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1-04

【陈佼】特别提醒:以下文字纯属虚构,仅供YY、娱乐,请切勿对号入座。

腾讯,深圳总部。这是失眠的夜晚。

小马哥刚刚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他知道这个决定将产生两个结果:一是更大规模的舆论轰炸,道德制高点被对手拿去了;二是哗啦啦的卸载数据。但是,此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他坚决地向下属挥挥手:“抄家伙吧!不惜一切代价!”

深圳的夜晚还不凉,但心中略过一丝寒意。掐灭烟头,这已经是今天的第15支。他暗自念叨,最近几天,烟瘾确实大了点。

高管们进进出出,不断汇报着各个省区的卸载数据,还好,结果让他稍感欣慰。透过办公室半掩半开的门,他依稀看到有员工在击掌相庆。

尽管如此,这一夜显得特别的漫长。等待中的小马哥觉得有些焦躁,他打开了心爱的天文望眼镜,试图在点点繁星中寻找些什么。显然,他不是在观察星象,他是在思考。过去10多年,腾讯的一幕一幕像幻灯一样闪过脑海,恍若隔世。

“Pony,数字公司果然动用了Web QQ,要封么?”一名高管轻轻地问,这打断了小马哥飘忽的思绪。

“我说了,不惜一切代价。”小马哥平静地回答。

“会不会打击面太广?”高管有些不知趣。

“人家都杀到老家来了,我们还留什么余地?不惜一切代价。”小马哥依旧平静。

很快,360传来了“求助信”,小马哥看后,冷冷的笑了两声。忽然,他想起一件事,前一段胡总来视察时,曾赠予对方一个QQ。飞速查验,那个QQ号码至今未有登录记录。他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又有些怅然。

再次点燃一支烟。他又想起了周鸿祎曾发来的短信。老周啊老周,本来我们有划定三八线的机会,但你这个火药桶在一日,企鹅就会担心一日啊。我若不抢你的地盘,他日必成大患。何况你都已经真刀真枪,我再不出狠招,会被认为是Hello Kitty的。

门外的办公室里依然人头攒动。数据、数据、数据。对此,小马哥已不太担心,他心里始终有个信念:人们会一边骂腾讯,一边卸掉360。电脑安全仅仅是电脑安全,但QQ,意味着亲情、友情、爱情,甚至一夜情。

当时钟指向凌晨2:00,小马哥准备起身回家,临走之前,盘算了一下睡眠时间,他得赶在明天港股开市前起床。

————————————————————————————————————

北京,360公司。这也是个失眠的夜晚。

与小马哥淡淡的笃定不一样,周鸿祎十分关注数据——尽管他甚至已经做好准备,360安装量一夜回到解放前。结果基本在周的预期之内,但周还是嘟囔了一句:狗日的腾讯。

实际上,早在一年多前,周鸿祎就已经开始为今天的战斗做着酝酿。“腾讯”、“隐私”这两个词始终是他心头念叨最多的词汇。他也已经无数次设想过腾讯的每一个应对措施,并探寻破解之法——所不同的是,这一切都无法提前演练。

“上WebQQ。”面对腾讯的“封杀令”,周鸿祎几乎想都没想,但他知道,这一招可能不长。事实也证明,其存活期只有几十分钟。

“接下来呢?要不要上第二套方案?”一位高管问道。

“先别急。撤下保镖先。”周回应。

“啊?这个时候撤?”高管不解。

“1、动物公司和360整个体系不共存,这个时候保镖撤不撤都一样;2、苦肉计必须要用,先让小马哥尝尝千夫所指的滋味吧,360是弱者……你懂的。”周说。

看上去,北京比深圳冷多了。

做完这个决定,周鸿祎打开音响,想放一曲莫扎特。《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莫扎特的音乐代表大战的前奏。结果戏剧的是,那套天价音响中却流出了《加州旅馆》的演奏。好吧,这也行。音乐缓缓响起,在老鹰乐队极富感染力的演奏中,老周第一次听到了互联网的味道——你可以随时埋单,但你永远无法离开……

他也想起了小马哥的短信。大佬之间的对话确实是点到为止,一剑封喉。小马哥啊小马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如果你不抢我的地盘,我又怎会防火烧你家后院呢。而且2010年春节你也没让我过好,大年初二我还得到公司跟你的QQ医生干,欺人太甚了。

这个时候,奇虎的小炮楼里同样是灯火通明,那里正在秘密研制第二、第三乃至更多的应对方案……


2010-11-03

【陈佼观点】百度在电子商务上的布局大概已经有:有啊、乐酷天、商品搜索。与“大淘宝”相比,百度不太需要找流量,它要做的就是将流量的潜力发掘出来,价值最大化,在另一个战场上赢得优势。百度确实没有必要再做第二个淘宝,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落座后,首先吸引我的是蔡虎最富个性的胡须和爽朗的笑声,很强的亲和力,以至于我走神了,差点忘记今天是来聊电子商务的。

边吃边聊。以下整理了几个我们相互认同的观点:

1、做电子商务,战略创新比战术创新更重要。蔡虎认为,百度做电子商务曾有很多战术创新,比如新的信用评价体系、购物车的引入、标准库的建立等等,但这些很难构成核心竞争力——复制门槛太低,竞争对手可以很快拿来用。

我赞同这个观点。尽管中国的电子商务依然有45%的年增长,增量市场很大,但后来者对增量市场的吸附能力可能在过去几年被高估了。在搜索引擎行业也如此,不管是谷歌交出来的份额,还是增量份额,多数还是被百度拿下了。

2、搜索引擎做电子商务,核心是用户消费需求和商户营销需求的对接。虽然当下电子商务盛行,但大多数还是网店的形式,而且是以渠道或零售商作为主导。而多数传统行业刚刚才准备进场或还未找到更好的方法与方式,他们正在规划和布局自己的电子商务策略,也苦于如何才能在网上找到自己的目标客户,还能不受限于某些平台造成的强势利润挤压。还有一些连锁店,现采用的很多推广手段更多的是基于品牌层面,很难有平台帮助他们照顾到单店的业绩,为它们找到精准的具有本地化特征的消费人群。

基于此,有啊的生活平台更像是一个生态共赢圈,让生活消费全面电子商务化。它不像仅限于网上购物的传统电子商务平台那样强调交易在平台内进行、也不强调B2C抑或C2C等形式;更不同于分类信息平台那种只是单纯的信息聚合。如果要用准确的词汇描述,它就是一个“对接器”或者“分发器”,将需求过滤后分发给商户,促成交易。而交易的方式,可以在平台外,也可以是平台内的团购、优惠等形式。

3、电子商务的内涵外延。电子商务绝非“网络购物”。蔡虎认为,以生活消费为核心,不仅是电子商务的趋势和广大网民的需求,更可向外延伸,通过生活服务与商品买卖的强相关性,促进各种门类商品的采购需求,进而带动网购的进一步繁荣,促进电子商务的良性发展。

这点,我也很认同。在过去的几个月,淘宝在变现的路上正在经历“成长的烦恼”,马云在内部邮件中要求员工们蛋定应对,不管如何,淘宝酿的这杯酒会很苦涩。我一直认为,淘宝试图通过搜索的方式变现不是上策,它的一举一动远远比百度调整竞价结果来得更敏感。而百度在电子商务的路上探索了几年,现在也开始用自己最擅长的玩法。

到目前,百度在电子商务上的布局大概已经有:有啊、乐酷天、商品搜索。与“大淘宝”相比,百度不太需要找流量,它要做的就是将流量的潜力发掘出来,价值最大化,在另一个战场上赢得优势。百度确实没有必要再做第二个淘宝,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末了,我提起百度的Landing-Page opportunity(登陆页),用李彦宏的话说,这是关系到百度第二个十年保持业绩高速成长的最重要战略。所谓 Landing-Page opportunity,就是百度构建内容,将这类内容整合到百度的搜索结果页面中。蔡表示暂时不方便多谈。

2010-11-02

【陈佼观点】如果陈一舟真的有诚意“相逢一笑泯恩仇”,那么就请大方地接受诉讼结果,撤下开心网的名字。如果能更进一步,将kaixin.com域名转手给开心网,来个互联网版的“完璧归赵”,那才真的够男人。

真假开心网的官司终于有了结果——法院裁定,千橡使用与开心网相同的“开心网”名称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判赔40万,并不得使用与“开心网”相同或近似的名称。

就在宣判的当天,千橡总裁陈一舟为此撰文,试图为整个事件画个句号,并以“相逢一笑泯恩仇”结尾。这篇神采飞扬的美文我看了,但没看懂,最不懂的就是这个“相逢一笑泯恩仇”——真假开心网之间究竟有何“恩仇”可以“泯”?

先来说一个有意思的细节,这边厢陈一舟感叹着“泯恩仇”,那边厢千橡表示要继续上诉。既然“恩仇”都“泯”了,还上诉啥?这就好比两军交战,一边挂着白旗要求和,一边却还在操家伙量刺刀。这到底是扯淡,还是扯淡,还是扯淡?

毫无疑问,在开心网这事上,陈一舟始终在玩一个把戏:拖字诀。

在IT行业,类似的侵权官司我见过不少,侵权方往往都是玩这个把戏。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抄了你,等你起诉,判决下来,我再上诉,来回折腾几个回合后,产品的生命周期也快结束了,你官司赢了,但我也赚得差不多了。至于赔偿?那都是小钱,稳赚不赔。

所不同的是,陈一舟这个把戏玩得更到位。2009年5月,开心网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千橡告上法庭。5个月后案子首次开庭,千橡的花招亮出来了——“开心网”的网站的域名已经被转移到了千橡旗下另一公司千橡网景名下。悲催的开心网发现自己“告错了人”。

3个月后,卷土重来。千橡又玩了新的花招——提出管辖权异议的请求。于是又是5个月,案子终于第二次开庭。4个月后的今天,终于有了个结果,不过别急,千橡还会继续上诉。

从2008年10月注册kaixin.com,开始山寨开心网之路,到现在已经2年。如果不出意外,它还会继续存在。我咨询了一下律师朋友,对于民事案件,一般从上诉立案到宣判,时限是3个月。也就是说,“开心网”至少有2年零3个月的寿命。

2年零3个月是什么概念?我这么说吧:如果是Twitter,它已经成了全球最火爆的网站;如果是百度,它收入大概已增长了4倍;如果是视频网站,它已经烧掉了2亿多元。这就是互联网速度,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宝贵。

可喜的是,在民间,人们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判决——千橡那么做无可厚非,但绝不厚道。所以,尽管域名更复杂,但真开心网并未流失太多用户和流量。到今天,真开心网的Alexa排名是124位,山寨开心网是3394位。当然,千橡也不吃亏,已经开始着手让山寨开心网走完它最后一程,将用户导入至人人网,相比等最终判决下来,这个过程也该差不多完成了。

这场山寨闹剧的背后折射的是陈一舟的机会主义心态,之前这种心态就已经显现过多次,包括当初定位于视频分享的UUme,定位于Ohmymedia的人人网,都像是在试图中彩票。如果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都是这种心态,恐怕不需要腾讯出手,自己就会葬送自己的前程。

所以,我想说,如果陈一舟真的有诚意“相逢一笑泯恩仇”,那么就请大方地接受诉讼结果,撤下开心网的名字。如果能更进一步,将kaixin.com域名转手给开心网,来个互联网版的“完璧归赵”,那才真的够男人。