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9-20

现在witter正火。微博客不是一套程序,一个平台,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缕心情的不间断释放。

这个道理,一千多年前,就有人明白,并且将其玩到了极致。她不是别人,就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帝,没错,就是那个嫁了老子嫁儿子、杀了女儿杀儿子的——武则天。

武则天是不是微博客专家,我不敢往下定论,但它玩的“微博客”创造了几个全球第一。

1、粉丝最多的微博客。皇帝的微博客,自然是全国人民共同follow了。据统计,武则天统治时期,唐朝有615万户,当时肯定没有计划生育,以一家最少4口人来算,也有2500万至少。

敢问谁能火过这个数字?奥巴马?春哥?小巫见到吴,止增笑耳。

2、内容最短的微博客。武则天的一生,一共更新微博客18次,加起来才40个汉字。Twitter上随便抓一个人都比她罗嗦得多。看来武则天深得微博客的精髓啊——短小、精悍、点到为止。

3、持续时间最长的微博客。从武则天继位的684年,到推位的705年,一共21年,绝对是资深用户。

买了这么多关子,大家一定想狂扁我了。别着急,大人物出场介绍title的时候肯定会罗嗦点。其实我想说的是,武则天在位期间,18次更换年号,最多的时候一年换了好几次,并且每一次更换都与她老人家个人的心情、经历有关。

这不是在update微博客是什么?比如武则天泰山封禅之后,就更新了“万岁登封”;得了白内障,更新为“久视”;干掉了谋反的琅琊王之后,更新为“永昌”……

仔细回顾这些微博客更新,有很雅的,如“证圣”、“垂拱”,有俗得掉渣的,如“天册万岁”、“万岁登封”、“万岁通天”,还有雷死人的,如“神功”。

你说,武则天是不是最牛的微博客用户?

2009-09-18

之前我曾经写了一篇《文化部网络音乐新政的6个疑问》(http://joychan.blog.techweb.com.cn/archives/133),在这篇博文中我呼吁,文化部在《通知》的基础上进一步公布一些解释性条款,以打消执行上的疑点。

之后陆续有几家媒体采访我关于这个话题的看法,其中《环球时报》出来的文章有很好的观察角度,他们的标题是:Ministry to pop lovers: Don’t be dirty。文章中有几个数据和观点值得注意:

1、中国内地有2900万互联网音乐爱好者,有7200个在线音乐网站,其中只有不到20个网站提供具有版权的音乐内容。

2、文化部的发言人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时候表示:不会监管网友个人原创的音乐或者表演,这些都是自由放开的。

3、人民大学的教授Zhou Xiaozheng认为,监管的标准存在过于主观的因素,比如如何界定“庸俗”、“非法”、“低级趣味”。

4、很多国外明星的音乐因为歌词问题无法通过监管,未来可能更多,这些明星包括David Bowie、Iggy Pop、Queen、Sonic Youth、Black Sabbath、Ozzy Osbourne,等等。

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达了一个观点:抓大放小。中国的盗版问题太大,要凭借一朝一夕的努力肯定是无法解决的,我们只有通过一个个小小的成功,方能成就大事。而要保证这个,就需要更有可操作性的细节。

我坚决拥护文化部的新规,同时也再次呼吁有关解释的出台,如果版权问题能在网络音乐方面有所突破,实属功德无量。

附《Ministry to pop lovers: Don’t be dirty》链接:http://china.globaltimes.cn/society/2009-09/467660_2.html

2009-09-16

周鸿祎在砸了PC杀毒厂商饭碗之后,又要开始砸手机杀毒厂商的饭碗了。昨天,周鸿祎放炮:手机病毒是个伪概念。周作为从业者能说出这样的大实话,赞一个。

 手机平台到底有没有病毒呢?有问题,先搜索。结果让人恐怖:无论是百度还是Google,几乎满屏幕都是手机病毒的普及、预警、防治知识。有一篇新闻更是夸张的说“因病毒造成的手机维修已经占到了2成”,并且这篇新闻出自颇有影响力的《南方日报》。

 可能很少人会去质疑这个问题,甚至我敢肯定,绝大多数人对手机病毒的存在深信不疑。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作为一个普通的手机用户,今天就来拆一拆手机安全专家门的台。反正周鸿祎已经放了炮,有啥不满你们冲他发吧,哈哈。

1、手机病毒是存在的。从理论上来讲,手机上的操作系统和PC、MAC操作系统也一样,有漏洞,有漏洞就可能被利用。手机病毒也的确出现过,但几乎只是“安全专家”们,在实验室里看到过。

2、手机病毒从来就没有爆发过。尽管到处都是手机病毒的消息,但有证据、点名道姓的手机病毒爆发的新闻到目前还没有,有也是一些恶作剧而已。

3、手机病毒很难爆发。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病毒只可能在同一个系统中感染;其二,不管是iPhone、Andriod,还是Symbian、black berry、Palm,都有非常严格的软件验证机制,连正常的软件都经常无法通过,更别说病毒了。

所以,我要说的是,“手机病毒”是一场阴谋,它是由从业者导演、“安全专家”帮腔,再加上不明真相媒体的跟风共同创造的阴谋,至于本质,简直就是“莫须有”。

让人愤恨的是,这场阴谋已经有了既得利益者,而且还不少。一家名为网秦的手机病毒软件厂商,从它官方网站的价格报表看到,50元包年,90元包终生(还真没见过哪个杀毒软件提供“包终生”的服务),我不能完全说它是骗子,到那起码是忽悠。

在此,我也呼吁,“安全专家”们,别再耸人听闻了。砸你饭碗,阿弥陀佛。

2009-09-15

新浪CEO曹国伟说:未来的媒体,普通大众通过微博报道事实,精英媒体则以深度报道、解释性报道为主。微博将改变媒体形态。

新浪微博现在还处于产品打磨阶段,但要让这个产品爆发出威力,关键是运营。几乎可以断定,新浪会以它最擅长的方式来玩微博,而在中国,微博也只有在新浪的手里,才能玩出新花样。

一、稳定、简单、顺手

现在新浪微博在测试,很多人在提意见,呼吁增加这种或那种功能的不少。我希望新浪千万要忍住,绝不轻易增加功能。
在我看来,微博应该将稳定、顺手、多终端完善支持作为最重要的用户体验,功能越简单越好。做一个好的产品,要懂得做减法,要惜字如金。谷歌最近将它的搜索框扩大了一点,作出这个决定,谷歌用了几年时间来考虑。

二、最有价值用户:明星、报纸

别以为微博是草根的新闻台,几年前博客、播客来的时候,已经有人说过这种傻话了。对于新浪来说,草根很重要,但精英更重要,有了精英不愁没人来看热闹,但如果是只有草根在那里“报道事实”,恐怕要出问题。

明星、报纸当然是最重要的,就像当年干博客那样,但要注意两点:一是衔接,微博客的弱点就是信息量不足,需要编辑去扩展维护,让爆料有第二落点;二是比例,如果满屏都是微博客,会让内容失去养分。

三、和传统媒体合作能真正的改变媒体形态

以“新闻超市”起家的新浪,最宝贵、最强大的资源就是这些媒体,尽管新浪也有自己庞大的编辑队伍,但其内容的核心依然还是来自于合作。

在微博上,新浪应该将这种资源最大化利用。

1、焦点事件追踪。对于焦点事件,各媒体记者往往会追踪,并且试图差异化报道,微博能够将整个追踪过程完整地展现出来。这一点是传统的“新闻超市”无法办到的。
对于新浪,要的是关注度、爆料、内容,对于传统媒体,要的是影响力,微博都可以满足。跟各个媒体谈好合作,开发出一套类似于群体微博的系统(同一家报纸群,每个记者可以一个账号),新浪负责去推送一些素材,与媒体共赢。

2、新闻发布会。将合作媒体的微博纳入到发布会体系中来,让记者给新浪打工。对于报纸的记者来说,别想在第二天的报纸上以新闻的方式来报道事件了,要逐渐寻求第二落点。互联网很快,微博更快。

3、利益分享计划。不知道陈彤有没有关注贴吧最近在运营上的动向,我在想,假设贴吧是新浪的,恐怕效果会更好,新浪有太多东西可以去谈判了。不过微博平台上可以,模式简直可以照抄贴吧那个,并且比贴吧更有商业价值。

最后,微博为什么会改变媒体形态?我觉得它将进一步促使传统媒体的采编方式变革、审核流程变革、内容变革,并且对于嗅觉敏锐的媒体来讲,这种变革将是良性的。之前报纸们都觉得自己被当成了门户的廉价劳动力,或许微博的出现,给了一次真正实现共赢的机会。

最后,对微博,特别是新浪微博,我想做10个预言:

1、未来的报纸编审流程中,主编将增加一项审核:微博审核。
2、未来的报纸官方微博将由新浪与报纸联合运营。
3、围绕微博将诞生新的营销手法。

4、新浪需要一个庞大的内容审查系统。

5、名博们中的多数将变成“名微博”,其中一部分将荒废博客。

6、手机微博一定会超越web微博。

7、对于草根,未来会靠与运营商合作的方式,收取增值费。

8、微博的商业价值将高于博客。

9、之前的微博网站将从先驱变成先烈,它们会死得比当年的BSP还快。

10、门户全面介入微博领域之后,不会再有微博“被维护”。

2009-09-04

今天起来得很早,结果被我撞到一个爆炸新闻。李开复在“被传闻”n次(n至少大于5)之后,终究还是离职了。

 

看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今天是愚人节?第二反应是:李开复手里传说中的1亿股票就扔掉不要了?第三反应是:赶紧上新浪微博看看,结果洪波比我还知道得早,不愧是超级谷粉。

 

李开复走了,走得如此突然,带走了一大片云彩。据说他走后会创业,做经理人做到这份人,的确是不知道该给谁打工了。李开复在谷歌的这4年,也是谷歌本地化的4年,他的离开留下了太多遗憾和嘘唏。

 

1、他领导的谷歌中国始终还是没能在市场份额上打败百度。这么要求实在有点过高了,谷歌老板都说了“中国有5000年历史,谷歌中国有5000年耐心”,结果李开复的耐心用了4年。2、谷歌在中国的收购战略尚未看到结果。谷歌在过去4年收购(投资)了不少产品,有的是战略投资,有的是战术投资,有的简直就是在买流量,从目前来看,天涯来吧、问问、265导航等被谷歌倚重,但这些产品还未对谷歌中国的营收带来巨大的效应。

 

 

3、还没有诞生一个本地化的辉煌代表。谷歌开发了输入法、音乐等本土化产品,框架也搭得不错,但一切还需要时间来积累。随着版权问题在中国的逐渐解决,先走一步的谷歌音乐或许会是个伟大的东东,不过届时已经人走茶凉了。

 

4、没有能够留住早期的高管。看到MSN上CBS的高飞GG签名说“李开复走了,谷歌中国何去何从”,深有同感。在过去几年,谷歌中国有大量中高层相继离职,当年所谓的“四架马车”(周韶宁、王怀南、郭弃疾)已经全部离开……

 

我曾与李开复有数面之缘,他到广州,也宴请几位熟识的博客。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是每一位朋友对他的评价。在这个时刻,只能送上一声: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9月3日,文化部公布了《文化部关于加强和改进网络音乐内容审查工作的通知》,这是近年来第一个相对明确的、针对经营资质审查和网络音乐版权的政府法令,对于娱乐唱片工业和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有积极意义,这一点,我持欢迎和拥护态度。

但是,在仔细研读这一新政条例之后,我发现其中存在诸多疑点,尤其是在执行的细节上。在此,我呼吁这些疑点能够引起文化部的重视,在《通知》的基础上进一步公布一些解释性条款,以保证《通知》的可行度和力度。

疑问1:报审的主体,即“网络音乐经营方”,是数字音乐发行商还是服务提供商?

《通知》对“管理主体和管理对象”的规定很明确,“从事网络音乐产品的制作、发布、传播、进口等经营活动”,均在报审的范畴之内。这就意味着,数字音乐发行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都需要提交审核,但目前的状况是,发行商这一块有很大的空缺。 

对此,《新京报》与我发出了同样的疑问,但《新京报》在其报道中却称“要求的报审主体并不是作为服务商存在的网络公司,而是指音乐发行商。”

这让我感到云里雾里,要么《新京报》的理解有误,要么《通知》对管理对象的存在界定不清之嫌。

疑问2:截止日期是否会再次成为空谈?

很明显,《通知》是对2006年文化部公布的《文化部关于网络音乐发展和管理的若干意见》的进一步明确。当时这份“文市发[2006]32号”文件中已经带了一个报批的附件,要求相关经营方获取一个“备案文号”,与此次《通知》有相似之处。并且当时还给出了一个“截止日期”:2007年3月1日。

然而根据我的查证,目前国内最大的几个音乐服务网站均未查到所谓的“备案文号”,只在谷歌音乐的合作商巨鲸网、中华网等少数几个网站看到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也就是说,《若干意见》要求的截止日期并非兑现。

有意思的是,这次《通知》又来了一个截止日期:2009年12月31日。这让我不得不产生疑虑,截止日期会是相关网站的“生死线”,还是跟之前一样,不了了之?

疑问3:这意味着P2P音乐服务的终结?

按照《通知》的界定,P2P音乐服务也属于管理对象之列。但以“网友自发共享”、几乎都存在侵权问题的P2P音乐下载,如何能通过审批?还是干脆就已经到了终结的时候?

《通知》中对经营国产网络音乐的审批流程中明确规定,需要提交“国产网络音乐使用合同(协议)、原始版权证明材料和授权书(复印件)”,P2P服务商肯定会卡死在这里。

疑问4:如何监管MP3搜索?

一直被唱片工业诟病的是MP3搜索,这次《通知》中很醒目的是明确提到了“直接提供音乐产品链方式”也属于管理对象之列。这意味着现在的MP3搜索服务提供商均属此列。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文章就在“直接”二字上。假设MP3搜索的结果页面并不提供MP3音乐文件的链接,而是提供相关网站的页面,用户需要点击页面进入到相关网站方可在线试听,MP3搜索服务提供商是否就逃开了《通知》的管辖范围?

此前,MP3搜索们已经从直接提供在线试听转而提供音乐文件的链接,要进一步做上述改进,其实很简单。

疑问5:视频网站也会跟着“遭殃”?

这次《通知》的另一个醒目之处在于界定了“什么是网络音乐”,其中明确指出“包括歌曲、乐曲以及有画面作为音乐产品辅助手段的MV等”。这意味着现在所有的视频网站都将面临这一问题。

根据艾瑞的统计,MV的流量占到了视频网站的前几位,这是一个重要问题。更进一步,如果是网友将音乐加上自拍的MV视频,又是否属于监管之列?

疑问6:网络歌手是否属于管理对象?

大量草根歌手通过互联网这个新兴的渠道发布自己的原创歌曲,以期待能诞生新的《老鼠爱大米》,按照《通知》的规定,是否意味着歌手本人就是歌曲的经营方,也需要审批?

而歌曲的发布途径也是必须要通过了审批的网站中进行?如果是这样,草根歌手的“成名之路”恐怕要变得尤为艰苦了。

在我看来,《通知》的最大进步有两个:一是对“网络音乐”的明确界定;二是提供了“文化部网络音乐报备软件”,让审核流程网络化。不过我想强调的是,任何一个法令都需要考虑到更细节的安排,以让牵涉其中的各方利益体最大限度的了解,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