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8-30

张朝阳在《波士堂》和一个会议上相继发炮:“视频网站是盗版基地”、“95%的内容是盗版”,此后引发了搜狐和优酷的口水四溅,也有其他网站趁机来掺和。

对于口水战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对于打击盗版、让整个产业走上更健康良性的发展轨道,我对张朝阳的表态还是支持的,但对搜狐做“打盗急先锋”能产生的效果持保留态度。

张提出了两个观点颇有意思:

第一,以前盗版的主力渠道是全国各城市巷子里的音响店,要打击,太难了,而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在网上看视频,只要干掉几家大的,就ok了。

第二,音乐产业是废了,视频产业不能重蹈覆辙,视频产业还有救。

中国的盗版历史可以追溯到改革开放初期,当时计划经济的尾巴还在,一块上海牌的表,成本可能10元,要卖100多,当然不如走私表、假表来得划算。所以,盗版的最初原罪在于政府自行制定的高利润。后来就变得复杂起来,一句话,只要有利润在,就有盗版的身影,政府出于种种考虑,并没有严厉打击,盗版由此演化成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

到现在,30多年过去了,盗版之风已经很盛行。张朝阳提的两个观点有一定道理,但如果你认为:打击盗版,靠一个人、一个企业,甚至一个产业,就能搞定的。那就太天真了。

从视频产业来说,如果这些企业还在烧着投资人的钱,苦着从客户腰包里拿广告,解决这个根本不现实。比较靠谱的结果是,政府给出一些方向,制定一些战略规划,给大家一些时间,逐步坚决这些问题,其中需要耐心,更需要智慧。我相信这个问题会慢慢解决,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央企正在全世界到处收购,中国与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越来越明显,家丑不能外扬,盗版问题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2009-08-28

《第一财经日报》说:网游企业是视频网站第一大广告客户,这种状况3年未变。实际上,还有一个客户它没有提到——联盟广告,去各个视频网站兜一圈就会发现。

 将这两个大广告主放到一起,可以发现,现在视频网站贩卖的其实是流量——基于一个特殊群体(低年龄、低学历、低消费)的流量贩卖。这是视频网站的矛。另一方面,流量的膨胀需要服务器和带宽的支撑,需要大把的烧钱,这是视频网站的盾。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其结果为何如?答案是:左手进,右手出。这才是视频网站最要命的痛苦。

 我这么说,肯定很多人不高兴。我知道今年每一家视频网站都在绞尽脑汁找新盈利模式,也在拼命将广告客户往大财主那边带,但有两个问题不知道各位想清楚没?

 1、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音乐是中国用户对视频最大的偏好,这不是我说的,是iResearch的报告说的。这些都涉及版权问题,要让大财主们不担心往这些视频上贴片,你准备好了money么?

 2、再来看第5个偏好——原创视频,中国的拍客、纠客、播客……不管你什么客,用山寨机、用抖动的双手、再加上潦草的剪接,弄出来的小电影,大财主愿意买单么?

 3、剩下的唯一一个优质领域,就是来自合作电视台的新闻、娱乐类节目了。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新浪们的新闻超市?错了。中国的报纸需要新浪们,但中国的电视台不需要,起码它们现在还不至于一定要思考这个问题。

 想不透彻这些问题,视频网站的矛和盾将一直困扰自己,在踉踉跄跄中,一路前进。

 附:iResearch报告

 

2009-08-27

快车网“被维护”了,受影响的主要是资源搜索业务,目前kuaiche.com全站和flashget.com的资源搜索模块处于停止服务状态。恢复时间暂时不确定,但快车已经开始进行内部的清查。

“被维护”事件不会对快车网的业务造成太大影响,因为其主营业务还是来自于客户端软件,这一块的服务并未受到波及,用户可以正常使用。

需要提醒各互联网公司的是,赶快进行内容上的清查和整理,关键时候一定要绷紧一点。分享一些我的经验:

1、对可能出问题的关键词进行持续监测,必要时安排相关员工进行人工的复查,确保主要的关键词结果不出现色情等敏感结果。

2、对于过于开放的平台服务,建议暂时关闭相关模块,尤其是在自身人力资源不足的情况下。

3、no news is good news,不能有侥幸心理。

从来没火过,也死不了,永远的“非主流”,鸡肋中的鸡肋。

用这句话来概括RSS的命运,我觉得最贴切不过。新浪的报道说,根据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的数据,只有9%的美国成年网民表示每月访问至少一个RSS源,一年前这一比例为11%。另外一个最雷人的佐证还有:RSS阅读器Newsgator已经完成了6轮融资,就连bloglines也是跌跌撞撞,前途未卜。

为什么一个曾经因push的概念而“火爆”,吸引大量国内外创业者融入的应用,到今天这个尴尬的境地?

1、RSS叫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直译过来是“真正简单的聚合”,可是,really?很多用户已经被RSS折腾得够呛——在某个RSS源阅读到一篇有价值的文章,订阅它,付出的代价就是要忍受它的所有更新。随着订阅的RSS源数量上升,用户根本没办法消化,容易噎死。

2、RSS让人的阅读视野趋向于狭窄。习惯使用RSS的多数是博客爱好者,真正适合用RSS方式阅读的也往往是小众化的内容源,长此以往,用户会漏掉很多真正重要的信息。这一点,RSS代替不了门户首页这种“大杂烩”。

3、RSS太“丑”了,对多媒体、娱乐类信息的支持太弱。我实在难以想象,除了机器,谁能忍受一直阅读纯文本的内容?如果生在电话线拨号时代,或许还是个优势。

4、RSS在商业化上很难取得突破。从应用的角度,RSS和邮件有点类似,不管是当年国外的hotmail和国内的263、163,还是现在的网易邮箱,用户量可以很大,但盈利是个麻烦,更何况RSS远非邮件这种基础服务。

5、RSS有点不思进取。起码当年还有RSS1.0和2.0的争论,到现在,RSS并不活跃,大家推动的欲望似乎并不强。

6、基于兴趣(即关键词、标签)的RSS应用,对手是搜索引擎。假设我要关注章子怡,用RSS绝非上上策,最简单的是用Google News,一搜即可。而订阅RSS的搜索结果页面,又无必要。

总之,和web相比,RSS绝非最佳的信息组织方式,甚至连“补充方式”都谈不上。尽管RSS应用已经得到了内容提供商、阅读器、互动平台等广泛支持,但它注定成不了大气。

有一些业内人士觉得在手机平台RSS有前途,但未来的无线互联网一定是和传统互联网融合的,wap时代或许还有RSS的优势,但现在,轻舟已过万重山。

所以,忘掉RSS吧,web还是王道。

2009-08-25

座落在北京的CCTV,每年的春节晚会重头必然是相声、小品,本山大叔的东北腔也成了代言。更夸张的是,早些年,小品中一出现广东人,必然是“反派角色”,全国人民都笑话他们蹩脚的普通话。

如果春晚是个特例,再看看中国收视率最高的《新闻联播》。我曾经特别留意过,北京本地的新闻出现的频率要远远高于其他省份。这不仅仅因为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我相信,还有个原因来自于——CCTV的地域限制。

没错,这就是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它依然逃不开地域文化、习惯、思维的局限。中国实在太大了,以至于不可能有一家做到“全盘通吃”的媒体。

在和中国一样地大物博的美国,类似的情况同样存在。CBS、ABC、NBC作为美国的三大广播电视公司,总部都设置在纽约,但却代表着不同的人群诉求,尽管这并非地域上的局限,却是更深刻的文化或者不同利益体的局限。

电视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普及率更低的报纸、杂志、广播以及形形色色的所谓“新媒体”。就拿互联网来说,据说初级网民用百度,白领金领用谷歌,这么说可能很片面,不过话糙理不糙。

其实我想说的是,这种“地域”或者“文化”的限制并非一件坏事。如果像朝鲜那样,只有一家电视台,一个声音,那才是真正的悲哀。一个媒体繁荣的社会,一定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陈佼,原文刊载于2009年《现代计算机》总编寄语,有删节

2009-08-21

评价李彦宏是一件困难的事,他头上的光环实在太多。你可以世俗地概括他,比如帅哥、IT新贵、财富偶像;你也可以格调高雅一点,博士后导师、商业领袖,或者“杰出青年”。

这么多年来,李彦宏在商业上的成功,让人们已经几乎忘记了他起家的根本——他其实是一个搞技术的,极具天分且乐此不疲。就这一点来说,我更愿意把他看成是比尔·盖茨这种“极客”型的领袖——不管商业上多么成功,对新技术和新产品总是保持热情和敏感。

人们记住了“老板”李彦宏,忘记了“专利持有人”李彦宏。这并非一件好事。这次百度能将“百度世界”换成“百度技术创新大会”,我由衷喝彩。在我看来,商业的成功是一时的,可以永久流传的,唯有一份执着、一份坚持。

这么多年来,很多人觉得百度的路走得太窄,不做SP、不做网游。这一点,李彦宏真的是经受住了诱惑,你可以认为他保守,但百度在搜索领域的完胜,也让更多人开始信仰李彦宏的人生信条:认准了就去做,不跟风不动摇。

让我们忘掉“老板”李彦宏,重新回忆“技术偶像”李彦宏。并以此文,献给中国互联网上那些醉心于技术,相信“科技改变生活”信条的技术人。

时刻1:超文本文档检索系统和方法(Hypertext document retri system and method)

 时间:1997年2月5日

1997年2月5日,一个名叫Li Yanhong的中国小伙子向美国专利局提交了一份名为“超文本文档检索系统和方法”的专利申请,这个专利在1999年7月6日被批准。

据我的一位研究搜索引擎的朋友说,这个专利很有价值,它解决的是文件与搜索关键词的相关性问题。李彦宏提出的方法是:除了文件本身对关键词的引用外,来自反向链接的关键词必须考虑。

具体地说,当一个关键词被搜索时,含有以关键词为链接的文字的反向链接数最多的那个网页,应该被作为最相关的结果排在前面。

说到这里你明白了么?这个专利现在已经被几乎所有搜索引擎共用,包括Google。

1998年1月9日,Google的Larry Page向美国专利局提交了著名的pagerank专利申请。当时李彦宏的专利已经提交,尚在审核。Pagerank的内容与李彦宏的“超文本文档检索系统和方法”有一些类似之处,双方应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

时刻2:“闪电计划” 

时间:2002年4月

为了写本文,我专门查阅了这个时期李彦宏接受的专访。照片上的李彦宏显然还未有成功者那份淡定,当时的他还扮演着CTO的角色,在做技术小组的“小组长”,夜以继日领着一群年轻的天才工程师奋战在办公室。

当时的情况是:Google中文版已经推出,且份额领先,而百度刚刚做独立搜索。李彦宏希望尽快超越Google,并且提出了索引量、相关性、中文处理、纠错技术等多方面的具体指标。

我不知道这几个月,“闪电小组”组长李彦宏同学究竟干了些什么,但我认为,所谓“百度更懂中文”,大概就是在这个时期造就的。从这个时期李彦宏的言论来看,他对中国人搜索的需求分析极多。

 “闪电计划”的细节我不再赘述,但它的意义一定要指出:百度打败了Google,并且再也没有给Google翻身的机会。 

如果将这种对战放在世界范围内,我们可以发现,亚洲国家已经成为Google的滑铁卢,包括日本、韩国、中国、俄罗斯。莫非这里的语言真的和拉丁语系完全不一样? 

时刻3:进军日本

时间:2007年 

有人告诉我李彦宏很喜欢看《大国崛起》这个节目,没有人相信百度会只做中文搜索。从亚洲开始百度的国际化起步相信很多人都猜得到,但选择日本多少让人捏一把汗。

 据说,百度正式开始日文搜索引擎研发的时候,一个日本工程师也没招到,在这个时候李式“自信”发挥的淋漓尽致:就用原有的工程师加翻译来做!这种做法一般人想不到,就是想到了也不一定敢做。

李彦宏希望“在1—2年内走完中文搜索7—8年走过的道路”。靠着这一群“假洋鬼子”土法上马,就连对日文要求最高的“相关性”的开发速度,也比中文网页提高了50%以上。

上市一个月后,百度力压日本本土搜索引擎,成为日本搜索市场上第四大拥有独立搜索引擎技术的公司。

虽然百度在日本市场的发展还有待证明,但是在进军日本这件事上,李彦宏对搜索技术的自信和固执可见一斑。

时刻4:“阿拉丁”平台

时间:2008年

希望大家能够客观地看待百度的“阿拉丁计划”。在我的观察中,“阿拉丁计划”与当年的“闪电计划”遥相呼应——后者百度在挑战Google,前者百度在挑战自己,后者已经完胜,前者结局如何?呵呵,牧童遥指李一男。

从“阿拉丁”发起的时间点来看,这一计划实际是李彦宏的功劳,只不过正值李一男的加盟,而且他是CTO,所以落实在了他头上。而根据我的了解,李彦宏本人对“阿拉丁”的每一个动作都极为关切,甚至为“阿拉丁”设计好了大的步骤。

现在来评价“阿拉丁”的成败,似乎为时尚早。这一点,不等同于当年的“闪电计划”,打败敌人很容易,要超越自己,并不简单。

我想说的是,作为中文搜索的领军人物,百度的未来注定要更多的自己与自己搏斗,所以类似“阿拉丁”这种计划,不会少见。所谓高处不胜寒,百度要在技术的道路上孤独前行,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

时刻5:“框计算”

时间:2009年 

在今年的百度世界之前,就收到消息说这次有猛料要发布。大会的主题是“技术创新”,对李彦宏回归技术,还是让很多技术粉丝兴奋的事。

我想,在50米巨型屏幕前的李彦宏一定颇为得意,因为中国企业里面能抛出技术平台理念的屈指可数,企业家就更没有了。 

“框计算”刚出炉就众说纷纭,越说越玄乎,但我看大多数人都没挖到宝。其实框计算最重要就是两点——“需求分析”和“开放应用”。百度把看家法宝拿出来了,很多人还不识货。

百度能做到今天这个份上靠的就是“需求分析”,网民一个词、一句话,百度就更能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说起来挺简单,但语义分析、行为分析、智能人机交互技术分析,海量计算这些都得靠本事,俗了说就是“核心技术”,现在“框计算”都摆出来了,聪明的企业就知道应该往哪里“专”了。

“开放应用”其实很多网站都体验到了,上面说的阿拉丁就是它的产物,七八成的用户上网先对着一个“框”,还有什么比抢占这个海量需求资源更重要?好好研究“框计算”的开放性,抢到最接近“框”的位置,站长们要多动动脑子了。

就“框计算”这个事情来看,李彦宏的技术之路线已经进入另一个层次了,“技术专家”“技术天才”已经不适合他了,他的责任是去造就更多的“技术专家”“技术天才”,做幕后的技术教父、被人膜拜的技术偶像。

2009-08-19

1、巨大的会场,硕大的液晶屏,恢弘的气势,聚焦的演讲对象(框计算),加上不背演讲稿的李彦宏,偶尔响起的笑声和掌声,显然,其中或多或少有乔布斯的影子。

2、李彦宏崇拜乔布斯,百度希望将baidu world变成mac world,希望“李彦宏演讲”成为baidu world的招牌。

3、“框计算”不是iPhone,尽管“框”与普通用户有密切关联,但更多的和业界相关,用户不需要理解“框计算”。这就决定了李彦宏要想在baidu world会场复制mac world会场的气氛,难度很高。

4、或许李彦宏应该多准备一些“框计算”的案例,起码可以畅想未来10年“框”带来的一些更新奇的应用。这样,演讲过程可以更多的被听众的“wow!”打断。李彦宏讲得还是实在了点,可以更天马行空一点。

5、激情。不管是学乔布斯,还是巴尔默,或者别人,大场面的演讲中,演讲内容和方向固然重要,演讲者的激情更为关键。巴尔默的上蹿下跳,乔布斯的抑扬顿挫,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李彦宏还是儒雅了点,一年疯狂一次,为何不可?

6、上娱乐节目跳舞、参加春晚竞标,这都没关系,以极客形象示人的比尔·盖茨也娱人娱己过,李彦宏不必拒绝这些。

7、企业领导人的形象应该与这个企业的核心文化联系起来,才能发挥最大的传播效应。百度的精髓应该是“对用户需求的彻底挖掘和无限满足”(玩技术和创新,玩不过Google;谈中华文明的传承,又很难附着到产品上),窃以为,对李彦宏的包装应该在这个方面下功夫。

8、作为演讲者,李彦宏在学习,在进步,在找感觉。他已经越来越适应这个舞台,但还可以做得更棒。

2009-08-17

“贾君鹏,你妈妈让你来参加2009 Baidu World。”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YY,不过的确刚收到百度的邀请函。掐指一算,这已经是第4次参会了,于是不免有些感慨。

3年前,百度刚上市,正是踌躇满志的时候;3年里,中国互联网掀起过轰轰烈烈的web2.0创业高潮,也迎来过资金断流的寒冬,走得跌跌撞撞,也再也没有诞生第二个百度;3年里,BIDU最高飚到409个美刀,仿佛这看的不是K线,而是寂寞。

尽管也遭遇过“成长的烦恼”,但3年来,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能够这样一路高歌的互联网公司,多乎哉?不多也。

简单回忆一下我参加的前面3届Baidu World,尤其是会议上发布的新产品,算是对过往的一些纪念吧。

2006年:世界从你开始

当年web2.0风头正劲,一种“you”思潮正在四处散播,Baidu World的第一届主题体现了这种“网民觉醒”。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中国互联网领域最帅”的男人robin,穿着干净的白衬衣,潇洒得无以复加,也严肃得像大学的教授。

不知道当时的robin会不会想到,3年后他将在一档CCTV娱乐节目中翩翩起舞。显然,这个男人越来越懂生活了。让人伤感的是,当年在会上唱主角的人,只剩下robin一人了。

发布产品百度空间、百度精准广告

点评后来的某个时候,看到新闻,说百度空间同时在线突破100万,惊讶了半天。在众多互联网大佬中,百度是最后一个推出博客产品的,却闷声进了前三。

2007年:从你开始  影响世界

我想这个主题应该改为“从我开始影响世界”,因为,这一年的3月,百度日本开始启动,迈开了国际化的第一步。不管进军日本的成果如何,我欣赏robin的勇气,要知道,雅虎在那边很难被打败。

但是,我认为,百度还有一种更有意义的方法来影响世界,那就是对中国文化的传播、发扬广大。所以尽管百度做了一堆没有盈利的产品,但意义却非同凡响——国学、文化搜索、百科,甚至今天的老年版hao123。

这一次会议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一群大腕——米尔顿•科特勒来了,迈克尔•奥克斯利来了,甚至还有后来更红的郎咸平。

发布产品:文化共享搜索、盲道

点评“非主流”产品,但颇有人情味。百度应该有更多这样的温情时刻,这才是大企业应有的情怀。

2008:从你开始  营销世界

这一次大会留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李彦宏的演讲,尤其是里面对奥巴马竞选总统的评述。李彦宏说:“搜索引擎决定了你是谁,决定了你是什么样的人”。

这一届会议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在北京之外的上海召开。百度还把汶川地震中通过百度贴吧给解放军传递直升机降落地点的小女孩请到了现场,场面温馨感人。

发布产品:百度Hi、我的营销中心

点评百度Hi从一诞生就不是定位于与QQ竞争,至少目前不是,它是百度各产品之间的枢纽。未来的互联网,或许巨头之间都会互相进入对方的领域,有时候战略防守比战略进攻更重要。

2009:从你开始  创新世界

这次Baidu World叫做“百度技术创新大会”,我看愿意将它看成是一种回归,丢掉一些概念和噱头,将焦点重新聚焦到新技术和新产品上来。这才是Baidu World最根本的意义。

那么,让我关心的是,这次大会,有哪些新东东亮相呢?看一下议程,用脚趾头可以猜到——“阿拉丁”、“凤巢”必然是焦点,除此之外呢?据说还有一些“神秘”产品和“神秘”计划。那就拭目以待吧。

 最后,说说我的几个最大期待:

期待1:李一男第一次亮相Baidu World大会

 作为百度的CTO,李一男毕竟过去只在运营商领域风头强劲。这次他会带来什么互联网搜索引擎的技术新想法新话题,值得期待。

 期待2:新产品、新技术、新计划的队形

据说这次大会将是新东西最多的一次,从搜索端,到营销端,到电子商务端,均有涉及。莫非果真如李一男所说,百度已经进入了研发高峰期?看了再评。

 期待3:百度收购的方向和标准

早些时候,百度CFO李昕晢曾放出话说百度可能收购一些公司。这次会议看到有一个“互联网投资和创新”,我想是否能从会议中听出百度的收购策略。

2009-08-05

人人网(renren.com)又活过来了,这个域名和陈一舟之间的传奇故事得到一个继续演绎的机会。

1,2000年,ChinaRen做了一个相当挑逗的广告“人人都上ChinaRen”,一语双关,它针对的正是竞争对手人人网。当时陈一舟还没卖ChinaRen。当时的人人,烧钱烧得正high。

2,2001年,人人网烧光3000万美金,关闭了在大陆的业务,网站荒废,域名还保留在香港的安佳公司手上。同一年,陈一舟卖掉了ChinaRen。

3,2005年,陈一舟从安佳手里买下了renren.com。他还不知道用它来做什么。

4,2006年,人人网第一次复活,定位是中国的ohmynews。这种“公民新闻”的模式在中国缺乏生存的土壤,千橡的“打包上市”计划失败。人人网再次被雪藏。

5,2009年,人人网接管校内网。校内变成人人。人人网第一次成为陈一舟手里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从竞争对手,到手里养的闲人,再到“二奶”,最后成了“正房”。陈一舟和人人网的缘分倒真是剪不断。如何解读这一品牌更名活动呢?

 1,“北京烤鸭”再有名气,都永远局限在了烤鸭上。连“必胜客”在起中文名的时候已经绕开了pizaa,但始终逃不过“成也pizaa,败也pizaa”的魔咒。“校内”已经有一定品牌积累,但正如当年的legend,如果不更换成lenovo,国际化这一步很难迈出。

2,“人人网”这个品牌名比较适合现在校内用户群的定位。据校内网提供的数据,它有真实注册用户7000万,而中国在读的大学生总和也只有3000万左右,显然,“校内”的多数用户已经不在“校内”,继续沿用很有局限性。

3,对比renren.com和xiaonei.com两个域名,前者要优于后者。在中国的很多地区,“内”字很容易被误读成“lei”,所以考究的域名专家都会注意鼻音和边音的问题,也会注意前鼻音和后鼻音的问题,比如baidu、taobao、guge,都不存在这个问题。

长痛不如短痛,丢掉“校内”,拥抱“人人”,陈一舟这一招棋,走得对。而且,越早走,迁移成本越低。

话说回来,“人人网”这个名字涵盖的范围确实很广,比“校内”有范儿,难怪陈一舟对他念念不忘,希望这次人人网能够冲破宿命,让“人人”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