民定义的变化,这也是很多人都留意到的一点。变化发生在上一次CNNIC的统计(2007年6月),由原来的“平均每周上网一小时及以上”改为“半年内使用过互联网的6周岁及以上中国公民”。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如果以概率论来简单计算,从“每周”到“半年”,概率相差25倍(365天/2*7天)。



但,这里存在一个疑点:标准的变化或许能解释53.3%这个数字,但在同一新统计标准下的2007年6月和2007年12月两次报告,29.63%的增长率又该如何解读呢?



上网首先需要PC,我们来看看PC数量的增长。根据IDC的数据,2007年全球PC销售量增长在12.6%,这个增长率的最大拉动因素在于笔记本市场需求增长和新兴市场(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的飞速发展。换句话说,我们得出第一个结论:2007年中国PC增长率应该远大于(至少不低于)12.6%



而根据CNNIC对“非网民不上网的原因”的调查,“无上网设备”和“不懂电脑/上网”的分别占到了20.8%、48.9%。那么,对于新增的至少12.6%的PC用户,这两个理由显然并不存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得出第二个结论:大多数新买PC的用户会选择上网。



尽管我们不能说“2007年新购PC的用户一定是2007年的新网民”,但这部分人群无疑是最容易贡献新网民的群体,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出一个大概的结论:2007年,由新购买PC对新网民增长的贡献应该不会低于12.6%



再看看CNNIC的报告,到2006年12月,上网计算机数量是5940万,这次增长到了7800万,一年时间增长了31.3%。这个31.3%的增长就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前面提到的2007年新购买并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二是2007年前购买但2007年才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简单的计算,后者的概率最多可达到18.7%(31.3%-12.6%)。



这是其一。


 


再来看辐射效应。如果这12.6%的用户成为网民,那它们的父母、子女、朋友、亲戚等周围的人成为CNNIC所谓“网民”的几率有多高呢?这就好比一张报纸的“发行量”与“读者数量”的区别,与“传阅率”这个数字有直接关系。



关于“传阅率”这一数字,我尚未发现有报告对其做过统计,只能从感性的理解和周边案例来推测。我是1999年的网民,2000年将这个“新玩意”介绍给了父亲,于是他有了我们村第一台电脑,也是第一个拨号用户;2002年左右,在我父亲的“蛊惑”下,同村大概有接近10台电脑;到了2003年,宽带开始在村子里出现,随后拥有电脑和上网的用户开始爆增。



在这个案例中,我作为“种子”,在我们村的“传阅数”为1(即我父亲),父亲的“传阅数”一下子提高到接近10,辐射效应很明显。当然,我父亲相对于多数农民来说,还属于“高知”和“新潮”的,可能不具备代表性,但要知道,我的老家在经济和互联网都相对落后的四川。


这是其二。同时也是我觉得最关键的一点——“老”网民对非网民的辐射效应,类似传销,或许比传销更猛。



再来看CNNIC的报告提到的,2007年新增的7300万网民中,有4成(2917万)来自农村。为什么2007年农民蜂拥上网?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CNNIC应该对这一现象、这一群体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但遗憾的是在这次报告中我们找不到更多的内容。在我看来,“农民蜂拥上网”背后的原因恐怕有几点:



1、文化反哺。上一代交给下一代做人的道理和做事的方法,下一代则将新的科技潮流反哺上一代。这一点和前文分析的“辐射效应”有交叉点。CNNIC报告中提到,48.9%的非网民不上网是因为“不懂电脑/上网”,可见这种“反哺”的潜力有多大。



22007年股票及基金市场的繁荣。对于收入相对比较低的农村人群来说,克服上网的障碍或许更多不是来自对“高科技”的本能抗拒,而是经济方面的矛盾。但股票和基金的繁荣显然在很大程度上减缓了这个矛盾。



可能很多人不了解真实情况,有一个细节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本人不买基金,而是从四川老家的人口中得知诸如“基金很火”之类的信息。有数据说,到 2007年9月30日,基金持有人数量已高达1.14亿,这其中有多少人农民?



3、情感、联络拉动。CNNIC报告对“农民网民”的定义是“在农村上网的人”,针对目前的实际情况,农村中“留守人员”(老、幼、妇女)占了很大比例,互联网无疑为这部分人与远在外地的亲人提供了一个低成本、实时(QQ)、可互动(视频聊天)的联络方式。



这是其三。


综上所述,如果根据CNNIC对网民的定义,我认为,这次报告的数据不仅没有“泡沫”,反而略显保守。



最后我想提醒业界的是,不要将“中国网民人数的暴增”与“中国互联网市场暴增”偷换了概念,这可能会给出一个错误的信号。

2008-01-16

亲爱的盖茨大叔:


见信好。


看到CES上的您,头发枯萎,两鬓斑白,甚至,面颊上已经长了老年斑。我,一个来自中国的IT工作者,倍感心痛。光阴似箭,时光荏苒,岁月的无情写在了你的笑容里。在我的印象里,还保留着你戴着硕大的啤酒瓶底眼镜时的naughty boy形象。


看看你,再看看与您同岁的Steve Jobs,我更为您的身体捏了一把汗。Jobs依然英姿勃发,言谈嚣张跋扈,尽管他还曾经经历一次“鬼门关”。您的偶像Warren E. Buffett可比您年长25岁,但看上去更像是您的大哥。

不过,让我倍感欣慰的是,前段时间欣闻您宣布将在今年7月份光荣退休。在我们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功成身退”,应该就是为您准备的。而且现在,托股票市场的福,您已经重新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人了。带着财富和荣耀急流勇退,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成就莫过于此。

您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尽管您已经告诉我们,退休之后将把更多时间用于管理“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以及全球的健康和教育工作。但中国有句古话叫“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您关心普天下人的健康,首先要关心一下您自己的健康。


为此,我建议您在卸任后给自己放1年的长假。至于如何度假,我见识短浅,没法给您好的建议。或许您可以和Melinda一起,去塞班岛或者加勒比海游玩。(千万注意安全,最近在中国有一位同行坐游艇溺水过世了。)不过,我倒是有一些“您不适宜去玩的地方”,下面是清单:


1.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市


千万别去这里,我担心那会让您想起2003年的伤心往事,当时您感觉到了Google的威力,试图将其揽入怀中,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不过,我认为您也应该看开点。Google并非无可战胜,危机在繁荣中生长,就像当年大家都认为Microsoft是座无法攀登的高峰一样。而且,将太多的眼光放在竞争对手身上,反而容易乱了方寸。也别太计较那些记者老是把Google定位于微软的终结者,Microsoft is the only Microsoft。


基本上,我还是同意您的伙伴Steve Ballmer说过的话:“Google业务狭窄,远非微软对手。”



2.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


从最近的发展苗头来看,CES也可能让您郁闷。瞧瞧那些琳琅满目的开源展台,据说2008年CES参展的Linux厂商一下子多了好几倍。尽管众所周知,您没把Linux看成竞争对手,反而常常说起“我们能从Firefox和Linux身上学到东西”,但我觉得,为了您的健康,还是别去看好了。


基本上,我还是同意您所说的:“Linux是我们的朋友,有些灵感来自它身上。”

3.日本京都市或美国华盛顿州的Redmond市


说来说去,说到您的老窝了。本来应该叮嘱您“常回家看看”的,不过都是任天堂惹的祸。本来这家公司都快关门走人的了,但显然对“刀片理论”的完美应用让它起死回生。Xbox的确是很好,好强大,但问题是,这亏本生意到底还要做多久啊?


不过,基本上,我还是同意您所说的:“微软的最大竞争对手,是IBM和SONY。”

4.中国内地、东欧、东南亚


这些地区千万不要列入您的度假地清单中,因为这里有一种叫“盗版”的东西相当流行,目标直接对准了微软最核心、最赚钱的业务——Windows和Office。


试想,当您兴致来了,想深入平民区微服私访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小商贩,吆喝着“喂死它完美激活盘,10块一张”,您可能郁闷得吐血,或者与Melinda面面相觑。这种尴尬一点都不亚于您当年被扔来的蛋糕砸在脸上,或者当着几千人的面演示Windows时蓝屏


……


闲话饶舌,盖茨大叔,虽然大家都觉得您古板,不过我知道您是一个有幽默感的人,不然也不会在CES上导演出那么一个幽默的告别剧。相信上面提到的情景不会让您恼怒,只会博君会心一笑。中国有句俗话叫“笑一笑,十年少”,希望您及全家幸福、安康。


其实,我想说的是,无论在位还是退休,您将永远是微软,乃至全球IT产业的精神领袖。


盖茨大叔,保重身体!



一个您的粉丝、来自中国的普通IT从业者


陈佼



 

2008-01-09


最近广州城里的年轻女士开始流行穿黑色丝袜,每每走在大街上,一双双黑漆漆的腿映入眼帘,观者便可能产生两种感觉:或者性感至死,或者恶心到呕。


同样的流行发生在视频行业,在这里,人人都以“第一”自居,言必“全中国”,动辄“全球”。连UUME这个被陈一舟“狗熊掰玉米”丢掉的弃儿都敢说自己是“国内最大”,这“黑色丝袜”穿得实在让人恶心。如果你都能算得上“国内最大”,那YouTube怎么也该是个“宇宙第一”吧?


所以说,黑色丝袜不能随便穿,也不是谁都适合的。


前一段百度发布了一个视频搜索行业报告,结果前三位是土豆、我乐和优酷。结果没上榜的六间房不干了,上了榜的优酷也不干了,甚至八杆子打不着边的PCPIE也跟着搀和“质疑”一下。各家手里都有着能证明自己是NO.1的调查报告,谁要是把它排在了后面,它一定立时博起反击。而这些报告,或者统计环境不一,或者统计人群不一,或者统计时间不一,或者干脆就是经过“润色处理”过的。



通过这种方式穿上的黑色丝袜,很难和性感沾上边。YouTube的Title是“Broadcast Yourself”,以用户为中心,这才是真正的性感。


实际上,我想说的是,与其关注虚无缥缈的流量排名,不如关注一下真刀真枪的市场占有率,不如多琢磨琢磨用户的需求,不如关心关心牌照申请,甚至不如去和VC多讲讲故事。


视频新政”前途未卜,如果政策硬了,“全球第一”、“宇宙第一”都没用。YouTube可以在美国占到60.2%,到了中国,这个数字很容易变成——0。


放弃噱头和炒作,沉下心做好该做的,视频行业的第一之争可以休矣。

预告: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对这些视频网站手里的报告进行对比解读。

2008-01-07


墓室的主人叫Netscape Navigator,生于西元1994年,卒于2008年2月1日,享年13岁。


Netscape之死,对于AOL,42亿美金终于打了水漂;对于微软,它急不可待地在提交给辛辛那提联邦法院的备忘录中加入了这个好消息——死都死了,还打什么垄断官司;而对于Netscape自己,甚至连“寿终正寝”都成了奢望——AOL已经将netscape.com和netscape.org域名转向到AOL.com,而将Netsacpe抛尸于propeller.com。


Netscape死了,只留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一声长叹。

Netscape早就该死了。回顾Netscape近年的生涯,从7.0到7.1版升级,用了将近一年,从7.1到7.2版,又用了一年多。正当它逐渐被人遗忘的时候,2005年,8.0版又“木乃伊归来”,被人戏称为“诈尸”。


实际上,早在AOL将它揽入旗下的时候就注定了Netscape悲剧人生。AOL作为第一代互联网的代表,一向以“毁”人不倦著称——ICQ、Winamp已经没啥动静,辉煌一时的FM365无疾而终,2000万美金买下的Weblogsinc如今也成了摆设。讽刺的是,在国外媒体预测的2008潜在收购名单中,AOL排在了第一位。


为什么会这样?Winamp的创始人在愤然出走AOL的时候曾发话:“AOL 80%的人是笨蛋。”然而,同样是这群笨蛋,却能在互联网的ISP时代叱咤风云。当昔日的古惑仔再战江湖,才发现街头上横行的已经是AK47,早已经不是刀光剑影的浪漫年代。怪不得谁,长江后浪推前浪,各领风骚若干年。


死了好,早死早投胎。Netscape至少还可以在坟墓里头看着自己的遗孤Firefox,继续战斗。这是唯一的安慰。


轻轻地,我走了,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谨以此文祭奠曾经的王者
陈佼
2008年1月5日

2008-01-04

2007年12月29日,广电总局、信产部联合出手,发布《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引发了广泛的争议。我与业内人士广泛交换了意见,做一些解释和解读。


一、关于“只有国资才有资格做视频”


这是争议的焦点,也是被广泛误读的。关于这一点,主要涉及“新政”的第八条:“申请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应当同时具备以下条件……”


请注意“申请”二字,“申请”并不代表“从事”,这两个概念被很多媒体有意无意的等同了,于是出现了“风险投资人顿时紧张起来”之类的报道。


实际上,现在视频网站的哥们儿们“吃得好,睡得香”呢,让他们唯一不爽的是,新政可能让他们每年得交些保护费,而且总会有人盯着他们,生怕惹什么麻烦,让自己丢乌纱。


媒体和观察人士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可以肯定的说,优酷、土豆、我乐、酷6,几乎没有一家视频站会受到大影响。行业还会以灰色的形式继续发展壮大。


二、关于“设立行政许可存在越位嫌疑”


新政只是一个部委规章,并未上升到行政法规的形式。有评论认为,这位被了《行政许可法》,私自设立行政许可存在越位之嫌。其实新政里的准入条例是对2004年广电总局条例(《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的沿用,也是传统广播电视领域的习惯。如果要说“越位”,早就越位了。


而且现在讨论越位有些滑稽,2004年的条例发布后,60多家视频网站获得了资格。后来还有年审,但似乎情况不大好。



三、关于“双重形式监管”


以往各衙门基本上互相不鸟,这次广电总局和信产部的联手颇有意思——广电总局负责管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实施监督管理,而信产部则是互联网的行业主管。


评论认为,“这种双重形式监管不完善”。但如果我们反过来呢:广电总局、信产部各自制定一个规范,这等于是一个地方设两个衙门,更乱套了,之前又不是没出过乱子。


我更愿意将这次的新政看成是三网融合大趋势下的一个联合执政,而新政的条例则是广电总局与信产部博弈的结果——视听服务许可和互相网接入许可,一个都不能少。



四、如何解读视频新政



我认为新政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目前视频行业的混乱局面,尽管其条款据说酝酿了两年时间,但显然这些衙差并没做足功课,条例细则中并没有解决很多疑难问题,而且有些地方还与其他条例相抵触。


在我看来,这与出版传媒界的准入管理有类似的地方——所有的新生儿都得找到保姆和托儿所的阿姨,阿姨对这些新生儿的大原则负责,捅了漏子得有人出来兜着,平时就基本上放放羊,当然,托管费还是少不了的。



最近几天,两部可能会出台一个关于新政细则的解释,希望两部的相关人士能广泛收集各方的意见,不要急于求成,让诸多争议和疑问能从解释中找到答案。

2008-01-02

百度娱乐频道终于来了。我很纳闷,为什么在百度的“新媒体”to do list里,首发的是财经,而不是娱乐?


 


查看最新的Alexa数据,百度流量最大的三个频道——图片、贴吧、MP3搜索,无一不是中国互联网娱乐化的产物。最强势的资源都在这里了:百度不做娱乐,实在是暴殄天物。


 


我对百度娱乐频道寄予厚望,相对于已经发布的财经频道,确实更让人期待。作为带头大哥,如果百度的新媒体战略遭遇挫折,娱乐频道就该是《集结号》里的谷子地,他没听到吹号,谁都不能撤。


 



 


“让娱乐回归大众”,百度娱乐这口号很时髦,很有“人文关怀”。但我相信这句话对百度并不是mission impossible。


 


看一个很小的细节:现在有200多万个贴吧,娱乐相关的至少有1/4,以每个贴吧2~3个吧主计算,至少几十万个免费的人肉编辑,这还不算吧主手下不计其数的“小编”。这群人才是贴吧的核心,百度用金字塔结构来管理他们,很牢固。


 


曾经在很多明星专访中看到“我常偷偷去自己的吧里瞄一眼”,我相信那些不都是贴吧的软文。如果要评选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伟大的产品,我会考虑“贴吧”。当然,这是题外话。




 


对于陆续发布的财经、娱乐频道,众多媒体、评论家都以“百度进军门户”的基调进行解读。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谬论。何谓“门户”?portal,大门,入口。当每天有数亿人轻轻地敲入关键词,百度一下的时候,百度已经是中国网民的“门户”。


 


百度真正在做的事,应该是“门户的整合”。产品还是那些产品,用户还是那些用户,资源还是那些资源,只不过是“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百度还会继续发布新的频道,“集中呈现+搜索社区”框架不会变,时间一长,肯定会让你审美疲劳。但当你有一天打开百度搜索“李宇春”后发现,第一页的结果一大半被百度自己的网站占据,你会明白,百度到底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