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1-25

陈佼观点利用奥巴马夫人的恶搞图片事件,谷歌在全球范围内做了一次漂亮的“搜索引擎结果公正性”公关。但让我感兴趣的是,奥巴马夫人如果想删除这张照片,有办法吗?答案却折射出搜索引擎作为媒体的一些漏洞。

在谷歌的“Michelle Obama”图片搜索结果页面,第一个结果是奥巴马夫人的恶搞照,谷歌对这一事件的处理值得所有公关从业者学习——既没有做“鸵鸟”,又没有违背自身的原则。

谷歌的处理方法是:在结果页面的顶部刊登了一则“道歉声明”,在指出无法删除这一结果的同时,也重申了谷歌对待搜索结果的原则。这很巧妙的化解了可能的公关危机,并顺便为自己的“公正”做了一次免费广告。

谷歌的搜索结果、搜索快照真的无法删除么?答案是否定的。以下情况你就可以利用谷歌的“网页删除请求工具”提出删除申请:

1、如果原网站已经将恶搞内容删除。也就是说,奥巴马夫人需要先联系原网站,根据这一网站的内容删除原则来申请删除,成功后就可以联络谷歌,要求对方尽快进行删除。

2、如果能够证明这一结果页面中包含成人内容,并且奥巴马夫人的全名包含其中。

3、如果这一结果页中有奥巴马夫人的社保号码、身份证号码、银行账号、信用卡号码或者手写签名图。

从奥巴马夫人那个恶搞结果来看,以上三个条件似乎都不满足。如此看来,他只有雇佣一个SEO团队来进行针对性优化,以改变搜索结果的排位了。

我很同情奥巴马夫人,从实际情况来讲,谷歌的这一搜索结果已经对她本人造成了伤害——如果它没有排在这个位置,而是只在原网站中传播,情况不会这么糟糕。也就是说,如果原网站对奥巴马夫人构成了肖像侵权,那么谷歌客观上是帮凶。但现在的情况是,奥巴马夫人恐怕只有联络原网站或者通过法律干预来解决。

这不公平。我建议谷歌可以进一步增加删除搜索结果的条件:比如收到法院的传票,即事件未有结论期间,暂时删除结果(或在结果中标注“这一结果的指向存在争议”)。

陈佼观点:这桩收购应该是酷6资方怂恿、酷6创业团队尚可接受、盛大心领神会的结果,对三方都有好处。但对于视频行业来说,这一收购案却透露出了一些危险信号,这个行业注定命运坎坷。

 

这一桩收购本来很简单,但让我匪夷所思的是,据说大家都“很看好”。或许这个结果对酷6创业团队、投资方、盛大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从这起收购中,一些危险信号不得不引起大家注意:

 

1、如果目前披露的4400万美金属实,这是一桩“贱卖”的交易,起码从账面上看如此。从酷6此前公布的数据,第一轮融资金额是1000万美元,第二轮是3500万美元,合计4500万美元,不管这个数字有多大水分,“贱卖”是绝对的。

这代表投资方对酷6独立经营的前途不具备足够的信心,改将宝押在更有实力、更有想象空间的盛大身上,寻找新的退出机会。

 

2、这一收购折射出垂直视频行业的生存环境已十分恶劣——VC急着“傍大款”另寻出路、版权纠纷一直不断、政策不明朗、运营成本极高。酷6基本上算是上岸了,但对依然还需要熬的其他从业者来说,困难重重。

 

3、目前来看,垂直视频网站只有两个选择:其一,等待另一个“盛大”的接盘,但必须接受“贱卖”的事实——酷6的收购价格已经为此提供了一个标杆;第二,继续耕耘,等到拨云见日的一天,但在目前盈利能力尚不够强壮的情况下,要融到下一轮的资金,谈判不容易。

 

4、也就是说,不管作何选择,这一行业目前的预期都与2005年风起云涌时相去甚远。当然,这不是中国独有,Google收购的youtube到现在也没见明晰的未来。

2009-11-23

陈佼观点:建议默多克说到做到,把谷歌干掉。而且一不做,二不休,将微软、雅虎等搜索引擎统统干掉。将自己置身于一个信息孤岛上,但这里也是自己的王国。不过默多克有这个底气么?

“老子要宰了你!”

“你来啊,脖子给你,宰吧,不宰你是孙子!”

“老子要宰了你!” 

以上是默多克与Google之间的对话。本来只是一行代码的事,默多克偏要如此磨叽,喋喋不休的,一点都不爷们儿。倒是Google挺爽快——老子随时准备好了。

默多克的内心很矛盾,他面临一个“to do,or not to do”的难题。如果宰,自己不判个死刑,恐怕也是死缓;如果不宰,眼看着仇家靠自己的东西,吃香的,喝辣的。

正在矛盾的时候,默多克想起了另外一个人——仇家的仇家,微软。微软是个财主,而且早就想宰了Google。在这个问题上,微软和自己是有“共同利益”的。如果微软愿意给“灭口费”,老子今天晚上就宰了Google。

这么一想,默多克几次三番对Google说“老子要宰了你”,实际上是说给微软听的。可怜的微软,一听这话就****上腺激素分泌,“快啊,快啊,快宰”,可就是只听到雷声,见不到雨点。

默多克应该知道:别说一个新闻集团,就是十个八个都没办法帮助微软干掉Google。而干不掉Google,微软再财大气粗,也不会愿意接下这桩买卖。

更糟糕的是,即便默多克与微软达成协议,并且纠集了一大帮报业的兄弟们,微软索引的东西也可能很快在Google找到。互联网有一个物种叫“蜘蛛”,有一种方法叫“copy&paste”。

于是,这个事情的最终结果很可能就是:默多克继续“老子要宰了你”,谷歌继续“随时奉陪”,微软继续“快啊,快啊,快宰”,然后,不了了之。

2009-11-21

陈佼观点:我很反感这些毫无意义的口水战,但商业竞争就是这样,当利益重新分配的时候,战争无可避免——只有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但我只希望各位大佬们在口水四溅、你死我活的时候,不要忘记了用户的感受,当年3721、百度、CNNIC之争的教训还不够惨痛么?

360和金山又干起来了。这不是杀毒行业第一次纷争,更不是最后一次。几乎可以肯定,接下来,北京的天空将普降“口水”,直至黄河泛滥,大家先打好伞。反正我已经闻到了口水的腥味。

为什么会这样?暂且不表。这几天Google发布了它的Chorme OS,免费的,Google和微软这对老冤家(不管是他们真的是这样,还是别人挑起的)往后的日子不会相处得很甜蜜,除非巴尔默愿意将Windows和Office这两颗摇钱树拱手相让。

Google推免费操作系统,等于是在挖微软的祖坟,不干仗才怪。更可怕的是,同样被挖祖坟的,除了微软,可能还有一大堆一门心思靠收取licence过活的软件企业。

现在国内的杀毒行业跟这个很像。就在几个月前,360还和金山打得火热,金山是360合作的第一家国内杀毒厂商。但一旦免费杀毒出来之后,“友好”变成了“暧昧”,并很快恶化成口水。这一点,连周鸿祎都承认——免费杀毒会影响与合作伙伴的关系。

我可以做个预言:360与金山之战,可以宣告中国杀毒软件行业“口水时代”的来临。之所以将其上升为“时代”的层面,是因为之前的“口水战”只是零星的局部战争,往后恐怕是拉锯战、持久战。

除非一方干掉另外一方,这个“口水时代”不会终结。所以,大家不必去深究每一次口水战谁对谁错,因为根本就没有对和错,只有利益,只有免费和收费的对立,只有大佬们的恩恩怨怨。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对这种毫无意义的口水战已经厌倦,但商业竞争就是这样,当利益需要重新分配的时候,战争无可避免。天下所有的口水战几乎都可以从这里找到注解。

既然枪已上膛,既然箭已在弦,那就让口水战来得更猛烈些吧。我只想替广大网民请个愿:各位大佬在斗得你死我活、杀得双眼通红的时候,悠着点,别走火,多考虑一下用户的感受,切莫重蹈当年3721、百度、CNNIC之争的覆辙。

失去了用户,失去了民心,啥都完了。

2009-11-20

陈佼观点:这不过是一个优化版本的Linux,加上速度飞快的SSD硬盘,再加上已有的Chrome浏览器和一大堆已有的web应用而已。选择在这个时间发布演示,谷歌的目的是:一是提前与Windows 7****;二是与上网本嫁接;三是为开发者争取开发应用的时间,谷歌已开放源代码。

G粉们先别骂我。写下这个标题,我单指谷歌操作系统。这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相信谷歌自己也会承认这一点。先来简单阐述我为什么这么说:

1、启动快速是Linux+SSD的功劳。从国外的网站得知,现在版本的谷歌操作系统启动时间是7秒钟,这个成绩只能说“还好”,并且不能完全算谷歌的功劳。假设一个没有预装任何应用、新装的简化版本Linux,加上一个飞速的SSD固态硬盘,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了。

而对比一下Windows 7,如果同样的硬件环境,会稍长一些,但并不让人抓狂。

2、所有应用都基于Web,这是Chrome浏览器+一堆web应用的功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谷歌操作系统的发布,其实是它苦心经营多年的最后一步而已。在谷歌的思想中,操作系统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让Chrome浏览器能运行、并正常访问互联网,仅此而已。

3、全新的安全计算模式,差不多就是有了验证机制的还原精灵。由于所有行为都在浏览器中操作,所有数据都存于云端,所以谷歌操作系统无需考虑数据备份、数据安全问题,这就意味着,它能随意让操作系统重新恢复——不管病毒、木马如何攻击你的系统,一切清零即可。

所以我认为单纯讲谷歌操作系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言,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欣赏它,更不代表它未来没有市场。所谓“技术含量”与市场占有率,根本就没有什么逻辑关系。如果谷歌操作系统能够成功击败Windows,最大的功臣应该是谷歌一切以网络为中心的思想,最重要的工具应该是Chrome浏览器。

但我还要提出一个观点:在未来的很长时间里,谷歌操作系统依然还只能是个玩具,它尚不具备与Windows抗衡的整体实力。不是它不够出色,而是谷歌需要芯片厂商、软件商、开发者、PC厂商等诸多盟友的支持。

但问题可能就在这里,对于那些诞生在Windows同时代的软件商们,他们已经习惯了靠收取授权费过活,它们的经营思路很多都是与互联网相悖的,要说服它们,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谷歌操作系统本身在砸很多人的饭碗。

总之,谷歌操作系统不是一件技术的事,是一件利益重新划分的事。

2009-11-19

陈佼观点:。中国域名可能成为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CNNIC站在广场中央,以国家民族尊严的名义,振臂呐喊:兄弟们,洋鬼子霸占地址栏的时代彻底过去了!这场面极具煽动性,也极有道德优越感。同样的事,n年前已经发生过,也许只不过,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听闻“。中国”域名要在2010年正式上马了,我替我老爸感到高兴,他没学过拼音,英文早忘光了,要说这域名啊,还是咱国产的好;顺便我也替我爷爷高兴了一把,他读过几年私塾,先生可没教他ABC,说不定还能抓住互联网的尾巴,将夕阳红洒在IE地址栏里。

老爸老妈高兴了,爷爷奶奶高兴了,外公外婆高兴了,整个社会就和谐多了。我突然想起了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同学那句经典名言:你有小孩吗?嗯,对,咱这个中国域名的广告词就出来了:你有老人吗?

我也想好了:等咱有了钱,做一个网站,申请一堆域名,啥.com、.cn、.中国、.中國、.公司……能整的都给它整上,每天换一个,一个月不重复。再弄个通用网址,买一堆关键词,甭管你输入啥,准能直达,倍儿有面子。

我还想好了:金融危机来了,奥巴马来了,咱中国人现在站起来了,域名也鸟枪换炮了,以后咱中国的网站就一定要用中国域名,抛弃英文域名,你们这帮洋鬼子,想赚人民币,先学好中文吧。 

这一切,都要感谢CNNIC,感谢ICANN。

想到这里,我心里美滋滋的,但当我走出家门,一股寒流猛烈袭来。我接连打了几个寒颤:

1、中国域名真的能提升国家形象么?

提升中国形象,不需要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中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也不需要建立在中国域名上。中国人还不至于脆弱、虚荣到这个地步。

如果要用这样的逻辑来理解,那么次序如“XX。中国”本身就是对中国语言习惯的一种歧视,或者至少说不尊重——只有英文语系才会说“BeiJing,China”,中国人只说“中国北京”。

如果是这样,那中国的车牌号(这是你车的身份标识)干脆都换汉字吧,它们至今还被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垄断呢。

2、不符合“效率优先”的原则

从效率的角度来看,“。中国”域名一次性会增加“.中国”、“.中國”等域名,再加上注册汉字的简繁体,域名就是一大堆。这似乎并不会造成访问者的困扰,但你能将域名后面的网页文件名也弄成汉字的么?

3、谁在其中谋取利益?

很明显,“。中国”域名的本质定位是网站的“第二个网址”,也就是说,对于域名管理机构、服务商,这一块需求完全是额外创造的。我不否认在某种角度它存在积极意义,但同时也是一个圈钱的工具,或者说一个商机。

就在“。中国”申请递交之际,CNNIC的北龙中网公司“宣告成立”,这莫非仅仅是巧合?

4、谁会使用中国域名?

第一,老外不会用;第二,中国的年轻人用不着;第三,中国的中老年网民,或许有点用,但有了hao123,有了搜索引擎,真的有必要一定要一个别扭的“XX。中国”?

从本质上来讲,“。中国”与通用网址、已死的3721实际是一个东西。如果他们真对网民很有用,就像Flash player、在线银行,网民绝对不会介意多装一个插件。你可以理解为,这个插件装到了ICANN的服务器上,而已。

好话大家已经说尽了,以上是我的几句刺耳逆言,希望兼听则明吧。

2009-11-15

陈佼观点:在阻碍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众多因素中,最难扫平的,不是人们的消费习惯,也不是基础平台建设,而是利益再分配过程中的那些原有的既得利益者。

 

淘宝彩票频道被停掉了。究其原因,淘宝有些支支吾吾,但谁都知道,这来自“有关部门”的下文。当然,这里的“有关部门”并不神秘,而是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以及财政部等多头管理下的彩票中心。

 

每一个得到这个消息的淘宝彩民,都在骂娘——这意味着他们只能冒着H1N1、冒着暴雪,每天朝彩票下注点跑了。更糟糕的是,他们已经习惯了“合买”,习惯了“追号”,不会错过兑奖,这下全部歇菜。

 

两年前的一幕再次发生。当时五部委曾经联合下文,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叫停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业务。不过后来这一禁令并未得到彻底执行,包括淘宝在内的众多网站实际上在打擦边球。而上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家都在问:为什么?从淘宝的公告和来自官方的解释,都指向一个原因——很多网站利用彩票代购做着私彩、赌博、诈骗等非法活动,这一领域乌烟瘴气、缺乏监管,所以只能“一刀切”。

 

但问题的根源并不在此。这两年淘宝的彩票事业蒸蒸日上,据说一个月达到了1亿的销售额,但其合作方却来自区域的彩票中心——主要是上海和江西。

 

这一点非同小可。其一,由于互联网没有地域限制,这势必冲击了其他省份线下****站的利益;其二,由于各省份彩票属地方财政,这实际进一步触动了地方政府的利益。

 

由此我们可以想象“大棒”再次祭出的真正理由:原来的既得利益者自然会因为“业务萎缩”闹到国家彩票中心,后者出于无奈,只好痛下杀手——大家都别玩了,一夜回到解放前。

 

实际上这并非个案,对于很多企业都存在一样的问题——一直以来,对互联网这个销售渠道,都采用放羊式管理,各个区域代理商自行把控,但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互联网开始冲击线下渠道,之前没有重视电子商务的区域代理商必然反水。结果搞得一地鸡毛,难以收场。

 

在这个问题上,“有关部门”的“一刀切”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无能,一种历史的倒退。真正良性的解决方案,是直面电子商务为彩票事业的进一步繁荣做出的贡献,用更科学的办法来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实际上,彩票是一种非常适合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的商品,如果“有管部门”利用得好,互联网能让中国的彩票事业达到一个新的繁荣。

 

值得借鉴的是那些面临同样问题的企业的做法——将互联网售彩业务独立出来,直接由彩票中心把控和操作。尽管这样同样会冲击线下的渠道,但中国人普遍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利益完全可以平衡。(陈佼)

 

 转一下一位匿名网友发来的回复,我不做任何评论,各位自行分辨:

博主,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水绝对不只这么深。
各省网点如果利益不均,完全可以协调上海,江西让出一部分。

关键是返奖比例。
福彩为例,如果官方说返奖率50%,那就是50%。
因为数据都聚集在各省中心那里,谁也无法调查.
但淘宝的彩票发展下去,淘宝一站的****占全国****量的总比例达到10%甚至50%以上。

那么淘宝网这个民营私企会掌握福彩的真实返奖率。
就算淘宝不公布,但是淘宝总会公布由多少个头奖吧。
那就将又下面的场景出现:
淘宝销售的一半返奖率25% 线下销售的一半返奖率75%
淘宝网民一年2个五百万,线下销售动辄三五亿。
这个…博主你说是么

2009-11-12

本文发表在我在《电脑报》的专栏,《电脑报》是一张面向大众的报纸,所以本文并未深入涉及行业,主要探讨一种现象。


很久以前,有一句话流传甚广——“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到现在,你到底是“狗”还是“猫”,或许并不由你决定,而是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操控着。笔者并非危言耸听,这一切都是事实,只不过你从未察觉……

 

收藏夹的没落

“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过IE的收藏夹了。” 舍弃一个软件的功能,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事,但却引起了小张的“恐慌”——曾几何时,收藏夹是他每天上网冲浪的第一步,浏览里面的网址几乎是他的全部网络生活。

这一切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因何而起,小张想不明白。但此事非同小可,这就好比一个天天陪你读书的书童,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但你却过了很久才发现。想到这一点,他感到不寒而栗。

小张并不知道,这个现象的背后有深刻的根源:以前用收藏夹,是因为网址太多、太长,记不住。后来随着搜索引擎的普及,他不再需要记网址,要访问的时候,敲一下关键词即可。

也就是说,搜索引擎成了收藏夹的掘墓人,同时也让小张变得“懒惰”。这很奇怪,搜索实质上提供的是信息筛选服务,却颠覆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

 

70后“脑残”

和小张一样,老刘最近也有一个“突然发现”,他在翻看自己和网友的聊天记录时察觉到,相比以前,自己用诸如“偶”、“囧”、“酱紫”之类的词汇几率大增,甚至偶尔还会出现几个90后的“火星文”。

老刘已经30多岁了,是个标准的70后。“怎么会这样?一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同化我,我对90后并不感冒。”

这种推动力量其实是腾讯。老刘是QQ用户,尽管他抗拒这个软件,觉得“太娱乐”,但工作需要,不得不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QQ会有新闻窗口自动弹出,甚至以系统消息的方式强行推送,久而久之,老刘经常浏览腾讯论坛的贴子,这里都是90后集中的地方,被同化成为必然。

这一发现让老刘感到恼怒,他决心以后注意自己的言辞,保持70后该有的风格。但他能成功么?

 

邮箱的“漂泊”

第三个网友小马出场。他带来的是邮箱的故事:最开始用163电子邮局;后来收到一封来自雅虎“1G超大免费邮箱”的邀请函,经不住如此大容量的诱惑,小马转投雅虎;没过多久,谷歌更猛,容量几乎没有限制,于是又转投了Gmail;而最新情况,小马用的是QQ邮箱——不仅容量无限,上百兆的附件都可以发。

让小马不明白的是,在整个过程中,他并没有任何主动行为,仿佛是被谁牵引着在做决定。更有趣的是,在使用不同邮箱的阶段,他的访问习惯也截然不同——用雅虎邮箱时,会顺带用它的网络硬盘,用Gmail时就顺着菜单用上了谷歌的其他服务,而用QQ邮箱之后,经常会去别人的QQ空间瞄一下。

“这好像被下了一个套,钻进去就出不来。”小马隐约有种担忧,当然,这完全是我自愿的。

 

有关“门”的争夺

 

小张的“恐慌”、老刘的“恼怒”以及小马的“担忧”,实际上都指向同一个问题——通往网络世界的“门”。

近年来,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互联网巨头们几乎无一例外的启动了“门”战略——谷歌和百度都在力推个人门户,百度还收购了初级网民最大的“门”——hao123;以腾讯为代表的客户端也在不遗余力地利用“弹窗”之类的方式打开越来越多的“门”;网易则依靠163、yeah、126等邮箱体系抢夺入口。

现有的“门”被瓜分完毕后,后来者又开始创造新的“门”,比如,搜狐推出的输入法迅速让它成为用户最亲密的伙伴;更有甚者,还没有找到长久之计,也要先把“门”立起来再说,比如360,它急不可耐的要推免费杀毒,其实还是逃不过“门”这个字。

“门”怎么有如此大的价值?从小张、老刘、小马的故事中就能看到。各大互联网势力对“门”你争我夺,决定了网民在线生活的去向,而不同的“门”所代表的族群和文化,又将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网民的行为习惯、思维方式,继而进一步影响到他们的价值观、道德观,甚至更多。

回到本文开头,你在互联网上究竟是谁,或许由不得你做主,而取决于“门”的争夺结果。被人主宰的滋味并不好受,幸运的是,你虽然在被无意识的选择,但仍然尚有主动性。(陈佼)

2009-11-11

职业的炒信用公司见过很多,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中差评删除公司”。这两天有机会与一位自称是“专业删除淘宝中差评信用”的人士进行了一番聊天,有一些惊人的结论:

 1、最近这个业务普遍涨价了,原因是“成本上升”。具体大概是200-300元/条不等。

2、公司有自己的“原则”:半年前的中差评一般不删除(或者服务价格很高),同一个卖家多次找上门服务不接,如果卖家“诚信有问题”的业务不接。

 3、公司自称“代理”,拒绝透露他们通过何种方式来操作,但我发现,对方在报价上一个标准:如果买家的ID是认证ID,则收费便宜些。

相信各位和我一样,最关心的是对方究竟是通过怎样的途径来操作的呢?经过与该人士的周旋,结合我从其他从业者中了解到的情况,主要有以下两种方式:

方式1:通过沟通、持续骚扰、恐吓、诽谤、栽赃等一切手段,胁迫买家修改评价。反正只要买家不修改评价,就折磨到底,并且为了确保安全,一切行为都是匿名进行的。

方式2:来自淘宝内部人员的灰色操作。据一位业内朋友透露,“淘宝小二”尽管只是普通的运营人员,但权利极大,有足够的权限对评价进行处理,甚至可以关闭某个店铺。

呜呼。中国电子商务的诚信系统做到这个地步,真的是让人无语——“产业链”细分得太厉害了——除了这个和刷信用,还有诸如“刷收藏”、“出售淘宝白号”、“出售信誉号成品”等等。我已经安排所服务的《现代计算机》杂志社记者进行跟踪调查,希望能有进一步的发现。

就我自己的观察,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细分的灰色产业链,主要的根结还是在平台的信用体系建设上——现在的网购评价体系对好、中、差评的结果过于依赖,几乎成了唯一的参考。也难怪卖家见到差评就神经紧张,久而久之有了“差评情节”,形成了庞大的“差评删除需求”。有需求,自然会有市场来满足。

面对信用作弊,淘宝发起“自查”,最近又搞起了“第二波”针对平台外的打击行动,我很疑心这些举措的长期效果。多半可能的结果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利益面前,任何道德的条条都很容易崩溃,何况中国人普遍缺乏信仰,心中没有上帝,更多的是人民币。

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根源上着手——减少卖家和买家对好中差评的依赖,降低其权重,建立更科学、更多元化的信用鉴别机制。可以参考的,比如百度有啊的“满意度”打分(现在淘宝也有类似的打分系统),满分100分,相当于有100个评级,而好中差只有3个评级,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90分以上算是“很好”,即便有一些差的打分,也比较容易稀释。

还有一个问题,不同的商品应该有不同的信用权重。比如同样在淘宝,同样的开店,假设评价客观公正,卖一辆汽车,显然要比卖一根绣花针,其评价结果更有参考价值。这就好比信用卡,你刷得越多,还款越及时,得到的信用额度就会越来越高。但在现在这种一刀切的系统下,这一机制很难启用。

以上两点我认为是当前的网购平台完全可以做到的。关于诚信体系建设,肯定是个长期的过程,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但如果只是一些治标不治本、不痛不痒的举措,而不从根本上下功夫,恐怕诚信问题永远是个问题。

2009-11-10

本文为中山大学《现代计算机》杂志社“总编寄语”栏目所作。

最近在复习河南大学王立群教授的“读史记”节目,王的历史讲得生动、严谨、风趣,但更让我钦佩的是他对历史的感悟。其中最经典的,是他为人生成功总结了“四个行”理论——一是自己要行;二是别人要说你行;三是说你行的人自己本身也行;四是身体要行。

仔细对照想想,这“四个行”确实值得玩味。与著名政客李斯的“老鼠理论”相比,“四个行”讲的既是成功的标准,也是成功的方法论。

于是自然联想到了品牌的运作,其中也能找到异曲同工之处:一是自己要行,讲的是研发、制造体系,产品本身要行;二是别人要说你行,讲的是市场定位,纵然产品再优秀,没有市场或者市场定位偏差,也是徒劳;三是说你行的人自己本身也行,讲的是marketing,媒体掌握着话语权,占据舆论制高点,如果他们都说你行,事半功倍;四是身体要行,讲的是品牌的塑造需要持久战,迅速蹿红而无积淀者,来得快去得也快,止增笑耳。

产品、定位、市场,再加上一点点耐心,品牌的力量将久而弥坚。说起来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但分解开来却变幻无穷,任何一个小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全盘皆输。

而回首过去的几年,中国IT硬件产业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导致变化的因素有来自大环境的,也有来自小环境的。这又为“四个行”增加了一丝不确定,要在风云变故的市场中游刃有余,或许,还需要一个东西:运气。换句话说,上帝得要说你行。

尽管我这里说的是“品牌”,其实和每一个人都有关系,经营自己其实就是经营品牌,所以“四个行”放诸四海皆准。看到本文的读者,不妨共勉。(陈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