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9-20

【陈佼观点】中国至少有数十万开发者“远渡重洋”到苹果、Android等平台淘金,尽管这赚的是“外汇”,但这种集体“外逃”的现象,也折射出此前中国互联网商业环境并不适合开发者的生存。

 

到今年7月,苹果的App Store平台上有25万应用,累计下载量超过50亿次。今年6月,乔布斯说,苹果的App Store已经让全球开发者分到了10亿美元。

 

再来看Facebook的平台,超过55万个活跃的应用。其中最成功的开发者Zynga 2010年的收入可能在8.35亿美元,明年10亿美元。单是这一个开发商就拥有2.37亿活跃用户,如果IPO,市值可能在50亿美元。

 

或者看Google的Android,到今年9月,其应用数量为8万多个,全球的开发者有18万。

 

只用7天开发的模拟起雾效果的小软件带来10万美元收入,iPhone版的植物大战僵尸9天狂赚100万美元,Zynga更是每天狂赚50万美元……形形色色的应用开放平台中上演的财富神话看得人心痒痒的,也感召着中国的程序员们。

 

有数据显示,中国至少有数十万开发者“远渡重洋”,在苹果、Facebook、Android的平台上开发销售应用,而帮海外的开发者做外包服务的程序员队伍更为庞大。有数据说,在苹果撒给开发者的10亿美元中,有1亿美元被中国开发者赚了。在这股淘金热中,“孔雀东南飞”的现象十分明显。尽管这赚的是“外汇”,但这种集体“外逃”的现象,也折射出中国互联网商业环境并不适合开发者的生存。

 

现在,百度开发平台来了,能够在上面对接各种各样的应用,这些“流浪海外”的程序员会回来么?答案是肯定的,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的程序员将成为“个体户”,投身到这股淘金热中。

 

1、中国有4.2亿网民,有差不多3亿手机网民,未来几年,中国网民总量达到7、8亿并不稀奇。这是一个非常有诱惑力的市场。可能很多人不以为然,觉得中国人都喜欢沾便宜,只用免费的,APRU值太低。大家不要忘了APP典型的微支付模式已经在IM和网络游戏增值中得到验证,要让大家都去买应用,并不那么难。

 

2、关于用盗版的习惯。APP的授权基于服务器账户验证,恐怕“盗版”在这里不灵光。况且百度的开放平台不存在“越狱”问题,如果每天对接的搜索量足够大,可能比率低一些,但绝对数值会更惊人。况且,在海外平台的开发者对销售收入的依赖太深了,其实“免费+广告”的模式更值得重视,这一点正是百度的擅长。

 

3、大家看到了苹果上iShoot、iSteam、Trism等财富神话,但没有看到这是建立在无数程序员失败基础上的。苹果APP store上有3.5万开发者,已经成为竞争的红海,更别提早已经饱受苛责的审核制度——缺少标准、限制繁多、难以沟通、效率低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程序员转投了Android门下。而在国内,市场才刚刚兴起,这些障碍会少很多,而且中文用户的需求更容易把握、文化沟通也不存在障碍。

 

4、还有很多桎梏限制着开发者们继续呆在海外,比如文化差异、汇率管制等、高昂的服务器带宽投入、推广投入等等,这些成本往往是个人程序员或者小团队难以支撑的。

 

所以,我认为这些至今还在海外打拼的游击队们必然会回到中国本土,接下来,我们将见证国内软件开发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迁徙运动。前一段,戴志康也说到这个问题,“在国外挣2000美元,在中国挣2000元,但在国外可能要花1500美元打广告,手续费一扣就是20-30%,赚钱很难。”
 
不光是这样,我查了一下数据,中国每年从计算机系毕业的学生大概有上百万,如此多的开发者,整个社会如何消化?其中一大部分都转了行。依托百度开放平台,估计未来几年中国会有数十万程序员涌入创业大军,在中国本土开始淘金的热潮,这对创造就业机会、鼓励技术和创新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最起码,这比大学生毕业后却只能待业、或干点转手买卖来得要强。

2010-09-02

  关于百度的apps store(百度官方叫“应用开放平台”),keso在其博客中的几个质疑非常经典(归根到底,keso其实讲的是一个问题,就是生态平衡破坏)。我也来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要解答keso的质疑,其实就是搞清楚“搜索引擎价值观”的问题。在我看来,搜索引擎发展到今天,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利益平衡体:用户、内容应用资源以及搜索自身。这三者之间有共同利益,但也矛盾重重,搜索引擎要玩的就是走钢丝。

  这钢丝不仅仅是百度在走,谷歌也一样。谷歌做整合搜索,坦白的讲,用户体验不如百度的阿拉丁。这并不是说谷歌不擅长用户体验,而是,在谷歌的价值观中:用户体验固然重要,生态平衡同样重要,如果为了激进地追求前者,而破坏了后者,谷歌认为,得不偿失。

  这里面有它的逻辑性:如果生态平衡遭到破坏,则不利于网站涌现更多优质内容,进而对用户体验带来间接破坏。

  正是基于这样的“搜索价值观”,谷歌没有将整合搜索玩成阿拉丁,也没有将其apps store放到搜索结果中。

  再来看百度的“搜索价值观”,从阿拉丁到应用开放平台,百度奉行的是“用户体验是最高宗旨”,这个出发点不错,但是,回到刚才的逻辑中:假设用户体验提升要以牺牲生态平衡为代价,会不会这种提升只是暂时的?或者,甚至干脆就是一种反作用。

  让搜索引擎厂商最纠结的问题就在这里。我认为,谷歌的顾虑保守没有错,百度大胆激进的尝试也谈不上错。

  我猜测百度的思考逻辑是这样:首先,应用开放平台对用户体验是有巨大帮助的。所以,必须做。其次,对于生态平衡的破坏,是有可能的,百度试图找到某种方法去尽可能减小这种负面效应。这是善后问题。

  关于“搜索价值观”,百度和谷歌还有一个分歧:谷歌自AdWords诞生以来,流量变现的模式一直很固定。谷歌认为,搜索引擎做好自己的分内事,赚钱是自然而然的;百度一直在徘徊自己的流量变现方式,在百度的思考中,它需要创造新的方式,应用开放平台即是其中之一。

  还有一点,中国互联网目前的竞争格局,也是百度推应用开放平台的一个外在诱因。在腾讯、360都在做类似的尝试时,百度必须考虑到制衡的问题。

  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在“框计算”上,百度正在本着“用户体验高于一切”的态度,做着一系列在我看来有些激进的事。这些事究竟最终带来的整体效果是优,还是劣,暂时还无法准确评价。对这种思路,我个人表示支持,百度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搜索价值观”,谷歌的“搜索价值观”并不见得对,更不见得符合中国特色。

  另外,我不大同意keso提出的“流量黑洞”和“技术歧视”两个点,具体原因就不详述了,不是本文的焦点。

  顺着keso的质疑,我提出对百度应用开放平台的几个疑问,我认为以下疑问才是最关键的:

  1、百度如何保证一套公开、透明、完整的入驻机制,以让大中小公司乃至个人开发者公平竞争?我的建议是,尽可能让游戏规则决定合作伙伴。

  2、百度如何保证知识产权拥有者的优先入驻,即保证这一平台将激励创新?

  3、百度如何平衡这一平台应用对其他同样匹配搜索结果的负面效应?我的建议有两条:1)降低植入应用的搜索结果权重,可不放在第一位;2)不采取排他性合作,并随机载入合作应用。

  也许在今天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我们能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