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0-31

前戏再精彩,联通iPhone始终要接受市场的考验。作为一个入手过n台(有些买来送人)、自用过两台iPhone(第一台因为进水,挂了)的深度粉丝,我对国内的运营商引进这款经典产品持欢迎态度。

截至目前,北京、广州、深圳等地的“首发”已经登场了。中国首发(世贸天阶)的那天恰好我在北京,广州首发(维多利亚广场)我又恰好回到了广州,两个地方都赶上了。从媒体报道的数字来看,北京排队人数大概在300左右,广州排队人数相对寥寥。

这与有些国家“提前3天,带着睡袋”的排队场景,自然是不可相提并论,况且这种重要的事件,相信联通也会准备一些托(纯属主观猜测,未经证实),力保尴尬状况不会出现,如果再扣除这点水分,那苹果产品发售的“排队文化”在中国并未重现。这和我的预期还是比较符合的,毕竟iPhone已经问世若干年,中国人并不陌生,据最新数字说iPhone在国内的保有量已经有200万台。

我注意到新浪的调查:70%的人表示“不会购买联通iPhone”,而对于“选择合约机还是裸机”的投票,将近60%的人表示“都不会买”。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是,如果联通iPhone的吸引力疲软,那么是谁在排队?或者说,谁将是联通iPhone的潜在客户?

让我们来做个排除法,先来看看,哪些群体不会是:

1、对iPhone了若指掌的人不会是联通iPhone的潜在用户。联通iPhone无论是价格,还是功能,相比水货,都毫无竞争力。

2、苹果的狂热粉丝不会是联通iPhone的潜在用户。这部分群体当然同时也是对iPhone了若指掌的人,而且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购买水货也是在支持苹果,起码iPhone硬件部分的利润他们已经贡献出来了。这就好比李宇春的粉丝要购买正版CD来支持偶像一样,苹果粉丝买联通iPhone并不比买水货iPhone更有“道德优越感”,相反,面对阉割WiFi、打上联通LOGO的手机反而有些让这部分群体丧失“优越感”。

3、了解苹果水货购买途径的人不会是联通iPhone的潜在用户。

抱歉一上来就把很多人排除在外,那么,谁最可能会呢?

1、人“傻”。需要声明的是,我绝非在侮辱购买联通iPhone购买者的智商。这就好比那些习惯性价比更高的DIY装机,而“鄙视”品牌机用户一样。联通iPhone具有售后服务的保障,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一些人倒戈。

2、iPhone的准粉丝。我相信国内还有大量这样的群体:听说过iPhone,并且知道它“很酷”,但还有大量障碍阻止他们成为用户——比如,我有一个朋友,坚决不买水货,觉得那简直是在“损害自己的名誉”。

3、对价格不敏感的人。这一群体可能是联通iPhone的最大潜在用户群,他们收入颇丰、对新IT产品和技术不甚了解、更没时间折腾刷机,可能是商人、企业中高层、大忙人。

4、送礼。经朋友肖洁提醒,我觉得这个需求也不错,不管是送商务伙伴,还是亲朋好友,都算是不错的面子礼品。凭中国人的观念,如果送水货,确实有些“为了捡便宜,不够满心满意”之嫌。

实际上能够看到本文的读者,往往就不大可能是联通iPhone的潜在用户。但你们可以想想自己周围,是否存在上述3种类型的人,凭我的经验,大有人在。(陈佼)

2009-10-29

再过1个月,饱受争议的竞价排名将寿终正寝,享年8岁。套用一句烂俗的话,百度关闭的不是一个盈利手段,而是寂寞——既然20%的收入、70%的客户已经到了“凤巢”,那就让竞价排名去死吧!

本来想为这个即将行刑的老伙计写一篇“墓志铭”,但突然觉得,另一个话题似乎更有意思——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关闭?正如百度Q3财报分析师会议上一位分析师的疑虑:为什么不选择1月1日?那可是辞旧迎新的好日子。

华尔街显然觉得这一切来得太早了些,消息公布后百度的股价将这个观点鲜明地亮了出来。对此,我想说的是,这再次证明了华尔街的目光短浅,机构们除了死死抱着一个“昨日黄花”不放外,能不能做点更有深度的思考?

前段时间有记者问我:你预计竞价排名什么时候关闭?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时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百度不会让关闭行为影响自己的业绩。个中文字的含义,不知道那位记者有没有听出来。

我说的可是“业绩”,而非股价。我敢断定,无论百度在什么时候做出关闭的决定,股价一定会往下窜。但很快,美国人会发现自己的大惊小怪、虚惊一场。

闲话饶舌,分析一下百度为什么将刑期定在12月1日:
 
1、正如我所说,百度不会傻到对“凤巢”没有信心前就动手,这可是它们绝大多数收入来源,命根子。从财报可以看到,“凤巢”有了7成客户、20%的收益。简单对比一下,竞价排名用了8年时间做到现在,份额是80%左右,“凤巢”用了几个月占到20%,结果说明一切。

2、按照这个时间,切换系统带来的负面影响,大概在2010年Q2就可以得到缓解。而Q2和Q3是传统意义上的旺季,要保证业绩上的高潮,刚好合适。如果推迟到明年1月,这个时间可能就顺延到Q3,不大靠谱。 

3、压力式推进。有时候客户很“懒”,不要以为他们是在犹豫,或者留恋。这就跟谈恋爱一样,只有了断了前缘,才能迎接新欢,脱离带水、优柔寡断只能是两头不讨好。
 
4、两头照顾不过来。平台的资源、客服,客户的精力,要同时维护两套系统,确实是浪费。这就好比家里有老婆,外面有情人,不折腾才怪。

有一个著名的禅的故事,可以注解这次百度的系统切换。说有大小两个和尚外出化缘,遇到一个MM,在河边踟躇不前。大和尚上前问道:施主可有难处?那MM皱眉告曰:这河水深浅不知,奴家欲去对岸而不得,师父可能帮我?大和尚遂身背这女子,涉水而过,片刻即返。小和尚不解,但又不好问。走了十里地,小和尚终于忍不住了,问曰:师兄,我们是出家人,身背一女子,这如何使得?大和尚头也不回的往前头,答曰:什么女子?我早就“放下” 了,为何你还没有“放下” 呢?
 
百度已经放下了,客户已经放下了,华尔街还放不下。为之一笑。(陈佼)

2009-10-23

最近在看《免费》(free)这本书,说实话,书本身写得只能算马马虎虎,不过光环很耀眼,作者写过广为传唱的《长尾理论》。

但《免费》倡导的商业模式一定被很多中国商人推崇,比如陈天桥,比如马化腾,再比如周鸿祎。但有意思的是,你在百度搜索“免费杀毒软件”,排在第一位的却是“不免费”的金山毒霸,排在第二位的也是“不免费”的瑞星,刚刚“免费”的360只排到了第四。看来,“不免费”目前略占上风,哈哈。

对于免费,其实早在清代就有人用过这种商业模式——写《聊斋志异》的蒲松龄。在写这本鬼怪小说前,蒲松龄在琢磨怎样既不付版权费,又能搜集到更多的创作素材,于是他开了个茶铺,茶客只要能讲个鬼故事,就可以免费喝茶。可以说,正是免费模式成就了蒲松龄。

中国有句老话,叫“便宜没好货”,如果推到极致,可以叫“免费都是烂货”。但从另一种逻辑来说,免费的产品,其“抛弃成本”极低,如果免费的都是烂货,那很容易被抛弃。假设Google搜索是付费的,对于买了Google服务的人来说,即便对搜索结果不太满意,也不大可能换到百度。

先秦时期中国的性很开放,《诗经》记载,年轻男女如果没有配偶,都集中到“桑社”自由ML,而不必经过礼仪成婚。在这个现象中,“桑社”开的性派对是免费的,婚俗嫁娶是收费的,结果就是性派对后男女一拍而散,婚姻之后却鲜能离婚。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逻辑。我的意思是,周鸿祎最近推出360免费杀毒,实际上将自己推上了一个矛盾之中:一方面,免费能招揽大量用户,另一方面,免费又很容易让用户离开,哪怕他只有一丁点的不满意,因为“反正免费,丢了也不可惜”。

而且还有一点,一旦免费开始,收费就再无回旋余地。QQ是免费的,但当年有个插曲——腾讯关闭了免费QQ申请服务,只能通过手机付费申请,结果迅速培养了新浪UC,幸好小马哥悬崖勒马,否则说不定今天的IM格局要改写。

免费是一种商业模式,也是一种颠覆格局的杀手锏。与不免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纯粹相比,免费需要勇气、责任,更需要智慧。(陈佼)

2009-10-16

度过了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间,最近视频行业重新热闹起来。不过,我感到很纳闷——易观国际的数据说,2009 Q2网络视频收入是1.22亿——天啊,如果这个数字没问题的话,那闹的沸沸扬扬的视频行业其实算得上最寒酸的行业之一了。     

一堆有钱人为了抢个窝窝头争得你死我活?这个逻辑显然不通啊。听说有钱人往往都有个愿望:农夫、山泉、有点田。莫非大佬们赚大钱赚腻了,想玩点返璞归真?也不对啊,2009每一个中国互联网BOSS早上起床,打开福布斯排行榜,能看到自己名字的,并不多。

后来我才想通。冯鑫说,视频行业要爆发了。换句话说,视频行业将要有钱了。那就不难理解看似“寒酸”的互联网视频行业大佬们蠢蠢欲动的真正原因。大佬们的对于行业趋势的感知从来都是非常灵敏的。大家抢的并不是窝窝头,而是金饭碗;大家争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

冯鑫说视频行业要爆发的时候,江湖还没有打打杀杀。我无法确定他会不会是一个出色的预言家,但是做产品和销售出身的他,往往会凭数字来得出结论,我相信冯一定掌握了某些数据。而且,后来发生的事,实际上也旁证了冯的先知先觉。

好吧。对于一个将要有钱的行业来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觉得答案只有两个字:竞合——因为有利益,且谁都要争上游,所以要竞争;因为产业链很长,无法一家通吃,所以要合作。内容、平台、广告、版权等等这些资源的择优整合能让视频行业迅速稳定发展。这些冯鑫想的很清楚,所以他很早开始着手准备互联网视频合作之路。

很多人将眼下的网络视频行业与当年的新闻门户相提并论,但不要忽略了其中两个区别:其一,视频行业的链条要长得多,涉及的利益方多得多;其二,和报纸这几年明显走下坡路不同,电视台还处于蓬勃发展中,从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等近年的举措来看,春天才刚刚开始。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在网络视频行业,很难诞生一家新浪,将内容生产方收入囊中。如果这很容易的话,早就有人这么干了。

还有一点值得玩味:电视台和版权机构显然是吸取了当年报纸的“教训”,有很强的“以我为主”的意识。它们深知一个道理——在自己的主场作战,才有胜算。不信大家可以去问问所有电视台的新媒体部门老总,他们一定会告诉你:我们要做的是“网络电视”,而非“网络视频”。

行业内的人喜欢谈合作,比如冯鑫,他很讨巧,因为客户端与web受众覆盖率低,可以分享广告主。而竞争,他们闭口不谈,但心照不宣。在未来的若干年里,这种竞合格局,这种混沌的阵势,甚至这种心照不宣,都将持续。

这种“竞合”甚至涉及到上级的主管部门,看看最近文化部和版署的事就知道了。和视频产业沾得上边的,至少有广电总局、文化部、工信部等,到时候免不了会有一些雷人的事发生。

总之,我认为,“竞合”将是中国网络视频产业未来若干年的主旋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