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6-30

这是最近《电脑报》邀请开的一个叫“道听途说”的专栏,文章的版权归其所有。

 

特约评论员:

陈佼,知名博客,媒体人,长期关注IT产业。博客地址:www.joychan.com

不准更换壁纸:雷死人的Windows 7 Starter

既然是Starter版本,当然少不了“阉割”,不过你见过连壁纸都不能更换的操作系统么?如果以同样的逻辑,哪天宝马要出个Starter版,恐怕4个车门只允许开一个。

其实之前Windows 7 Starter的规矩已经够雷的了——当时在微软的规划中,只允许用户同时运行最多3个程序,多一个都不行。后来面对广泛诟病,微软做出了让步,取消了这一限制。

没有最雷,只有更雷。现在微软又使出这个花招,摆明了就是要恶心一下Starter的用户——你要是嫌弃,多花点钱买其他版本啊。没错,微软的目的很明确,最大限度地拉开各个版本之间的档次,从而推动高版本的销售额。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限制不仅针对零售客户,对OEM大客户也如此。如果最终成行,未来的上网本上恐怕难免清一色的蓝天白云了。

看来,做人不能太微软。

 “透视眼镜”网上热卖:做产品,你得研究客户的心理

 夏天来了,MM们越穿越薄,越穿越少,但对于好色的男人来讲,最好一丝不挂。这是男人潜意识中的需求。

 有人将这种贪欲变成了“现实”——最近网络上在热卖一种“透视眼镜”,据说这种“高科技产品”利用红外线技术,表面上和一般的太阳镜无异,实际上却能“透过现象看本质”,让MM们在使用者眼里脱个精光。

 乖乖,这可是一门大生意,而且包赚不赔。其一,它恰好踩准了很多男人的需求;其二,通过网络销售,骗一个算一个;其三,你要是上了当,还不好意思报案。

 结果不出所料,所谓“透视眼镜”,纯粹是子虚乌有。但总会有人相信天上掉馅饼,现在网上这个东西卖得火着呢。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产品,你得研究客户的心理。

 美前国家安全顾问:Twitter应获****

 美国著名的微博客Twitter最近干了一件善事——应美国国务院要求,将网站维护时间推迟了一天,目的是让伊朗民众继续利用Twitter对当前的大选进行交流。

 的确有这回事,但有人却对此“上纲上线”。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Mark Pfeifle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就凭这个,应该给Twitter颁个****。”

 典型的美国式幽默。如果是这样,那拍“艳照”的陈冠希老师应该拿个普利策特写摄影奖,因为他的作品引发了全中国乃至全球对人性的反思。

呵呵,开个玩笑。Twitter最近的势头非常猛,光5月份其流量就同比增长了15倍,也难怪连美国政要都愿意捧着它了。不过起码到现在,我对微博客这种玩意,没太大兴趣。

2009-06-26

惊闻天才巨星迈克尔·杰克逊的死讯,颇感诧异。网络上已经有大量纪念他的文章,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位巨星和互联网还有过一段情缘,甚至你可以说他是较早涉足互联网的天使投资人。

2000年,一家名为HollywoodTicket的网站诞生,从域名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家与音乐、电影等娱乐产业相关的网站。实际上,即便在今天来审视,HollywoodTicket的模式依然很“时髦”——主打互动概念,网友可以参与一部电影从剧本、拍摄和后期制作的整个过程,还可以与一些音乐人、明星进行一对一的交流。

杰克逊为这个网站投资了大概几百万美金,是它的最大股东之一,可以说是天使投资人。而且他还或多或少的参与了网站的运营,为网站商业模式的搭建和运营推广做了一些尝试,更像个“教练”或者“首席顾问”。当然,这只是他众多投资中的极少部分。

不过,迈克尔·杰克逊的艺术才华不容置疑,但它对互联网确实没什么感觉,或者说HollywoodTicket生不逢时。在刚刚推出没几个月,这个网站就陷入了裁员风波,而且幅度一上来就是30%以上,并最终导致这个项目无疾而终。现在这个域名依然健在,但已经成了一个广告联盟平台。

有意思的是,至此,杰克逊几乎就没有涉足过其他互联网项目。以后再听到他和互联网同时出现的新闻时,不外乎“导致网站宕机”、“以杰克逊命名的木马病毒”之类的八卦新闻了。

2009-06-24

看到新闻说,谷歌多项境外业务无法访问。我分别尝试了一些*.google.com的域名,发现结果如下:

1、*.google.com域名均无法正常访问,但使用代理服务器软件,可以访问。

2、https的还能够访问,比如https://www.gmail.comhttps://mail.google.com

3、google.cn、g.cn等中国区域的域名均可访问。

4、gtalk不能访问。

基于以上几点,基本上可以判定:google因为某一些原因导致它在中国区域处于无法访问的状态,究竟是何种原因,也许不言自明。

我在之前的一篇博客中曾经提到一句“我担心更强烈的风暴正在酝酿”,如果不出意外,这句话果然应验。

如此看来,对于中国网民来说,google已死,谷歌还活着?如果是这样,这将对谷歌是一个致命打击。

1、中国的gmail用户怎么办?虽然暂时还可以用https进行访问,但要留住多数用户,谷歌一定要将邮件服务器转移到cn域名下面。

2、中国网民搜索外文网站怎么办?这的确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局域网。

3、谷歌虽然一致在推广其g.cn域名,但相信尚有大量用户习惯使用google.cn或google.com访问其提供的搜索服务,如何留住这些用户?

如果进一步猜测,此举是否激怒谷歌美国总部,老板拍拍脑袋,大喝一声:中国市场,咱不玩了……

但愿一切都是神经质。

最近关于乔布斯病情的消息和讨论非常多,最新的一条进展是说:他已经提前回公司报道上班。

但是,无论是乔布斯本人,还是苹果,都拒绝透露更进一步的详情——乔布斯究竟患的是什么病?目前状况如何?未来他将为公司投入多少时间和精力?CEO的位置是否让给Timothy D. Cook?

对于为什么苹果不公布乔布斯病情,很多媒体和评论人士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认为大家在做分析的时候陷入了一个误区——你们太小看乔布斯了,我相信他不会按常理出牌,应该在思考一些别的东西。

根据我的观察,分析如下原因:

1、反反复复的进出传闻,为未来的淡出做准备。抛开一切,不管以什么方式,乔布斯终究会离开苹果,蜕变成一面旗帜。官方只要守口如瓶,必然导致媒体和业界形形色色的猜测。事实也如此,关于乔布斯的病情、职位变更、接班人,大家已经讨论了无数遍,甚至连讣告都发过了。

我认为,这恰好是苹果期望看到的。苹果期望大家充分去论证、假设一个没有乔布斯的世界。现在已经有越来越的观点认为,“没有乔布斯的苹果,运转得同样很好。”一个颇为有力的证据是:乔布斯病休期间,AAPL涨了60%。

2、乔布斯是超级新闻发言人,只要在“必要”时才发话。大家注意乔布斯休假期间,唯一一次发话是在最近,发话的内容与病情毫无关系,只说“苹果3G S版iPhone发布头3天的销量超过了100万部”。

显然,这份声明是苹果精心安排的。如果乔布斯成为麦霸,哪能在这种关键时刻发挥他的超级推销员的作用?有人说,3G S版iPhone不需要乔布斯亲自上阵也可大卖,但我敢说,乔布斯的这个声明至少让这款产品多卖1000万台。

3、苹果处理类似的问题是拿捏高手。没错,苹果不希望大家将焦点放在乔布斯身上,而是锁定苹果新的产品。但将焦点放在乔布斯身上,就一定会让苹果的新产品失去焦点么?显然不是,只要拿捏得好,根本没有冲突。

别忘记了乔布斯的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苹果在处理乔布斯病情方面,正好体现了这种“饥饿”(饿得是媒体和业界)、“迟钝”(迟钝的是苹果和乔布斯)原则。

4、苹果公司的文化。《纽约时报》针对此做过一篇分析文章,认为苹果一贯的“保密文化”导致苹果在处理乔布斯病情问题上的“密而不谈”。我认为,其中有这方面的因素。而且美国对上市公司披露方面的条例也没有明确,究竟这种情况是否属于强制公开的信息。

2009-06-22

对于谷歌这次事件,我的态度非常明确:不要因为天下乌鸦一般黑,谷歌就可以逃开谴责,作为一个拥有广泛影响力的新媒体,谷歌理应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但是,让我遗憾的是,政府对谷歌的处罚措施——暂时关闭谷歌中国关键词联想功能(google suggest)和境外网页搜索服务。

 

1、这两项服务有本质的区别。关键词联想功能是谷歌作为搜索引擎,为用户提供的改善型(或者叫增强型)服务,它存在的价值是降低用户的输入成本,提升用户的搜索体验。而境外网页搜索服务则是谷歌作为搜索引擎的最基本功能,触及的不仅是搜索体验,更关系到用户获取信息这种最基本的权利

 

2、关闭关键词联想功能,虽然损害用户体验,但当这一功能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时,进行停业整顿,是有必要的。我在《是谁要致谷歌于死地》一文中曾建议谷歌主动采取关闭它的措施。但关闭境外搜索服务,政府在处罚谷歌的同时,也在处罚谷歌的用户,损害用户最基本的权利。

 

3、这就好比一家超市,假设它在自家的门店上大幅广告推荐买家购买三鹿奶粉。三鹿出问题时,有关部门可以勒令超市撤下三鹿奶粉广告,但绝不应该禁止超市卖奶粉,或者禁止超市卖国产奶粉。

 

4、互联网上绝大多数信息都是以英文的方式存在,绝大多数内容存放在国外的服务器。中国网民有大量从境外获取正常信息的需求,这一处罚对于谷歌用户来说,无疑是让用户置身于信息孤岛。谷歌有问题,为什么要用户来买单?诚然,用户可以转到google.com,但对于多数中国用户,已经逐渐习惯了google.cn。

5、尚有大量的中国网站、中文内容存放在境外的服务器上(购买国外的虚拟主机),谷歌无法对这些网站进行检索,势必会损失大量流量。这些损失,又由谁来承担?

 

为此,陈佼认为,处罚谷歌无可厚非,但不该处罚用户。

2009-06-19

一天时间,中国两个最具影响力的新闻节目同时向谷歌开炮。谷歌得罪了谁?究竟谁要致它于死地?

是CCTV?君不见谷歌在CCTV的广告投放,君不见谷歌和《小崔说事》的嵌入式合作,君不见李开复在李咏的《咏乐汇》大变魔术?CCTV还不至于广告多得愿意随便开罪财神。

 

是百度?我在前一篇博文里已经阐述,百度的面子没有这么大,攻击对手的软文可以发到《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

 

是“有关部门”?《焦点访谈》中说,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曾在1月和4月两次点名批评。而实际上,被批评名单里远不止谷歌一家,为什么非要枪挑谷歌?真正致自己于死地是谷歌自己。
 

 

今年3月份,谷歌总部还在呼吁建立一个统一的标准和联盟,以对付那些要求删除信息的人们。从谷歌对自身内容审查的处理方式来看,是相当典型的美国式思维,谷歌说“如果由政府承担对内容的审查机构的角色,它们必须保持决策过程的透明性。”

 

更何况,这次出事,并不是因为敏感话题,而是全世界都在禁忌的色情问题。我不是很清楚谷歌中国对内容审查的机制,是否有一个team专门来负责这一块事务。但可以肯定的是,谷歌有在这方面进行努力,并且取得了一些改进,但显然力度还不够,并且缺乏与相关部门的通畅沟通。

 

谷歌崇尚技术,希望一切都由机器来决定,但这种性格上的顽劣和偏执可能成为它的最大障碍。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不做恶”的谷歌将永远逃不开“作恶”的骂名。
在节目中第一次提及谷歌时,《焦点访谈》用了一个词叫“境外网站”。这是一个危险信号。当一个中国的媒体喉舌开始用这样的词来描述一个已经进入中国多年的公司时,我担心更强烈的风暴正在酝酿。

不管如何,谷歌的当务之急就是成立一个小组,应对危机。我建议谷歌中国先关闭Google suggest功能。

上一篇:谷歌的内部审查机制需反思

这一次,谷歌恐怕将要面临其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最大的劫难了——6月18日,《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十分默契地将它作为“涉黄”的典型进行曝光,这绝非偶然。

 

并非CCTV想针对谷歌

 

这次事件,其他媒体的跟进很快,新浪科技第一时间头条转载,甚至有记者开始询问朱光“是不是与百度有关”。

百度和CCTV的关系的确“趋好”,但面子远远还不至于大到可以同时让中国第一、第二媒体喉舌帮忙做掉对手的程度。

 

真正的问题在于,这次谷歌得罪的面太广了,相信CCTV的曝光也有来自高层的授意。这里面涉及一系列的来自政府的禁令,同时也正是国务院****、工信部、公安部等七个部委“整风****”的风口浪尖。

谷歌的内容审查机制应该反思

这次出问题的产品主要有两个:一是Google suggest,一个是Google translate。两者本来都是有益提升用户搜索体验的明星产品,也是谷歌近年来深以为傲的服务。

让人吃惊的是,谷歌的内容审查机制如此不作为。我猜测Google suggest在中国的内容审查尚未完全启动,这是导致此次事件的直接原因,或许他们还在忙着检查搜索结果吧。

 

随着覆盖率的提高,搜索引擎早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工具,而是拥有极大影响力的媒体,加强自身的修养和道德水平,迫在眉睫。从这一点来说,不仅仅是在中国,色情的问题在全世界都应该引起重视。

 

试想,假设你的小孩在谷歌中搜索“儿子”,看到的居然是“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之类的信息,感觉会如何?

 

这一次,谷歌真的需要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