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8-30

【陈佼观点】在微博这个新生事物出道之后,SNS、BBS等受到了冲击,很多人玩起了微博就不再去偷菜了。“偷菜”的今天就是微博的明天么?答案还是未知,但什么时候“候鸟”绝种了,微博就迎来了真正的繁荣。

 

      在对粉丝数量的疯狂追逐中,微博上正在诞生新的族群——他们隔一段时间就会将自己个人资料中的“城市”一项进行修改,以期获得更多粉丝的“关注”,就像“候鸟”的迁徙一样。

 

    其中的奥秘在于“同城微博”,多数微博平台都有来自同一城市的“微博粉丝排行榜”,对于拥有一定粉丝的用户来说,通过将自己的“户口”修改到匹配的城市,获得上榜的机会,进而得到更多来自同城的粉丝。比如某用户明明在广州人,但由于广州名人众多,自己很难进入榜单,于是改为一些偏远城市。随着粉丝数量的增长,继续迁移,不断“调高级别”。

 

    另外,微博平台也会在用户页面推荐“你可能感兴趣的人”,其中很多都是同城微博。但这部分推荐的微博往往很少更新。不断变化城市也有助于获得类似的推荐,增加粉丝关注几率。

 

    我不得不叹服网民的“智慧”,相比在淘宝上买粉丝,这种新方法效果虽然会差一些,和网络上迅速蹿红的“互粉团”一样,但并不违规,属于“合理利用规则”,获得的粉丝是真实用户,并非“僵尸”,可带来互动的价值。

 

    不过,“候鸟”现象的背后实际上反映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不均衡。根据CNNIC的最新数据,中国网民的渗透率为31.8%,但地区差异非常明显,大致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当。具体到微博,以新浪为例,北京排名第一的微博姚晨粉丝为260万,成都排名第一的欧阳奋强,粉丝仅35万。当然,这只是一个缩影。

 

    此外,这种现象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如果将微博比作一个社会,那么它更像是一个“哑铃型”——两极分化很严重。我简单做了一个抽样,粉丝数量少于10个的几乎是大多数,而一个名人微博每天可以新增数万粉丝。从“牢固”的角度讲,最佳的状态应该是“橄榄球型”。

 

    更让人担忧的是,无论是“哑铃”的上端还是下端,其发布的信息多为“无聊信息”。来自芬兰的一家机构做了一个调研,在对40万条某微博网站信息进行筛选后发现,用户最常用的词汇是“Working(工作)”、“Home(家里)”、“Lunch(午餐)”、“Sleeping(睡觉)”。来自牛津大学对150万条Twitter信息的调研也发现,“Work”也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这个结论并不出意料,但让很多人觉得不“公平”的是,名人也在微博上谈“吃喝拉撒”,粉丝数却蹭蹭上窜,而自己稍不留神就因为一条无聊信息而丢失粉丝。

 

    这是“候鸟”一族出现的更深层次原因,在多数用户潜在行为里,在追求着微博社会的平衡。而同样的挑战更应该是微博平台应该思考的——如何让更有价值的微博获得更多的关注,而尽可能避免博主身份带来的干扰。起码迄今为止,微博平台尚未找到一条行之有效的办法。

 

    在微博这个新生事物出道之后,SNS、BBS等受到了冲击,很多人玩起了微博就不再去偷菜了。“偷菜”的今天就是微博的明天么?答案还是未知,但什么时候“候鸟”绝种了,微博就迎来了真正的繁荣。

2010-08-24

【陈佼观点】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行业,面对终端用户的服务,桎梏太多的国字号企业根本无法与民营企业竞争——中国人在银行窗口排了多年的队都没有解决,你能希望它们到了互联网上就开始在意用户体验么?

 

超级网银来了——在统一界面入口下,只需20秒,你就可以完成跨行转账,而跨行账户查询则是实时的,同一账户名下所有银行账户都将被“一网打尽”。

 

从功能上来看,这似乎与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支付产品有重叠之处。以往,假设买卖双方一个是工行账户,一个是建行账户,通过支付宝可以实现畅通的现金流转,而现在,超级网银也可以干同样的事,甚至更方便。

 

而在近年来支付宝大力推动的代收费业务上,如信用卡还款、缴纳手机费、交房租乃至交水电气费,只要超级网银能解决的事,至少从资金安全上,用户会更偏向于相信银行,而非民营的第三方支付。

 

再更进一步,假设超级网银开始大力入主第三方业务,并提供交易担保,支付宝的价值就将变得颇有些尴尬,客观上说,有支付宝的存在,用户是多了一道转入、转出程序的。毕竟支付宝只是一家“虚拟银行”,要套现,还得真实银行的落地。

 

如此看来,支付宝危矣?有很多评论都在表达类似的观点,并指出新一轮的“国进民退”正在电子支付领域上演。但是,别忘了一点:超级网银是央行主导并推动各商业银行参与的“第二代支付系统”,央行如果想要支付宝的命,哪用得着这么绕来绕去,直接一纸通告就可以做到。

 

在美国,30多年前就有了“超级网银”(ACH,自动清算系统),其他发达国家也都有自己的自动对接系统。但我们可以发现,全球在线支付老大PayPal不仅没有死,反而活得很滋润。这家公司2010年的收入将超过32亿美元,对明年收入的预期是40亿美元。

 

另外,超级网银出台的初衷解决的是提升商业银行系统效率、终结各银行网银的内耗问题,第三方支付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关键,甚至是考虑的范畴之外。现在摆在各大商业银行面前最大挑战,不是去杀死支付宝,而是来自其他商业银行的肉搏。超级网银很大程度上将各大银行的网银业务摆在了同一竞争线上,用户将趋向于在自己认可的一家业务全、服务好、体验佳的银行,集中办理支付业务,同时兼顾管理自己在其他银行的账户。

 

从1999年招商银行全国首家推出网银以来,10多年间,有80多家国内银行开设了这一业务。超级网银的到来,给了先来后到者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支付宝可以高枕无忧的坐山观虎斗。马云曾说过“支付宝随时准备献给国家”,因为他知道“就算国家收了支付宝,暂时也没工夫来消化”。

 

即便我们将对这个问题的担忧推到极致,有一天,支付宝将与商业银行在支付领域拼刺刀,只要大家在相对合理的游戏规则下竞争,支付宝也有绝对的胜算。我的这种信心并非来源于支付宝多年的积累,而在于: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行业,面对终端用户的服务,桎梏太多的国字号企业根本无法与民营企业竞争——中国人在银行窗口排了多年的队都没有解决,你能希望它们到了互联网上就开始在意用户体验么?

 

所以,超级网银绝对值得期待,但也别担心你放在支付宝中的钱,它们安全得很。

2010-08-17

【陈佼观点】在中国网站看来,不提供“自杀”功能,就表示“用户不会流失”,或者“用户黏度很高”。想想实在可笑,如果用户连“自杀”的心都有了,网站们强行扣留下来一堆僵尸账户,除了能自我安慰(注册用户量节节高攀),还有任何价值么?

 

     美国一家媒体曾总结过“美热门网站账户删除难度排行榜”,其中列出了Facebook、Twitter、Google、Ebay等赫赫有名的网站。看到这个榜单,我笑了——如果在中国搞一个同样的榜单,结果会很有意思——大家并列第一,因为,在这个神奇的地方,绝大多数网站都没有提供“自杀”功能。

 

      从美国的榜单看出,只有维基百科等极少数网站不提供账户注销服务,在绝大多数美国主流网站该功能都属于“标配”。而在中国,现实的情况正好相反。我做了一个简单调查,在时下最热门的微博网站中,没有任何一家提供这一服务;在SNS网站中,只有开心网、人人网有明确的“删除账号”菜单和帮助指引;而电子商务、招聘等平台,更是“自杀”无门。

 

     按道理,让不愿意留下来的用户注销账户,可以减轻服务器和维护成本,又能使用户体验更完整,留下一个好口碑。并且要实现这一功能,几乎没有任何技术门槛,一个程序小组三两天的工夫即可搞定。可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发展10多年来,就始终没有将该功能的实现纳入议事日程呢?

 

     究其原因,颇有些掩耳盗铃的意味——或许在中国网站看来,不提供“自杀”功能,就表示“用户不会流失”,或者“用户黏度很高”。想想实在可笑,如果用户连“自杀”的心都有了,网站们强行扣留下来一堆僵尸账户,除了能自我安慰(注册用户量节节高攀),还有任何价值么?

 

     我曾经将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郑重地摆在一位互联网大佬面前,对方沉默片刻,笑了笑,幽默地说道:“自杀是一件痛苦的事,也许不提供这种功能,体现了我们的人文关怀。阻止轻生,人人有责。”对于这个答复我很想踢他一脚,但我知道,踢也没用,他也给不出答案。

 

     这里引入了一个新问题:用户的网络账户归属权究竟是平台,还是用户自身?我翻看了国内一线互联网公司的用户注册协议,其中大多明确提到“账号的所有权归网站,使用权归用户”,这是否就是网站不赋予用户注销账户权限的“法律依据”?“使用权”中是否不包括“注销账户权”?

 

     随着社交网络的火爆、微博的蹿红、淘宝的盛行以及未来LBS(基于位置的服务)的流行,网民在互联网上的轨迹会越来越多元化,且与现实生活交叉点会越来越多。这将导致网络账户“自杀”的需求会越来越旺盛,或者是出于隐私考虑,或者是由于虚拟社会对现实生活带来了负面影响,又或者仅仅是为了在注销后重新注册一个更好听的ID名,不管是何种原因,这种用户的基本权利必须得到声张。当然,这一服务可以做得更严谨一些。比如淘宝平台,删除用户信息、交易信息,可将交易在服务器上备案,交易产生的评价也予以保留;再比如微博平台,删除账户,可保留他人转发过的信息。

 

     今年5月,超过2.5万名Facebook用户发起了一场“退出Facebook日”活动,他们相约在同一天“自杀”,以抗议隐私泄露问题。可悲的是,如果在中国互联网上,你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更谈何享受隐私保护这种奢侈?

 

    套用一句经典语,赠送给各网站的老大们:我很希望你留下来,但我誓死捍卫你离开的权利。

2010-08-12

  这几天最热门的事:张朝阳与马云联手,锻造“新搜狗”。我看了无数关于这一事件的解读,大家都讲得太科幻,太虚无主义了——以鲁迅的话说,“看到大腿就想起了乳房”。

  具体来说,这次合作不应过分解读为“搜狐与阿里巴巴的战略合作”,进而推导出“未来两家公司资源的全面整合”。而应该从人性的角度去看待张、马的投资行为。

  对“新搜狗”,我们能得知的全部信息其实只有两条:1、张朝阳系占有股份84%,马云系占剩余的16%;2、张朝阳的个人基金占了16%。单纯点看:“新搜狗”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独立运营,张朝阳力挺,马云也觉得有想象空间,且两人私交甚笃,即以“天使投资”的方式进行战略投资。

  分析一下张朝阳和马云各自的心理即可知道,这一合资是最好的选择。在张朝阳看来,搜索这张牌要打好,将搜狗放在搜狐“矩阵”,局限极多,搜狐毕竟是门户的架构,要和研发密集型的搜狗放在一起,就像是给牛车装个马达——不是牛累死,就是马达转不起来;而且,畅游的成功案例摆在那里的,从所谓“矩阵”的角度,搜索依然是张的最值得想象的空间。

  而对于不待见李彦宏的马云,但凡有端李彦宏老巢的机会,马是很容易两眼放光的。环顾马云手中的可打的牌,百度的决裂、中国雅虎的销声匿迹、腾讯的死磕、网易有道的不作为,都将马的眼光锁定在搜狗身上。在马的战略布局中,确实差一张搜索牌,而搜狗是目前情况下的黑桃A。

  不管对张朝阳还是马云,“新搜狗”是手好牌,但真正让他们下筹码的,还是打牌的人——搜狗的掌舵人王小川。有句话叫“投资就是投人”,绝对是真理。

  翻开王小川的履历,很多人会大吃一惊——还记得当年ChinaRen的“孙悟空搜索”么?这是实习生王小川的作品。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个极超前的产品,最大特色就是让网民以自然语言发问,给出匹配结果。搜狐收购ChinaRen之后,王小川玩的还是搜索,王建军离职之后,开始主政。应该说,王小川可能是国内搜索界除李彦宏之外,唯一有成功经历的人——搜狗输入法现在有8成左右的份额。

  此外,对于张朝阳来说,王小川是个忠诚的人。从ChinaRen到搜狐再到新搜狗,搜狐是王小川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东家。

  王小川是四川人,我的老乡,中学(成都七中)、大学(清华)、硕士(清华)都是天之骄子。据说此人对技术和产品有着极为特别的思考方式,执著且偏执,不走寻常路。我曾经仔细研究过搜狗输入法、浏览器产品的roadmap,从中深刻感受到一点:如果要打蛇,王一定是只打七寸,其他部位他根本不在乎。

  实际上,想赌王小川的不仅是张朝阳和马云,至少还有周鸿祎。周也与张接洽过注资搜狗,但后来没谈成,甚为遗憾。

2010-08-11

【陈佼观点】就目前来看,“哼唱搜索”很难成为网络音乐的杀手级应用,它虽然酷,但更像是个玩具。

 

      不知道歌名,不知道歌手,甚至不记得歌词,只要能哼出旋律,照样可以找到歌曲。

 

      一则关于百度将在2010年第四季度推出这种音乐搜索服务的消息引来了无数网友围观、议论,其中大多不吝赞美之词。李开复当年在谷歌时曾畅想过这种功能,如今斯人已去,谷歌的“空头支票”居然在百度身上变成了现实,颇有些戏剧性。

 

     正如很多网友所言,“哼唱搜索”确实很酷,在某些时候它也很实用,但我忍不住要在鸡蛋里挑骨头,算是给大家另一个角度的认识吧。

 

     首先必须肯定的是,这项技术并非百度首创。实际上它早已经在你我身边,随手拿起一个索爱的音乐手机,基本都配备有一个名为TrackID的服务,它干的事和“哼唱搜索”如出一辙。我已多次测试过,其识别率极高,几乎首首命中。摩托罗拉也有“音乐雷达”(SONG ID)。而在其他手机品牌,诺基亚、iPhone等,也多有类似的第三方软件,效果参差不齐。

 

     而在PC互联网领域,很多人已经用过midomi网站,和传说中的“哼唱搜索”一样,它也是要求用户录制10秒左右的哼唱,予以识别搜索。其识别效果颇为惊人,流行的中文歌都可以拿下,甚至我们的国歌也不在话下。

 

     当然,百度能在中文PC互联网上为用户提供这一功能,值得称道。但最大的问题是,要触发这种特殊的需求,往往是在用户不经意间想起某个旋律时,相对于现有基于歌名、歌手、歌词的音乐搜索,这确实是小众应用。从这个意义来讲,“哼唱搜索”更多的是对现有音乐获取体验的锦上添花。这一点,从midomi的经营现状可以看出,这个诞生于2007年的美国网站现在的Alexa排名在4万位之外,并且最常用它的居然不是美国人,而是洪都拉斯人。在早些年,来自中国的用户也成为midomi的主力,以至于该网站提供了中文版本。

 

     另外,从该应用的特点来看,它更适合随地随地的多终端使用,尤其是手机、MP3等产品。苹果官方已经在其MP3产品中加入了名为“VoiceOver”的技术,当用户在听歌时按下按键,播放器即可读出歌曲名或表演者的名字,当然这些歌曲只限制于本地。我相信百度未来也会重点将其移植到移动平台,抛开与索爱等厂商的竞争不谈,这个移植过程将是漫长而充满变数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此类服务比拼的核心是音乐数据库的容量。在这一点上,不管是索爱的TrackID,还是苹果的iTunes,实际上都是采纳的全球最大的音乐数据公司Grace Note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收录了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地区出版发行过的音乐曲目,所以是最全的。目前尚不得知“哼唱搜索”的数据库来源,如果采纳百度自己的数据库,估计在中文、英文这些主流语种的识别检索上有一定优势,但“哼唱”是无国界的,对其他语种的曲目,百度是否做好了足够的准备,还不确定。

 

     总之,就目前来看,“哼唱搜索”很难成为网络音乐的杀手级应用,它虽然酷,但更像是个玩具。

2010-08-09

【陈佼观点】很多人将百度股票的奇迹归结于“Google效应”,这种认识到今天已显得很片面,甚至说“这得益于百度的成长速度”也不准确。搜索引擎作为撬动信息获取、中小企业经营乃至社会价值观的杠杆,很大程度上,百度的顺风顺水来自于它在营收之外的价值。

 

8月5日晚9点30,李彦宏在百度大厦为纳斯达克敲响开市钟,不知道那一刻他的心情如何。5年前的同一天,在美国纳斯达克闭式现场,他为纳斯达克敲响了闭式钟。

 

李彦宏敲的不是钟,而是中国互联网的面子,我相信这对中国互联网的资本环境是个巨大的利好。我查了一下过去5年百度的股价走势图,对于经历了几次泡沫的互联网行业,这个曲线实在太性感了(别被最后一段的“暴跌”吓到,百度在5月13日按照10:1比例拆股)。

 

从纳斯达克“百度日”看</p>
	</div>
	 <!--<strong></strong>-->

    <div class=浏览数: 次 归类于: 未分类 — 陈佼 @ 00:01 评论(0)

2010-08-07

【陈佼观点】在实名制社交网站逐步构建“死亡认证”系统,既是对往生者的最大尊重,也是对其“网友”用户体验的重视,它甚至代表了网络社会的文明程度。试想:一个社交网络平台对待不会给自己贡献PV和流量的死亡用户尚且如此周到体贴,它又怎会忽略已经健在用户的需求呢?

 

     “本人已死,有事请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这句流行于网络的调侃之语,或许真的到了应该被严肃考虑的时候。

 

     前几天一位朋友告诉我一件恐怖故事:他好几个月没有登录QQ,登上去后收到一个留言“好想你啊,有空来陪我么”,发送留言的人刚刚车祸去世。即便留言有时间显示,我这朋友也已被吓得半死。

 

     无独有偶,最近《纽约时报》报道了发生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的“灵异事件”——不少用户登录自己的Facebook账号后,系统建议他们与某位老朋友联系一下,而尴尬的是,“老朋友”实际已经死亡。Facebook推荐“死人”的做法显然不是玩“人鬼情未了”的黑色幽默,而是折射出社交网站可能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如何对待平台中已死亡的账户。

 

     夸张的是,这种挑战迫在眉睫,并且越来越严重。Facebook在全球有5亿用户,根本就是一个“社会”,生老病死也变得稀松平常。以美国为例,其年死亡率大概在8.5‰,如此换算,5亿用户每年会有400多万人死亡。当然,Facebook中人群依然以年轻人为主,实际的数字会比这低一些。但是别忘了,老年网民的比例正在疯狂增长,从CNNIC的报告看,中国4.2亿网民,其中50岁以上的网民占到了6.9%,即2900万。虽然我们都希望老人们都长命百岁,但不可避免地,每年有大量网民会死在键盘上。

 

     在现实社会中,当故人驾鹤西去,留下一个骨灰盒或者一座坟供亲人凭吊。在网络上呢?目前的情况很糟糕,他们普遍是“游魂野鬼”,而且还时不时的跳出来恶作剧一把。让我们想象一下:假设Facebook或者QQ系统提示的是“今天是您的朋友某某某的忌日,要不要去献个花?”,或者“有个不幸的消息:您的朋友某某某去世了,请节哀!”,听上去是不是人性化得多?

 

     要实现这些服务技术上没有任何门槛,关键在于,对社交平台来说,该如何确认某个账户的拥有者已经死亡。这可是严肃问题,如果张冠李戴或者信息有误,很可能招来“被死亡”的是非,到时候恐怕SNS平台有再大的法务部,也应付不了层出不穷的官司。

 

     现在Facebook正在做一些尝试,家人或好友可以填写一份表格,提供此人已去世的证据,比如一个指向讣告或相关新闻的链接,以供审查。确认后,Facebook会停掉该账户的一些功能,并将其从搜索结果中剔除。但从实际执行来看,效果并不好,甚至出现了一些尴尬。

 

     我认为,在处理死亡账户上,社交平台不必求一步到位,应在保证信息真实可靠的前提下,逐步完善审核机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实名认证”,因为我们只有确认了某个ID对应的真实身份,才可能确认其生或死。这一点,淘宝有一些参考做法:假设你的家人死亡,要从其支付宝中提款,可以向淘宝传真死亡证明、身份证明材料。而对应到其他平台,可将“死亡认证”限定在一部分具备实名条件的用户上,并且由用户的亲属、朋友举证。

 

     我始终认为,在实名制社交网站逐步构建“死亡认证”系统,既是对往生者的最大尊重,也是对其“网友”用户体验的重视,它甚至代表了网络社会的文明程度。试想:一个社交网络平台对待不会给自己贡献PV和流量的死亡用户尚且如此周到体贴,它又怎会忽略已经健在用户的需求呢?

 

     值得一提的是,我曾经向腾讯公司进言,建立一个名为“QQ公墓”的产品,将已经确认死亡的QQ用户转移到这个体系中,构建“死人”与“活人”的互动平台——你可以留言凭吊,也可以买一些公仔、鲜花之类的礼品供奉。腾讯对我的建议并未回复,但我敢包票,这家公司未来一定会做这样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