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3-23

陈佼观点:Hulu和youtube之争颇为激烈,有人说Hulu在中国没戏,有人说视频分享模式才是未来的王道,但就目前来看,youtube可能赢得用户,但只有Hulu才能赢得客户。

最近Hulu热得发烫,很多网站言必称Hulu,门户网站们一路紧盯推出视频频道,百度更是直接联手Hulu背后金主,从头到脚打造中国Hulu。

迫于Hulu的压力,YouTube高层表示:每播放7次视频,就有1次能创收。不禁要问,做Youtube的广告客户何其难?广告主似乎永远无法预知,自己的广告会与哪些内容搭配在一起。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国内视频网站几乎都选择了“绕道而行”。优酷主推的营销案例是诺基亚直播演唱会的形式,期间一度封站直播,土豆选择了单独制作节目的形式,形形色色的视频征集大赛更是被视频网站广为采纳,但囧的是,这些似乎全然与火热的影视剧版权争夺搭不上线。

据传,这几年的中国视频行业,很多视频网站在广告接单时,都必须签一张单独的投放内容安全保障书的类似协议。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视频征集大赛此起彼伏了,那可是规避版权风险的最好方法。

在这些有趣的对比后,是个尴尬的现实:视频广告面临的是广告主们的极度脆弱的信任。

从这点看,Hulu是个异数。传统的膏药型button广告不见踪影,几乎只有最最简单的贴片广告,撑起了一年内就盈利的奇迹。

个人觉得,Hulu贴片广告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

1、贴片广告发挥的是内容的价值。现在的视频网站抢版权一片混战,如果视频网站抢来了影视剧,却分流不来电视广告,又有什么意义?要知道,贴片正是电视广告的网络版。

2、贴片广告可以迅速规模性复制到全站。同样的预算,发布一个贴片广告可能只是一个工作人员十分钟做好的事,但组织一次视频征集大赛,天呐,起码一个团队一个月不能掉以轻心。

去年的这个时候,易凯资本王冉撰文称,Hulu的商业模式如同它的页面一样纯粹、简单、干净。中国的Hulu同样是个宝葫芦。

事实的确如此,凭借最简单的贴片广告,Hulu无招胜有招,迅速上位。这不能不说是对Youtube的无情的商业讽刺。

听说百度奇艺也在广告投放体系上仿效了Hulu,但还没见到先不做评论。但在这里,先奉劝热衷于口水战的视频玩家们,不要迷失在越来越复杂的广告形式中,有时候,越是简单越靠近真理,贴片其实才是视频广告的未来。

2010-03-22

陈佼观点:Hulu和youtube之争颇为激烈,有人说Hulu在中国没戏,有人说视频分享模式才是未来的王道,但就目前来看,youtube可能赢得用户,但只有Hulu才能赢得客户。

最近Hulu热得发烫,很多网站言必称Hulu,门户网站们一路紧盯推出视频频道,百度更是直接联手Hulu背后金主,从头到脚打造中国Hulu。

迫于Hulu的压力,YouTube高层表示:每播放7次视频,就有1次能创收。不禁要问,做Youtube的广告客户何其难?广告主似乎永远无法预知,自己的广告会与哪些内容搭配在一起。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国内视频网站几乎都选择了“绕道而行”。优酷主推的营销案例是诺基亚直播演唱会的形式,期间一度封站直播,土豆选择了单独制作节目的形式,形形色色的视频征集大赛更是被视频网站广为采纳,但囧的是,这些似乎全然与火热的影视剧版权争夺搭不上线。

据传,这几年的中国视频行业,很多视频网站在广告接单时,都必须签一张单独的投放内容安全保障书的类似协议。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视频征集大赛此起彼伏了,那可是规避版权风险的最好方法。

在这些有趣的对比后,是个尴尬的现实:视频广告面临的是广告主们的极度脆弱的信任。

从这点看,Hulu是个异数。传统的膏药型button广告不见踪影,几乎只有最最简单的贴片广告,撑起了一年内就盈利的奇迹。

个人觉得,Hulu贴片广告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

1、贴片广告发挥的是内容的价值。现在的视频网站抢版权一片混战,如果视频网站抢来了影视剧,却分流不来电视广告,又有什么意义?要知道,贴片正是电视广告的网络版。

2、贴片广告可以迅速规模性复制到全站。同样的预算,发布一个贴片广告可能只是一个工作人员十分钟做好的事,但组织一次视频征集大赛,天呐,起码一个团队一个月不能掉以轻心。

去年的这个时候,易凯资本王冉撰文称,Hulu的商业模式如同它的页面一样纯粹、简单、干净。中国的Hulu同样是个宝葫芦。

事实的确如此,凭借最简单的贴片广告,Hulu无招胜有招,迅速上位。这不能不说是对Youtube的无情的商业讽刺。

听说百度奇艺也在广告投放体系上仿效了Hulu,但还没见到先不做评论。但在这里,先奉劝热衷于口水战的视频玩家们,不要迷失在越来越复杂的广告形式中,有时候,越是简单越靠近真理,贴片其实才是视频广告的未来。

2010-03-20

陈佼观点中国只有解决了我们做产品的态度和良心问题,做出用料充分、品质过硬的产品,才有资格去谈“中国创造”。

 

又过了一年的3.15。我们每年都在喊“打假维权”,都在强调“品质第一”,都在呼吁做“放心产品”,但对于中国制造的现状来说,其实说太多假大空的话毫无意义——什么时候中国企业在采购的时候能不那么抠门,不偷工减料,不以次充好,“ made in China”就会有更好的口碑。

谈这个观点是因为我深有感触。以我所在的IT硬件产业为例,真正技术含量高的是上游的芯片厂商,Intel、AMD、NVIDIA等,下游的主板、显卡、内存等核心配件次之,再有就是技术门槛更低的外围周边设备。如果说芯片厂商的产品竞争力来自技术的积累,那么处于下游企业产品的竞争力更多是谁家更舍得——同样的价格,采购更好的电容、用更贵的原材料,其性能的提升立竿见影,当然相应的成本也就越高。所以讲到本质,IT硬件产业,很大程度就是衡量企业采购的议价能力,衡量企业的良心。

我之前曾经做过几年硬件评测编辑,也负责过杂志社的评测室,有机会接触到几乎所有的DIY硬件产品,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主板品牌技嘉在2006年第一个做全主板固态电容,和一般的电感电容相比,固态电容的性能自然是不可相提并论,但同时采购成本也极高。当时我曾经和一些负责采购的业内人士聊过,他们普遍觉得“如果要做全固态的用料,成本上抗不住,如果没有控制好供应链,出货越多,也容易亏得多”。之后又上了低ESR固态电容和日系全固态电容,这种品质和成本的矛盾更加激烈,每升级一步,都是对企业综合实力的进一步考验。但是如果要专注于品质,矛盾是必须面对的,可以看到的是,这很实在,没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这是我要表达的第一个观点。第二个:在金融危机和后金融危机时代,很多受不了打击的企业在砍掉市场宣布费用之后,继续砍采购费用,将cost down做到了极限。说实话,对此我很担忧。如果技嘉是这个逻辑,那恐怕ESR、2倍铜之类的后续计划都会流产——成本可以无限压缩,但这样下去只会像山寨机市场一样,品质低到足以杀死整个行业。

这一点上,坦白地说,IT产业发达的美国、台湾比我们中国大陆的老板要靠谱一些。我曾经参与过多次电源产品的打假活动,很多产品偷工减料的程度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角度,老板都是大陆人——我亲眼见过往里面塞牛皮纸、装石头的(很多消费者靠电源的重量来大致衡量用料的好坏),这可能很极端,但可以想象IT硬件行业的鱼龙混杂。我也参观过很多工厂,在深圳,一家音箱厂商的流水线让见识到了工厂管理的极致,在合理的范围内,中国企业的成本压缩能力可以说全球无人能及,但愿意去踩高压线的人,还是太多。

此外,我还有一个观点:光是用料足还不行,企业还得学习驾驭这些原材料的能力。还是从上面讲的技嘉这个案例来看,去年它在主板行业引入了“2倍铜”技术,所谓“2倍铜”,说白了就是增加铜的量来解决散热问题——铜用得足,散热自然越好,但你不可能再来“4倍铜”、“8倍铜”,关键还得在现有的用料上最大化产品诉求。大家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以下“2倍铜”,会发现很多IT公司都在说采用了这个技术,但到底有多少是噱头,还是真能驾驭它(有些公司甚至根本没有自己的研发部门),这或许就是IT硬件行业研发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之一吧。

很多外设企业的营销负责人向我抱怨:没有什么技术更新,也没什么有特色的产品,都不知道该怎么炒作推广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中国制造、中国品牌面临的通病——技术密集型产业和企业都集中在了发达国家,那我们又该如何营销自我,或者说我们要向消费者输出怎样的价值观?我想了很多答案,但最贴切的没,还有最朴实的一个词——实在。

这次“两会”提出的一个最重要的话题就是——经济转型,而眼下我们的中国制造、中国品牌在品牌附加值上还处于低级阶段,要想一步跨越到“中国创造”,口号虽响亮,但我认为有些操之过急,中国只有解决了我们做产品的态度和良心问题,做出用料充分、品质过硬的产品,才有资格去谈“中国创造”。

所以,在315渐行渐远的时候,我也呼吁各大企业,放下那些噱头和花拳绣腿,回归到最本质、最基本的问题上来吧——不偷工减料、不以次充好、踏踏实实做产品,这是最基本的,但又是很多中国企业最漠视的。

2010-03-14

陈佼观点:从本质上来说,互联网在两会上变成“弱势群体”,但互联网不是被冷落了,实际上恰恰相反,互联网已经变成了唐僧肉。在被广为关注的三网融合走到一个新的阶段时,不管占有更多话语权的电信和广电会不会达成默契,有一点是肯定的:它们将要联合挺进互联网地盘。而互联网仅仅是他们的盘中餐么?答案相信在所有互联网从业者心里不言自明。

    

    互联网是“弱势群体”?答案毫无疑问。PK一下两会上的代表人数即可印证——电信行业至少16人,传统IT制造业有6人,而互联网行业,仅1个孤零零的陈天桥。难怪乎一位博客的言论称:“在这样一个自扫门前雪的利益集团诉求横行的平台上,互联网行业注定是弱势群体。”  

 

    我花了将近2个小时查阅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名单,始终没有发现这个名单和互联网行业有更大的关系。倒是看到了中移动有6人,联想有2人——我不禁要问,一个2000亿美金年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在7%的行业,以及互联网行业像李彦宏、马化腾和马云这样的大佬们,他们都不可避免地“被代表”了?

 

    这一组组对比,让人心寒。可爱的祖国,互联网被遗忘了么?没有,并且大家都惦记着呢——有人提议要取缔社会网吧、有人说要禁止人肉搜索、有人更建言对部分网络娱乐实行“分时段开放”……乖乖,热闹的互联网相关提案都出自外行之口,且唾沫横飞,金刚怒目。这让人哭笑不得: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要为互联网的未来指手画脚,但真正的当事者却只有当观众的份。

 

    那么,对于中国国民经济来说,互联网真的是“弱势群体”么?

    第一、对中国经济GDP的直接拉动。仅以搜索引擎来例,美国、英国搜索引擎产值占GDP的比重分别为0.12%、0.25%,中国只有0.02%,有巨大的潜力。就算是这0.02%为基准,互联网普及率每增长1%就会带来0.17%的省域经济增长。
    而从成本节约的角度,根据美国的数据,网络经济每年可以帮助美国节约高达2000亿美元,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2%,每年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0.4%,这个递增率每年10 年中能为普通美国人年均增加4%的收入。
    搜索引擎与电子商务可以说已经成为拉动中国经济良性增长的重要成分。众所周知,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增长被房地产绑架,要摆脱这种畸形的结构,扩大内需、提振消费、加强实业,就必须鼓励互联网的这种良性贡献。

我关注到两会中的提案——多是冲着中国互联网的娱乐化和催生的社会问题去的,比如“娱乐分时段”、“实名制”、“互联网法”等等。互联网对娱乐创意产业的改造我们可以抛开暂且不谈,却没有任何一个提案是对互联网商业价值的关注和提案

    第二、对国民经济就业的拉动。李彦宏也许没有算这个账,但我可以帮忙算算——仅百度就有30多万的客户,直接带来的就业岗位就有接近百万。而间接方面,搜索引擎拉动实体经济增长带来新增就业。据2008年的统计,经济增长每上升1个百分点,即每3000亿,就可以新增城乡就业岗位100万个。2009年搜索引擎市场的收入大概为69.5亿,由此带来的就业岗位还会更多。当然搜索引擎还处在起步的发展阶段,还有更多像电子商务等互联网产业对国民经济就业都产生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如此粗略一算,也只能是管中窥豹,在电子商务和搜索引擎之外,互联网产业催生的新增岗位更是层出不穷。更何况,还没有算上互联网本身的从业人数。

    第三、对中国人信息获取方式的革命。信息时代已然来临,谁能掌握其流通的规律,获得其精髓,方可立于不败之地。互联网让比特化的信息爆炸式传播,但互联网却找到了梳理信息的方法——这可能是hao123、可能是百度搜索,也可能是微博。

在过去几千年里,中国人获取信息的方式大概经历了4个阶段:甲骨文的发明、造纸术的出现、晶体硅的应用、互联网的出现。到现在,3亿多中国网民已经习惯了用搜索引擎解决信息获取的问题。

第四、唯一一个自力更生、不靠垄断狙击国际寡头的行业。这似乎并不重要,起码无法与上面三点相提并论,但它的象征意义颇为明显——中国改革开放数十年,一路“摸着石头过河”,如今,改革已进入“深水区”,要真正将市场作为配置资源的手段,互联网这种单纯到极致的产业显然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规律,这远比依靠垄断资源优势建立的竞争壁垒要值得歌颂得多。

    在过去10年,门户、即时通讯、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网络游戏等,几乎每一个行业的领军企业都来自中国本土。早在多年前,李彦宏、张朝阳等就被视为“阳光富豪”的典型——不靠父母、白手起家、盈利模式干净,简直就是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方净土。

   

    从本质上来说,互联网在两会上变成“弱势群体”,是由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格局决定的。互联网不是被冷落了,实际上恰恰相反,互联网已经变成了唐僧肉。在被广为关注的三网融合走到一个新的阶段时,不管占有更多话语权的电信和广电会不会达成默契,有一点是肯定的:它们将要联合挺进互联网地盘。而互联网仅仅是他们的盘中餐么?答案相信在所有互联网从业者心里不言自明。

    今天的互联网早已经是中国经济核心动力之一,并在带动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而在这个大背景下,究竟谁应该真正代表互联网出席两会,谁来为互联网建言?

2010-03-04

陈佼观点: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有一个奇怪现象,它们的法务部门几乎是为与竞争对手打“口水战”而准备的,而在与产品部门的沟通对接上做得极差,或者说干脆就没有这种对接机制。在谷歌、雅虎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每一款产品、每一个功能更新,都是必须通过法务部门的法律风险评估——它们深刻地明白,也许一个小小的功能更新可能引发无数官司。

 

本文本来计划发表在我撰写的某媒体专栏中,但由于某些原因,最终未能发表。

 

 安心工作吧,孩子我已经打掉了。 
 钱已收到,孩子舍不得打掉。
 孩子已经生下来了,眼睛很像你。
 回来吧,就当为了孩子。
 ……

如果上述子虚乌有、纯属恶搞的内容出现在你的QQ“好友印象”中,结果会如何?

第一,你将面临女友或老婆的强烈质问,而本着“越描越黑”的原则,卷入“桃色漩涡”的你将迎来一场噩梦。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恶作剧,轻则破坏爱人之间的信任,重则摧毁一个幸福家庭。

 

第二,QQ中的“好友印象”是任何好友都可公开浏览的,且会轮番显示在你加入的群组中,这意味着你将遭遇更大范围的“舆论压力”。而面对这种压力,你有口难辩,同样本着“越描越黑”的原则,你只有“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这是一个极端的案例,但却很典型,它是构筑于互联网的SNS对现实生活中社会关系的公然挑战。当道德伦理遭遇恶搞,当虚拟绑架现实,谁又该为这一切负责?当事者是无辜的,恶搞者是无心的,而质问者也是无可厚非的。

 

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恶搞者不是在SNS平台,而是在当事者的家门口、小区里、公司里,四处张贴类似的信息。可能结果更难预料,但性质却是一样的,从法律的角度来讲,均构成了对当事者名誉权的侵害,在名誉侵权行为中构成“诽谤”。《民法通则》对“诽谤”定义为“捏造并散布某些虚假的事实,破坏他人的名誉的行为”,并且在司法解释中也明确提及“毫无根据或捕风捉影地捏造他人作风不好,并四处张扬、损坏他人名誉,使他们精神受到很大痛苦”的行为构成诽谤。

 

具有同样性质的还有前一段炒得沸沸扬扬的“艾滋女事件”——侵权者利用SNS平台的传播性散布虚假信息,对被侵权者实施侵害。有意思的是,当时的警方并未以此立案,而是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对侵权者实施拘留。

 

“侵犯名誉”也好,“传播淫秽物品”也罢,如此看来,如果我们不幸遇到类似的事,大可以将其推给法律来解决。但如果这是一种普遍甚至泛滥的现象,是不是对公共资源的一种浪费呢?并且我对调查取证的可行性表示严重怀疑。而且,QQ“好友印象”虽然具有影响力,但其传播力远远不如眼下正如火如荼的微博,甚至不如BBS、博客等平台,当“作恶”的门槛低到极致,法律的制约作用将大打折扣。

 

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有着较为明确的分界线,电脑一关、网线一拔,也就关闭了一个世界。但随着网络越来越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这种界限正在被打破。QQ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网聊平台”,很多人将它作为工作平台、社交平台、通讯平台,QQ上的好友也不再是单纯的“网友”,越来越多的朋友、亲戚、客户进入QQ名单。而开心网等SNS网站也普遍具备一种“好友批量邀请”功能,可以将用户在电子邮件、IM上的社会关系“搬迁”至此。

 

人际关系网络变了,但互联网产品还是按照固有套路在运营,而忽略了其附加的社会属性,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以,我认为,加强SNS平台的监管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也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以“好友印象”为例,方法很简单:增加一个设置选项,让用户有审核“好友印象”的权限,只有审核通过的评价,才予以显示。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有一个奇怪现象,它们的法务部门几乎是为与竞争对手打“口水战”而准备的,而在与产品部门的沟通对接上做得极差,或者说干脆就没有这种对接机制。在谷歌、雅虎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每一款产品、每一个功能更新,都是必须通过法务部门的法律风险评估——它们深刻地明白,也许一个小小的功能更新可能引发无数官司。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网民最多的国家,当对网络的使用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普遍时,互联网公司也千万别老是缺一根筋——当用户因此陷入麻烦的时候,你也脱不开干系。

2010-03-01

尽管无数中国网民从来没有访问到过twitter,甚至不知道它为何物,但它的“中国版”——“微博”,已经开足马力,准备对中文网络文化发起全面冲击。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乃至中国移动,大佬们都已经列队完毕。如果故事的发展路径和当年的博客一样,那么正眼审视这个不速之客的时候到了。

微博驾到,它对近4亿中国网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被打爆的采访电话

 

胡光最近成了名人。其实在网络时代,一个人要出名,可能也就是1个小时的事,“贾君鹏”不就是这样么?不过胡光的出名和微博有关。

 

“××网又给我送书来了,问题是我从未下单。它送的不是书,是寂寞。”更新这条微博后的3个小时后,遭遇“被购书”的胡光接到了第一通采访电话。胡光觉得很吃惊,原来他的微博已经被转载了几十次,还引发大量网友“围观”。

 

微博的最大特点就是“快”——更新快、转载快、传播快。和BBS、博客、SNS都不一样,用户只需要点两次鼠标就能完成一次信息传递,这很可能引发病毒式传播。

 

和胡光类似的事情在微博上每天都在发生,指不定某个人、某件事、某句话就风靡开来,你还别刻意,越刻意可能越没人理睬。

 

拇指族2.0

 

最近几个月,除了睡觉,张帆的手机几乎没有离开过手,就连吃饭的间隙,也不忘微博一下“今天的回锅肉分量很足”。

 

很多年前,张帆也有着类似的“疯狂”,那是在大学时代,他需要手机短信来维系与异地女友的感情——“每天少则100条,多则300条有余。”大家将张帆这样的人归为“拇指族”。

 

现在,拇指族已经进化到2.0版本。张帆早已经和当年的女友分道扬镳,短信那头等着他的,不再是故人,而是一群陌生的“推友”。张帆做销售,常常出差,手机短信是他写微博的主力渠道。

 

“地铁里、公交车上、出租车上、等盒饭的时候,微博最适合打发这种琐碎的等待。”张帆说。

 

他不知道的是,有人早就盯上了他这样的心理。中国移动早早地推出了“说客”,意图笼络其庞大的手机用户群。如果博客时代还是web的天下,那么微博客时代,或许战场该转移了。这是移动运营商们普遍的算盘。

 

“你等着吧,不出半年,一定会有专门的‘微博手机’上市。”张帆说。

 

三分钟热度

 

“就是突然觉得玩腻了。”刘东已经有3个多月没有登录他的新浪微博,而在此之前,他“中毒”很深,最高纪录是一天更新了54次。

 

喜新厌旧是人类的天性,在网络上,激情的到来和褪去更是快如闪电。但一句“玩腻了”显然有些敷衍。笔者一再追问之下,刘东吐露了更多:第一,为了获得关注,往往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久而久之,脑子一有空闲就开始琢磨下一条微博该写点什么,这让人烦躁;第二,关注的人越多,耗在上面的时间就越多,真正有营养的东西不多,都是八卦;第三,自己的吃喝拉撒全在上面了,万一哪天被“人肉,难以想象……

看来微博的“罪状”还不少。这其实并非“中国特色”,twitter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这种“停摆潮”。20099月、10月,twitter美国浏览量连续下降,这和之前的高歌猛进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以肯定的是,微博在2010年一定会大行其道,等“红得不能再红”时,曲线就会往下走。当然,中国有4亿网民、7亿手机用户,并且还在高速增长,如果有全民微博的那一天,即便每天有再多的“徐东”,也无所谓。

   

长得一样的微博

 

“咋都没啥区别呢?”柳琴问笔者,她其实讲的是一个中国互联网的通病——同质化、一窝蜂。

 

这很有意思。不仅是微博,博客、视频、SNSBBS、邮箱,几乎任何一个互联网服务,只要变成了“基础应用”,就到了创造性枯竭的时候。美国只有一个twitter,有大量twitter的变形,但中国只有一个微博,就像是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老是做同样的事有什么意思?”柳琴不解。其实也有不同,不同的网站,运营手法差别还是很大。新浪是用媒体的方式运营微博,百度用SNS的方式,腾讯用IM的方式,而网易、搜狐则兼而有之。

 

博客时代的同质化抢夺已经让大佬们明白,如果用同一种思路做同样的产品,只剩下资源的抢夺,就容易受制于人。所以这一次,它们从一开始就摆开了差异化的架势。

 

“可我觉得还是差不多。”柳琴说。

 

总结:从以上4个普通的微博用户中我们看到了微博的特质和迷茫。互联网上的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对于网民来说,我们说不清到底是这些应用满足了我们的某些需求,还是我们被这些新奇玩意在牵着鼻子走。如果换一个角度,微博来了,博客也还在,BBS也还在,甚至现在还有人在用telnet登录大学BBS,这证明了一点:选择越来越多元化,自主权还在你的手里。那么,究竟微博是大势所趋,还是一阵风,就由你来决定吧。

 

后记:

 

微博的中国之旅

   

新一轮的圈地运动开始了,这一次,圈的是微博。

 

和当年的博客几乎惊人的相似,微博并不首先在门户诞生,率先将这个舶来品带到中国来的是一些“觉悟”比较高的web2.0小站,等到“微博”概念日渐形成,新浪进来了,而那些先驱也变成了先烈。

 

新浪快人一步,腾讯跌了个跟斗,搜狐和网易伺机而动,中国移动只想在主场作战。的确,微博的中国之旅从一开始就要比博客要精彩得多,变数似乎也要多得多。

 

还有一点不同的是,微博几乎可以肯定是大佬们玩的游戏,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人力、财力来监管这个容易“惹麻烦”的平台。这或许有一个好处,不会让这一互联网应用变得像博客一样泛滥。

 

对于互联网新生事物,即便是它的始作俑者,也同样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何况本来就不善于创新的我们?如果要对比博客和微博客,它们本各有优劣,大概一个是洪七公,一个是欧阳锋,到底谁更有能耐,一时难以说清。

 

所以,对于微博的中国之旅,它注定充满了冒险,充满了奇幻。我们即便猜得到开始,不一定猜得到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